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輝煌與華麗——屬於台中的歷史 一人一萬元 全民價購「天外天」 | 環境資訊中心

被遺忘的輝煌與華麗——屬於台中的歷史 一人一萬元 全民價購「天外天」

2020年04月06日
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蕭紫菡 台中報導
有著「80年前的台中歌劇院」美名、目前為台中最後一座日本時代劇場建築的「天外天劇場」,六年多來,地方文史團體投入大量心血考證其文化價值,爭取保留機會,卻於2015年被台中市文化局決議「不指定、不登錄」為任何文資身份,建築本體更多次遭逢破壞與拆除;2020年1月雖正式被判定可重新獲得文資價值審議的資格,卻於3月再次獲得「不指定、不登錄」的結果,引起各方嘩然。
儘管文化部文化資產局表示,會全力爭取促成文化資產最大化,卻於清明假期間生變。2日早上,地主發起突襲式拆除,在文史團體、市府官員及警方的勸導才停止,文化部隨即火速將建物列為「暫定古蹟」。這棟座落於台中復興南路巷弄內、牆上依舊掛著「國際大戲院」的建築,此刻,正面臨著這城市即將給予它的擁抱或處決。
座落於台中火車站後站的「國際大戲院」,就是1930年代曾輝煌一時的「天外天劇場」。
座落於台中火車站後站的「國際大戲院」,就是1930年代曾輝煌一時的「天外天劇場」。攝影:蕭紫菡。

刻滿時光密碼的內牆 反映台灣娛樂型態流變

天外天的精彩,從另一個角度看,或許並未在「國際大戲院」時即畫下句點。

走進天外天,有許多蜘絲馬跡,都像是鑲著不同的時光密碼,等待有心人來解碼。例如,推測是當時演員休息室內的一面牆,上面有著各種塗鴨及留言,從文字之中,可猜想是當時的賭客、老兵或演員留下:「賭盡江湖惡環境、天地註定我一生」、「痴情不了時,相會不知等何時」。

在各種愛恨情仇的文字中,有個署名「新桃楊松」的人在牆上留下這句詩:「萬里海洋千重情,恨如青山愛似峯」,時間是1969年(民國58年)5月28日。

牆上遺留疑似賭客的留言,見證「天外天劇場」的時代演進。攝影:蕭紫菡。
署名「新桃楊松」的人在牆上留下「萬里海洋千重情,恨如青山愛似峯」,而新桃歌舞團也見證了當時歌舞表演走下坡的年代。  圖片提供/陳建融
署名「新桃楊松」的人在牆上留下「萬里海洋千重情,恨如青山愛似峯」,而新桃歌舞團也見證了當時歌舞表演走下坡的年代。圖片提供:陳建融。

投入保存運動的在地居民陳建融表示,天外天的每一個角落,都是台灣精彩的歷史見證。查閱1969年5月28日的《臺灣民聲日報》,國際戲院表演團體為「新桃歌舞團」,一天得演出五個場次,「當時國際戲院的經營已跌跌撞撞了,聘請到的表演團體亦不明載節目為何,這也象徵著從50年代風靡一時,結合音樂、舞蹈、戲劇和大眾娛樂為一體的歌舞表演正逐漸走下坡,尤其是電視問世後,許多劇團因現實考量甚至走向情色演出,徒留歌舞團之名,實為脫衣舞的形式來招攬觀眾。」

他想像,這位楊松,應也目睹這一切的狀況發生吧!娛樂消費文化一再變異,戲院、劇團的吸睛程度逐漸遭時代漠視,「而營運就像走在斷橋上,沒有退路,鋌而走險的行徑其實也是苟延殘喘不得不的做法。」

他說,自己會投入保存運動,乃因最初對拍攝台中老房子有興趣,卻在拍攝過程中,發現一棟棟的房子被拆除,若真想為台中保留美好的歷史,就只有行動。而在天外天裡頭的每一景、每一物,都能令人娓娓道來。例如對台灣民主和教育發展有顯著貢獻的林獻堂,多次步上透雕欄杆的樓梯觀戲,在傳世的《灌園先生日記》中都能找到記載;例如知名的漢語詩人傅錫祺、張麗俊、林幼春等人都為劇場留下作品。

「更例如有著像楊松這樣千千萬萬但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我甚至連楊松是否為本名都沒有頭緒,但當他在天外天劇場寫下『萬里海洋千重情,恨如青山愛似峯』的詩句,就足以讓60年後的我探究那隱身在年代下的娛樂型態流變,以及確切感受到普遍人性裡面臨感情受挫和疲憊的情緒張力,這是我們身為文化城子民應具備的共感性,更顯示出天外天劇場雖命運多舛,卻能持續承載各型各色人物與業態而不墜的拚命個性。」

現場遺留的燈具,推測為1990年代,電動場、鴿舍期間所有。  攝影/蕭紫菡
現場遺留的燈具,推測為1990年代,電動場、鴿舍期間所有。攝影:蕭紫菡。

「一人一萬元」全民價購行動 讓文資保存與所有權人共創雙贏

目前,中城再生文化協會發起「一人一萬元,搶救天外天!」的行動,期待以市民的力量,募資3億元,價購天外天。

協會認為,特別是在面對類似天外天劇場這類私有產權的建築物時,「所有權人無保留意願」、「建物毀損嚴重」等其他非文資價值判斷的事務因素,往往會影響審議大會的討論與決策。當私有產權被指定為文化資產,而政府單位又沒有及時的配套措施時,反而是讓這些有價值的老房子陷入另一個危機。而身為民間團體,他們認為,除了期待政府外,市民還可以做更多行動。

協會理事長、東海大學建築系教授蘇睿弼表示,保存策略應多管齊下,即便「所有權人無保留意願」,市府還是有政策工具來保留,但當市府放棄,即便中央出面仍只能維持現狀,問題仍沒有解決。

接下來,協會除了「一人一萬」的募資保存運動,也會嘗試和地主溝通,媒合有文化理念的企業進場,凝聚足夠的資源來保存天外天,亦是同時保障所有權人的權益。

舊城區活化新契機? 文資團體:盼保留深度認識台中的機會

「我們不只是在保留天外天,也是保留一個深度認識台中的機會。」文資團體「台中文史復興組合」表示,文資法的精神即是同時保障所有權人及文化資產,政府應給予更多政府工具上的協助與所有權人溝通,而非只是因所有權問題而左右了天外天的歷史價值。未來,天外天若能保存並進行活化,定可同時兼顧觀光及歷史文化。

「在保存文資方面,台中一直以來都是個困難的地方,因有很多開發壓力,從土地重劃政策開始,這裡講求金錢效率,人們在此來來去去,台中似乎是個沒有記憶的城市,但它其實充滿了故事。天外天劇場是作為後車站商圈,能夠與前車站州廳等文化場域匹敵,以都市再生策略最重要的節點,也是集體記憶的刺點。我們並非反對開發,而是保留並活化才能真正帶來舊城區的商業價值。」

從令人羞赧的紅燈區、歌舞秀記憶,一直到重新追溯當年解殖民、反抗都市發展不均、文人薈聚吟詩的輝煌時期,這棟台中最後一座日本時代的劇場建築,裡裡外外,儼然就是一部仍在上演的台灣史,考驗著這城市的智慧與取捨。(系列報導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