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太難? 印尼稱2055年完全淘汰煤電 同時仍建百座新電廠 | 環境資訊中心

分手太難? 印尼稱2055年完全淘汰煤電 同時仍建百座新電廠

2021年07月21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全球少數還在擁抱燃煤發電的國家印尼,最近釋出要淘汰燃煤電廠,但同時也要繼續興建超過一百座新電廠的矛盾訊息。

獨佔印尼全國電網的國營電力公司PLN,在今年5月底宣布,將在2055年之前,完全淘汰燃煤發電。

「為了在2060年達成碳中和的目標,我們規劃此燃煤電廠除役時程」,PLN副執行長達瑪萬(Darmawan Prasodjo)在5月28日的線上會議說明。

他說,除役計畫是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下達的指示,並已經能源與礦產資源部(Ministry of Energy and Mineral Resources)及海事與投資事務統籌部(Coordinating Ministry for Maritime Affairs and Investment)同意。

「我們不能輸了這場戰役」,達瑪萬說。「人類的存亡取決於我們現在採取的行動。」

前一天,海事與投資事務統籌部長盧胡特(Luhut Pandjaitan)也在一場線上投資論壇上,宣稱化石燃料是各國「共同的敵人」。盧胡特本人持有一家煤礦公司的股份。


位於印尼印加馬育攝政區(Indramayu)的燃煤電廠。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矛盾的」能源轉型計畫

PLN計劃,第一階段先在2030年之前除役3家燃煤與氣化煤發電廠,裝置容量總計1.1GW。接下來在2030年至2055年,再進一步淘汰總計49GW的燃煤電廠。

與此同時,PLN及與其合作的多家獨立發電廠都還在繼續興建117座燃煤電廠。根據EndCoal在2020年的報告,截至2020年,印尼正在興建中的燃煤電廠裝置容量達11.8GW。PLN的達瑪萬說,上述11.8GW的電廠加上已經完成融資、計劃興建的電廠,未來將上線發電的燃煤電廠裝置容量共21GW。

關注能源轉型議題的NGO「亞洲趨勢」(Trend Asia)研究員安德里(Andri Prasetiyo)說,這些新建燃煤電廠每年將會排放1.07億噸二氧化碳。再加上燃煤電廠一般可運作35年至40年,所以直到2060年,甚或2065年,印尼可能都還有很多家燃煤電廠在運轉,這與PLN的減煤計畫自相矛盾。

「然而,為達成因應氣候危機的淨零碳排全球目標,燃煤電廠應該要在2050年之前完全停止運轉」,安德里說。

綠色和平印尼分會的氣候與能源倡議專員塔塔(Tata Mustasya)說,印尼新建這些燃煤電廠,會更加打壓再生能源的競爭力。目前印尼的能源配比中,燃煤佔了60%,而太陽能與風能相加卻未及1%。

塔塔認為,PLN一面逐步淘汰、一面新建燃煤電廠的計畫很「矛盾」,因為這只會更加排擠未來30年至40年間,再生能源的發展空間。


印尼煤礦場。圖片來源:Rhett A. Butler (Mongabay)

燃煤已是夕陽產業  國際融資快速緊縮中

儘管如此,PLN的這項聲明還是讓許多學者與環境運動者感到驚訝,因為他們已經投注許多年,倡議印尼應向潔淨與再生能源轉型,卻始終成效甚微。

「我們很驚訝」,任職於印尼智庫「基礎服務改革研究院」(Institute for Essential Services Reform,簡稱IESR)的研究專員帕梅拉(Pamela Simamora)告訴Mongabay。

她稱此舉為印尼政府能源政策的重大轉變,畢竟該國長期以來過度倚賴煤炭,且提供礦業與發電廠從業者豐厚的補貼。

「過去一兩個月(的能源政策)真的是180度大轉彎」,帕梅拉說。「這要歸功於國際社會,推動印尼政府(逐步淘汰燃煤發電)。印尼可能也害怕被貼上不夠有野心的標籤,也怕被說不針對氣候變遷立下承諾。」

阿迪提亞尼(Adhityani Putri)是印尼當地倡議潔淨能源轉型的組織Cerah的執行長。她說,促成這項重大轉變的原因,可能是政府越來越意識到,繼續支持燃煤發電並不符合經濟效益,因為這是國際投資者越發迴避的夕陽產業。

