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災十週年 綠色和平揭85%特別除污區仍未清除輻射 | 環境資訊中心

福島核災十週年 綠色和平揭85%特別除污區仍未清除輻射

2021年03月04日
整理:許祖菱(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日本311大地震今年屆滿10周年,綠色和平東亞分部今(4日)針對福島第一核電廠意外發布兩份報告,綜整2011年地震與海嘯影響下,核能發電對環境社會的巨大創傷。報告內容指出,福島不只有85%特別除污地區仍未進行輻射清除工作,日本的核工程師更指出,目前福島第一核電廠的除役計畫並不可行。

借鏡10年過去仍無法消弭的福島核災,綠色和平東亞分部專案經理古偉牧呼籲,今年8月台灣舉行的重啟核四公投,台灣人應該投下不同意票,讓台灣免於核災長期遺害。

10年來日本持續除污,但只完成目標的15%。圖片來源:綠色和平

福島清除輻射工作效果有限 除污工人權益也被忽略

綠色和平輻射調查團隊於2011年3月26日首度抵達福島,過去10年間總共進行32次調查,最近一次是在2020年11月。

綠色和平的《福島:核災永恆,十年一瞬》報告,詳載福島境內的飯館村與浪江町的輻射值,資料顯示當地清除輻射工作的效果非常有限,且近85%須清除輻射地區(特別除污地區,SDA)仍未進行清除工作。

報告提到,範圍達840平方公里的特別除污地區內,日本政府有責任徹底完成除污工作,但綠色和平仍在區域內測得放射物質銫(Cs)。此外,清除輻射工作的勞動條件也令人憂心,截至2018年,有數以萬計的工人受雇於SDA清除輻射的工作,但根據綠色和平紀錄,這些工人從包商手上獲得微薄薪水,卻為了無效的除污計畫,將自己曝露在難以計量的輻射風險中。

日本政府宣稱放射性鍶-90(Sr-90)已受到控制,因此福島輻射除污工作未進入森林地帶,然而綠色和平在福島的松樹針葉仍驗出鍶-90。日本政府的長期除污目標為每小時0.23微西弗 (μSv/h),但目前無從得知何時能達成,綠色和平擔憂,長此以往,民眾將持續曝露在最大建議輻射值每年1毫西弗(1mSv/y)環境中。

浪江町幼兒園原址周遭,森林輻射值仍高。圖片來源:綠色和平

綠色和平:福島核電廠除役難達成 日本政府卻試圖淡化核災影響 

第二份報告《福島第一核電廠除役建議書》則由前奇異能源核能顧問佐藤曉(Satoshi Sato)執筆,指出現行的福島第一核電廠除役規劃在30~40年間難以達成,且有太多假設與幻想。

報告內容提到,福島第一核電廠內三座反應爐壓力槽內外殘留數百噸核燃料殘骸,目前缺乏可靠的計畫加以取出,此外廠內存有大量反應爐冷卻水及受核輻射污染的地下水,必須有新的方法避免核污水持續增加。


報告認為,所有核輻射污染的材料應永久存放在現場。即便成功取出核燃料棒碎片,必須將它留在現場。福島第一核電廠正朝向、也應該作為長期核廢料貯存場。



綠色和平東亞分部資深核能專家蕭恩.伯尼(Shaun Burnie)指出,10年來日本歷屆政府、尤其是前首相安倍晉三,試圖淡化核災影響。日本政府扭曲除污計畫的成效,並忽略輻射風險,欺騙日本民眾。

綠色和平呼籲,台灣民眾應認清核電真相,把握8月28日核四公投的機會,否決核四重啟,確保台灣於2025年平安告別核電。

福島飯館村安西先生的房屋外,輻射都超過政府的目標值。圖片來源:綠色和平

日本政府宣稱,福島第一核電廠現址可以在本世紀中期變回「綠地」,伯尼認為日本政府與東京電力公司(TEPCO)必須中止對社會的欺騙與妄想,「新的除役計畫迫在眉睫,為何還浪費時間在相安無事的童話中?」

綠色和平呼籲日本政府及東京電力公司,要從頭擬定福島第一核電廠的除役計畫,包括建造安全封閉的建築物、暫緩清除核燃料棒碎片50~100年以上。

綠色和平建議,可以開發機器人技術替代人工執行高輻射風險工作;加固後的主儲存槽,應該作為不完整的主要邊界,並以反應爐建物作為中長期次要邊界。最後,為了避免持續增加核輻射污染廢水,冷卻核燃料棒碎片時應該以氣冷替代現行的水冷卻。面對地下水持續滲入的問題,福島第一核電廠現址應該建置護城河阻絕地下水。

作者

許祖菱

文字/影像/翻譯工作者,窮遊過23個國家的背包客,如果不是在用腳旅行,就是在書和電影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