疫情拖延,沒時間可以浪費:專訪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掌門人 | 環境資訊中心

疫情拖延,沒時間可以浪費:專訪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掌門人

2020年11月19日
文:凱瑟琳・厄爾利(《環境學家》前副主編)
在結束一個忙碌的月份後,《生物多樣性公約》執行秘書穆雷瑪與中外對話討論了進展情況。
亞洲象。圖片來源:Robert Gill / Alamy

表面來看,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的工作進展並不順利。 2010年各國政府商定的20個目標均未完全實現。今年原本被稱為「生物多樣性超級年」,但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全球談判陷入僵局。

然而,《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CBD)執行秘書伊麗莎白・瑪魯瑪・穆雷瑪(Elizabeth Maruma Mrema)依舊保持樂觀。她的任務是推動全球生物多樣性公約的談判。儘管面臨各種問題,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峰會如期於9月底舉行,這是一個「重大成就」,她說。

今年2月,伊麗莎白・瑪魯瑪・穆雷瑪在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大會上發言。圖片來源: © FAO / Pier Paolo Cito

儘管會議採用了線上的形式,但仍有70多位國家元首發表演講,還有更多人因為時間限制而沒有得到發言的機會。儘管此次會上沒有得出具體承諾,但穆雷瑪稱有這麼多領導人想要發言,這讓她備受鼓舞。

「當然,細節決定成敗——我們還必須看到所有這些令人鼓舞的發言是如何轉化為實際行動,並在未來十年內產生影響的。」她說。20多年來,穆雷瑪一直在CBD秘書處所屬的聯合國環境規劃署任職,擔任過各種職位。穆雷瑪擁有法律和國際關係的教育背景,主要從事國家、地區和國際層面的環境法制定、實施和執行工作。

這位來自坦桑尼亞的女士自2019年12月開始代理公約執行秘書的職務,2020年6月正式出任這一職務。過去十年間,她曾主持多個聯合國野生動植物公約的工作,包括《保護遷徙野生動物物種公約》,之後進入聯合國環境署法律和生態系統部門擔任高級職務。

穆雷瑪在聯合國環境署工作期間親眼見證了2010年各國在日本愛知縣制定的「愛知目標」在落實過程中所犯的錯誤。 9月發布的《全球生物多樣性展望》(GBO5)中就提到了這些錯誤。

沒時間可以浪費

穆雷瑪堅信,下一個全球生物多樣性協議將會有所不同。 2010年的「愛知目標」的期限是到2020年,但實際工作直到相關融資和國家行動計劃制定完畢才真正展開,而這時十年時間已經過去了近一半。「國家層面的工作花了一段時間才開始。但這一次行動計劃已經到位,因此必須立即開始實施。」

穆雷瑪說,各締約國從愛知目標的失敗中學到的一個教訓是,不能把工作全部留給政府部門。 「通過這些目標時,人們以為只有政府才有能力落實這些目標,但事實上全社會都需要發揮自己的作用。」「這一次的框架將確保具有廣泛、包容、透明的特點,所有利益相關方都參與了框架的制定,並發揮了各自的貢獻。」

(新冠疫情影響下)如果沒有更多的時間,談判可能會更加困難。
——伊麗莎白・瑪魯瑪・穆雷瑪

「愛知目標」的另一個問題,在於沒有設置相應指標監測各個目標的進展情況,並在必要時調整目標落實情況,她說。目前正在起草、最終將在昆明大會上通過的協議,會是一整批計劃的一部分,穆雷瑪說。

除了協議主體外,還單獨制定了配套的機制,包括:報告和問責制度、資源調動(即如何為落實目標提供資金)、能力建設和向開發中國家的技術轉移。「在制定框架的過程中,已經考慮到了用什麼樣的工具來落實目標。十年前卻不是這樣,這也是我們學到的主要教訓之一。」穆雷瑪說。

穆雷瑪說,技術會議目前正在起草根據協議對各國進展情況進行審核的方式。監測目標落實情況必須做到透明,這樣才能在各國之間分享信息和經驗,秘書處才能跟蹤進展情況。「我們希望各國政府根據各項指標起草國家報告。每次召開CBD締約方會議時可以對這些報告進行審核。我們希望評估承諾和落實之間的差距,並從全球層面盤點差距。這是現在正在考慮的一些問題。」她說。

生物多樣性融資

無論昆明大會達成什麼樣的協議,融資都是成功的關鍵。第五版《全球生物多樣性展望》(GBO5)指出,儘管過去十年全球每年投入自然保護的資金翻了一倍,達到約800億至900億美元,但相對於每年需要投入的1030億到8950億美元來說,仍不過是杯水車薪。

環保人士一再抱怨,迄今為止的談判都未觸及融資方面的話題,現在已經沒有足夠的時間來討論這個一直存在爭議的問題了。穆雷瑪表示,融資問題將在公約不限成員名額工作組(OEWG)的下一次會議上討論。 《生物多樣性公約》下屬的兩個專門負責技術細節的機構也在研究融資問題。

目前正在審核這些討論的日期。原定於夏季舉行的會議先是推遲到了11月,然後又被再次推遲。談判人員希望面對面交流,《生物多樣性公約》秘書處希望會議可以在明年初舉行,但要取決於疫情的情況,穆雷瑪說。

無論如何,融資會來自多個渠道,她說。已經成立了專門工作組負責研究資金籌措的創新方法,例如將旅遊和野生動物管理的一部分收入用於自然保護,出台鼓勵自然保護的國家稅收政策,取消對集約化農業生產等有害活動的補貼。

「這些就是資源調動小組正在研究的策略,而不是真的真金白銀。」穆雷瑪說。

與氣候行動協同一致

穆雷瑪表示,她還在努力將《生物多樣性公約》進程與《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及其第26次締約方會議(COP26)的工作聯繫起來。 COP26已經改期至2021年11月舉行。

將在格拉斯哥主辦COP26的英國政府已經表示,希望此次活動能夠強調基於自然的解決方案(NBS)在應對氣候變化中發揮的作用。據估計,諸如多種樹、建立濕地這樣的措施既可以減少30%左右的淨排放量,也有助於解決生物多樣性喪失的問題。

穆雷瑪指出,「這些問題本質上是互相關聯的,不能顧此而失彼。」她說, 「我很高興中英兩國政府正在就兩次會議如何達成共同成果進行最高級別的討論。」《生物多樣性公約》也與世衛組織合作研究人類健康與生物多樣性之間的聯繫,並希望敦促各國政府能夠將所有問題與政策結合在一起,她說。

作為《生物多樣性公約》第15次締約方會議(COP15)的東道主,中國政府已經開展了大量籌備工作,例如組織磋商,並在生物多樣性峰會之前舉行了一場部長級高層對話,穆雷瑪說。「新的目標通過後將會烙上中國的名字,因此他們有興趣確保最終通過一個以行動為導向、具有可實施性的框架。」

雖然COP15目前暫定於2021年5月召開,但也可能因為新冠疫情繼續推遲到秋季,整整比原定日期晚一年。但穆雷瑪堅稱,延期不一定是壞事,因為這讓磋商和籌備工作有了更多的時間。「我們的大多數會議繼續以線上的形式進行,只有需要面對面交流的大型會議推遲了,規模較小的技術會議仍按計劃舉行。如果沒有更多的時間,談判可能會更加困難。」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