「正是因為認清了化石燃料(尤其是燃煤電廠)與煤礦開採的融資正快速緊縮,才出現了政策敘事的戲劇性轉折」,阿迪提亞尼告訴彭博(Bloomberg)。「菁英圈開始感受到這些針對燃煤的壓力。」

COVID-19的疫情危機也讓消費者和投資者發現,再生能源是比較便宜與穩當的投資選擇,因此更加速了燃煤產業的衰落。最近,包含美國與日本在內的七大工業國集團(G7)同意,在2021年結束之前,完全停止對燃煤計畫的國際融資。而南韓作為印尼燃煤電廠最主要的投資方之一,也已經逐漸撤出印尼的燃煤發電業。


蘇納拉亞燃煤電廠(PLTU Suralaya)。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CC BY 3.0)

各部會立場相左 環團盼政府立法確立能源轉型方向

帕梅拉稱PLN的轉型為「新氣象」,但她也說這種宣稱還是需要有意義的行動支持。

「發出聲明對於投資者來說還不夠。他們需要的是確切的承諾,畢竟新氣象並不總是持久」,她說。

帕梅拉說,這指的是印尼應該要透過立法的方式,將能源轉型的新政策納入法律規範之下,因為政府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一致且明確的能源轉型立場,許多官員和機構之間的意見仍相左。

「(官方的)政策路線和說詞仍存在落差。這對於我們的同業以及大眾都造成困擾:我們到底應該依循哪一個政策方向?」她說。

海事與投資事務統籌部內意見分歧的情況,就是很鮮明的例子:當部長盧胡特將化石燃料稱為「共同的敵人」時,能源副部長里達(Rida Yasser)卻想壓下徹底淘汰燃煤電廠的呼聲。

他說,要達成淨零碳排不需要關閉所有燃煤電廠。

「我們是必須逐步淘汰燃煤發電沒錯,但我們的目標是淨零(碳排),而不是零碳排」,在5月28日的線上會議中,他坐在PLN的達瑪萬身邊說。「只要有達成淨零碳排,我們為什麼要放棄(對燃煤電廠)還沒回本的投資?」

里達說,如果已經實現淨零碳排,卻還是在成本打平之前就關閉電廠,很浪費錢。

「不只是環境議題」 低碳經濟已成未來定局

帕梅拉說,這種想法忽略了淘汰燃煤發電不只是環境議題,也是經濟議題。帕梅拉舉例,歐盟正計畫調整碳關稅,而印尼若持續使用燃煤發電,他們出口到歐盟的貨物將受到打擊。歐盟目前正在規劃的措施,將針對進口貨物的碳排放量徵稅。

「這樣一來,我們的產品就會變貴、競爭力下降」,帕梅拉說。「然後再生能源會變得比燃煤發電更便宜。最終我們的能源補貼金額將激增,而且因為(我們國家的)能源比較貴,我們產品的生產成本會比別人都高。所以這不只是環境議題,也是經濟議題。但是這個事實還不夠受重視。」


印尼芝拉扎燃煤電廠(The Cilacap coal power plant),建於當地漁民出入的港口附近。圖片來源:Tommy Apriando (Mongabay-Indonesia)

除此之外,對於印尼應該要在何時達成碳中和目標一事,政府也還沒有共識。印尼環境部說,2070年是最有可能實現淨零碳排的情境;不過印尼國家發展規劃部卻表示,如果可以在2045年或2050年之前,更早達成目標,該國將有機會因為生產力提升、降低外部效應,而收穫經濟效益。

盧胡特也認為,印尼的目標時程應該要往前提,也許設定為2050年。

帕梅拉說,印尼政府針對能源議題缺乏一致立場的關鍵原因是,總統佐科威從未針對此議題公開發聲。今年4月,由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主持的一場全球領袖氣候峰會上,佐科威並未對印尼的淨零碳排目標時程給出承諾。然而,就連向來因反環境論述與行動而惡名昭彰的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都藉由這場峰會宣布該國以2050年為實現碳中和的目標年。

「所以說,由總統公開說明期限與時間框架非常重要」,帕梅拉說。「一旦政府的最高領導者有明確說明立場,那麼其下各級單位就能跟著施行政策。」

她認為,從燃煤與其他化石燃料轉型勢在必行。

「世界正朝向低碳經濟前進」,她說。「所以不論我們喜歡還是不喜歡,我們都得要跟上。改變已成定局。」

參考資料

※ 本文經授權全文翻譯自報導,如需轉載請來信:infor@e-info.org.tw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黃鈺婷

環境資訊中心英文編譯,目前主要負責東南亞環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