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二戰遺跡遭光電工程破壞 民眾訴求「石頭營」文資應完整保存 | 環境資訊中心

屏東二戰遺跡遭光電工程破壞 民眾訴求「石頭營」文資應完整保存

2021年03月02日
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李育琴 屏東報導

生利能源租用屏東縣枋寮鄉104公頃農地,預計開發40公頃光電設施,裝置容量為5MW。光電場位在大鵬變電所旁,有充足的輸電饋線。不過在去年8月開始動工後,發現兩座二戰時期的地下碉堡,受到在地居民和文資保存人士的關注,引發光電開發與文資保存爭議。


生利能源在枋寮新開村租用農地開發光電場,遭民眾抗議挖山種電恐造成下方聚落淹水災害。攝影:李育琴

枋寮石頭營  保存台灣完整二戰歷史遺跡

屏東縣政府在東港、林邊、佳冬、枋寮四鄉鎮沿海嚴重地層下陷區積極推動大型太陽光電廠,2019年林邊、佳冬鄉兩個大型電廠開始動工,去年8月由生利能源公司開發的枋寮鄉新開村電廠也取得施工許可。

屏縣府表示,於不利農耕區域優先推動太陽光電設施,可避免小規模光電造成農地破碎化,並提升土地使用效率,同時為傳統農村提供產業轉型的機會,以租金代替農民勞動收入,讓土地休養生息,涵養地下水。

在枋寮挖到的地下碉堡,為當地著名的「石頭營」二戰遺跡。石頭營是通往台灣東部的三條崙—卑南古道(浸水營古道)的起點,清代時即有官兵在此地駐軍紮營。日治時期,日軍動員台灣人在此興建大規模戰事工程,準備抵抗美軍可能自枋寮上岸進攻的計畫。這段二戰歷史和戰事遺跡,普遍存在於在地居民的記憶中。


石頭營地下碉堡藏身在山區間被刺竹林包圍環繞不易發現,是台灣重要二戰遺跡。攝影:李育琴

相關文獻記載,日軍當時在春日鄉設置戰鬥司令部,挖山構築堡壘,設置各項軍事設施,周邊並有數十個機艙堡和觀測所等要塞,各個要塞之間由狹小綿延的坑道串連,形成山地間難以一窺全貌的地底迷宮。

關注二戰歷史的文史工作者林炫耀指出,石頭營是個完整的軍事要塞,在三條崙高地100公頃範圍內保存著完整的戰爭工事。他認為這不僅是台灣重要的二戰軍事遺跡,也是世界上珍貴的文化資產。對台灣人來說,要認識自己的二戰歷史,石頭營遺跡提供了看得見、也摸得到的歷史。

林炫耀說,除了地下的碉堡壕溝,在山谷內,日軍還建了人工水道,以蓄積雨水供作飲用水,地面上則種下大片的刺竹林,形成天然的圍籬屏障,然而這些完整的軍事要塞構築,卻在光電廠商的第一期工程進行時,遭到剷除破壞。

枋寮鄉民批選址錯誤  挖山種電恐造成淹水災害

去年10月,關心石頭營的人士來到枋寮山頭,發現山下已成一片黃土,而環繞著山凹的刺竹林全遭到剷除,工程卡車、怪手就在碉堡隧道上方開路。

另一方面,原本種植鳳梨、芒果的農地和鄰近山丘因施工而土石裸露,在地居民擔心,下方的水底寮聚落位處低窪,大雨時經常淹水,在山區如此挖山種電難保未來不會發生災害。他們發起抗議行動,質疑光電選址錯誤,更批評縣府相關單位漠視石頭營的文資價值。


大批居民抗議生利能源投資財團友達光電,種電不顧山林環境和文資價值。攝影:李育琴

石頭營現勘  業者:相關區域已停工 畫出施工區待文資評估

為釐清石頭營二戰遺跡的文資爭議,以及了解本案的山坡地水保施工計畫,時代力量主席、立委陳椒華上月25日邀請文化部文資局、經濟部能源局和屏東縣政府到場現勘,但當日屏縣府並無派人出席。

光電廠商生利能源表示,工程發現石頭營碉堡遺跡後,相關區域已依《文資法》停工,並提報縣府進行文資評估,等待確認其文資身分。同時修正工程計畫書,在未涉及相關遺跡的部分才繼續第一期工程。

當地民眾對此不滿,認為廠商應全面停工,等待文資審議確定後,才能進行後續工程。他們批評業者推卸文資保護的責任,甚至趁機加速工程的進度。然而業者回應,目前工程為合法進行,因此不須停工,發現的碉堡遺跡則配合縣府文資調查作業來進行。


