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東叛變之後,石油巨頭該何去何從? | 環境資訊中心

股東叛變之後,石油巨頭該何去何從?

2021年08月05日
文:譚·科普塞(氣候聯結(Climate Nexus)網站總監,關注美國的氣候變遷和乾淨能源問題)
倡導氣候行動的股東和董事會成員正面臨艱苦卓絕的任務,讓大型油氣企業承擔起環境責任。

十年前,從化石燃料公司撤資會被看做是一小部分激進人士才會關心的事情。現如今,撤資已經成為主流。圖片來源©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石油巨頭倒霉的日子對全球氣候來說卻是個好日子。5月26日,環保投資者和活動家們取得了遠超預期的成果,埃克森美孚這家長期助長氣候變遷、資助氣候變遷懷疑論,並阻礙乾淨能源政策的石油公司,其董事會中新增了三位成員。同一天,股東們還在與雪佛龍公司的對壘以及與殼牌公司的訴訟中獲得了勝利。2021年,已有多家大型企業通過了環境與社會股東提案,數量之多,史無前例。

投資者的觀念正在轉變。雖然這種對全球暖化的擔憂中有真實的利他主義成分,投資者更擔心的是正在進行的能源轉型,和嚴重的氣候影響將為自身收益帶來實質性損害。

「一號引擎」(Engine No.1)是一家具有環保理念的維權避險基金,正是它主導了埃克森美孚董事會的這次重組。「一號引擎」提出,糟糕的管理讓埃克森美孚在「全球脫碳化過程中沒有提出任何能夠創造價值的可靠戰略」,這使得公司業績每況愈下、股票價格一路下滑。就在2013年時,埃克森美孚還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油價大幅波動和糟糕的管理導致它被剔除出道瓊工業平均指數,該指數由全美規模最大的30家公司組成。

過去,當股東們試圖讓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對氣候變遷造成其業務的影響做出說明時,這些企業通常只會發布報告應付一下。現在,隨著投資者開始要求重組董事會,事態變得嚴重許多。企業的營運模式將會因此受到影響。

埃克森美孚花費了數千萬美元,試圖阻止「一號引擎」採取行動。它還嘗試與反叛的投資者們達成和解,任命了一位有乾淨能源行業經驗的董事,甚至在最後一分鐘還在拖延計票,似乎是在為電話勸說投資者維持董事會現狀爭取更多時間。但是,他們所有的努力都失敗了。

如果貝萊德集團能夠認真對待氣候變遷,那麼很大一部分市場主體將被迫做出同樣的選擇。

正常運轉的市場能夠反映投資者預期。很明顯,人們預期眼下及未來氣候政策將更加嚴厲。著眼於石油和天然氣行業利益的國際能源署(IEA)今年表示,需要立即停止投資新的化石燃料項目,以避免危險的氣候變化。美國總統拜登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都提高了本國的氣候目標,同時鼓勵可再生能源投資。遍布各地的石油鑽井平台、輸油管道和煉油廠等新建化石燃料基礎設施都需要營運數年才能盈利。新資產在給投資者帶來回報之前就被遺棄,因而「擱淺」的風險正在增加。在這種背景下,任何類似共和黨2008年的口號「鑽啊,加油鑽!」(「drill, baby drill」)的商業計劃看起來都是靠不住的。

一個管理著50兆美元資產的投資者聯盟正在要求全球150多家最大的污染企業做出改變,其中就包括世界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集團(BlackRock)。僅該公司就管理著9兆美元的資產,並擁有大多數大企業的大額股份。如果它能夠認真對待氣候變遷,那麼很大一部分市場主體將被迫做出同樣的選擇。貝萊德首席執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今年早些時候表示,氣候變遷將成為「企業長期前景的一項決定性因素」,並說「氣候變遷是我們客戶的頭等大事,他們幾乎每天都會向我們瞭解相關情況。」

在埃克森美孚的董事會中,貝萊德集團和其他大型資產管理公司的投票是決定性的。這次新增的三名董事都得到了貝萊德的支持。「一號引擎」共提出了4名候選人,但貝萊德排除了丹麥風電公司維斯塔斯(Vestas)前首席執行官安德斯·魯內瓦德(Anders Runevad)。道富集團(State Street)和先鋒集團(Vanguard)分別支持了兩位候選人,也都沒有支持魯內瓦德。

大型投資機構在真正承擔起環境責任之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儘管拉里·芬克做出了上述表態,但是貝萊德在氣候方面的表現最多只能算是好壞參半。2020年,它對超過80%的氣候變化決議投了反對票。如果願意,它能夠推動大多數上市企業採取更多行動。但是,它還沒有這麼做。就在本次埃克森美孚董事會重組投票前,環保人士圍堵在貝萊德總部門口,稱該公司仍然是「全球氣候破壞的頂級投資人」。

化石燃料企業和大型資產管理機構面臨的風險,不僅僅是投資者們要求改變它們的董事會構成和商業計劃的挑戰。投資者們甚至有可能不再戀戰,乾脆把資金投到別處。十年前,從化石燃料公司撤資會被看做是一小部分激進人士才會關心的事情。但是,撤資已經成為主流,投資者有了更多乾淨能源選擇,它們的增長前景更好。

在埃克森美孚的年度股東大會投票前,首席執行官伍德倫(Darren Woods)表示,公司並不認為向乾淨能源轉型會帶來什麼好處。上週,綠色和平的工作人員從埃克森美孚的說客口中套出了話,得知該公司正試圖阻撓美國總統拜登在《美國就業計劃》(American Jobs Plan)中提出的乾淨能源政策。正如一艘巨型油輪調頭需要很長時間,新上任的董事會成員想要調整石油天然氣巨頭的業務方向也絕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但是,隨著世界開始擺脫化石燃料,這些公司也必須改變,否則只有關門大吉。在埃克森美孚的鼎盛時期,該公司前任首席執行官李·雷蒙德(Lee Raymond)曾說:「我們不是一家美國企業,所以不會根據美國的利益做出決策。」現在,美國是時候停止為了埃克森美孚和其他化石燃料巨頭的利益而做決策了。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股東叛變之後,石油巨頭該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