立委陳椒華帶隊現勘枋寮石頭營光電現場,施工現場下方即是二戰碉堡遺跡。攝影:李育琴

當天業者帶領陳椒華和文資局等人進入地下隧道時,發現碉堡內的隧道已有部分崩塌,狹小的隧道內並有蝙蝠等生物棲息。

林炫耀認為,之前工程車、怪手等在上方來回碾壓,不可能不影響地下隧道的完整性。由於石頭營完整範圍尚未調查清楚,他要求廠商全面停工,政府應盡快針對全區場域展開調查,以免造成更多的傷害。

林炫耀進一步批評,面對如此完整且珍貴的世界級文化資產,屏東縣政府目前所進行的文資評估,僅以個別機艙堡來進行調查,是忽視石頭營二戰遺跡的整體價值。

鄰近寺院的惟聖法師代表在地居民說,不反對綠能,但反對種電在錯誤的地方,不應為了種電而砍伐山坡地破壞歷史遺跡。時代力量屏東縣黨部主委詹智鈞則指出此案選址錯誤,批評生利能源背後的投資集團友達光電,以及台灣人壽、富邦金控等,投資破壞水土和歷史環境的能源公司,非永續責任銀行該做的事。

屏東環保聯盟理事張怡說,綠能選址錯誤將造成大災難。她指出,枋寮是通往墾丁地區的門戶,但外地遊客總是車過枋寮不會停留。但枋寮若有石頭營二戰碉堡文化資產,可以發展國際級的觀光,可說是在地的金雞母。外地財團選在這裡種電,恐怕賺飽了錢就離開,財團應該留點錢給在地人賺。她呼籲業者重視企業社會責任,不要把錢賺走了,卻把破壞留給地方。


在地寺院師父表示,反對種電在錯誤的地方破壞山林和歷史遺跡。攝影:李育琴

民眾批縣府早知有二戰遺跡 卻核准業者開發

針對文資審查進度,文化部文資局主祕林滿圓表示,石頭營碉堡受到許多民眾關注,經提報後,屏東縣政府已進行現勘及審核,以進一步確認是否具有文資價值並列冊追蹤。為了解石頭營二戰遺跡的範圍和文資價值,中央也委託縣府進行調查計畫,預計3月會有更明確的計畫進度。不過縣府並未有人出席這場現勘,陳椒華為此提出譴責。

現場民眾質疑,縣府文化處2017年就已知此地有石頭營日軍碉堡,卻仍核准業者的施工計畫,如今文資調查再交給縣府來執行,猶如將這筆預算丟入水中。他們呼籲文資局應將經費收回,石頭營的文資調查要由中央來執行。林滿圓回應,她會要求調查計畫應詳列內容項目,確保石頭營的文化歷史價值不會被忽視。


文資局說明石頭營文資調查現況,居民不滿屏東縣府忽視文資,要求中央將調查計畫收回。攝影:李育琴

生利能源:不是該不該留,而要討論該如何保留與後續利用

面對民眾質疑工程影響文資保存、應全面停工,生利能源董事長林恬宇在現場受訪表示,目前的施工區域皆已避開文資潛在區,沒有重疊處,因此不需要完全停工。他進一步說,不管文資委員對此石頭營碉堡的身分判定為何,該公司都會將其保存下來,且委託專業單位,與屏東大學合作來進行調查和保留。

林恬宇表示,這個二戰遺跡過去儘管有人知道卻沒有加以管理,生利取得地主同意,會進行保留,同時也將透過學者在地方組織討論會,由專家與民眾共同找出保存利用的共識。「現階段不是討論是否應保留,而是要討論該如何一起將這些碉堡保存下來。」


生利能源董事長林恬宇說明施工現場和後續文資處理情形。攝影:李育琴

他最後跟參與現勘人士強調,光電場的開發計畫會依法執行,而尚在審核中的二、三期施工計畫將調整,避開文資潛在區,同時配合政府的文資調查計畫來進行。

不過現場民眾仍怒批,生利挖山種電,破壞山林,甚至封閉產業道路不讓在地居民進入,不顧居民反對繼續加速施工,對於生利的說法持懷疑態度。林炫耀認為只保留坑道和碉堡,旁邊卻種滿光電,是無視於石頭營的完整文資價值。

最後陳椒華表示,縣府雖正進行文資調查,但必須確保施工不會影響到文化資產。而在地居民擔心山坡地裸露大雨恐造成水底寮淹水,她將進一步要求審閱此案的水保計畫。呼籲生利公司,後續二、三期工程在沒有確認文資影響下,絕對不要施工。針對石頭營的文資調查相關單位應該要嚴謹來進行。而能源局在審核地面型光電的環境評估條件時,應檢討可能對文化景觀的影響,未來將在立院提案要求修正辦法減少爭議。


2020年8月生利能源母公司星耀能源在枋寮舉辦開工儀式。圖片來源:屏東縣政府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