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雞事 干卿底事 如何推動新一代屠宰方式? | 環境資訊中心

台北雞事 干卿底事 如何推動新一代屠宰方式?

2021年08月16日
公視記者 呂培苓 陳慶鍾

台北市環南家禽市場以及新北市泰山的家禽運銷合作社,每天有9萬多隻雞鴨鵝,從中南部還有花東地區,運到台北屠宰。不過,這麼大量的雞鴨鵝群聚,會不會給禽流感病毒交流變異的機會,傳給雞也傳給人呢?


每天大量來自各地的雞鴨鵝到台北群聚,帶來禽流感病毒交流變異的疑慮。

午夜12點,台北市環南家禽市場,以及位在新北市泰山的家禽運銷合作社,才剛開始一天的工作。每天有9萬多隻雞鴨鵝,從中南部還有花東地區,運到台北屠宰。

對此現象,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呼籲,修改雙北現行的屠宰方式,希望「活禽不入雙北、在地屠宰、冷鏈配送、屠體交易。」減少活禽集中交易,也是考量雞鴨的動物福祉,降低長途運輸造成的緊迫,還有終端理貨過程中的擠壓。


午夜12點,台北市環南家禽市場和新北市泰山的家禽運銷合作社,剛開始一天的工作。

防止禽流感傳播變異 就從避免群聚交互感染開始

來到雙北,屠宰的幾乎都是有色雞,就是一般說的土雞和仿土雞。大部分在當天就供貨給傳統市場或加工業者,是講究肉質口感的消費者,喜歡的溫體雞肉。雞肉加工業者劉仲倫說,「現宰的就是比較Q彈。」業者張淨茵說,「冷凍跟我們來比,我是覺得還是活體雞比較好一點。」


雙北屠宰的土雞和仿土雞,大部分當天就供貨業者,是講究口感的消費者,喜歡的溫體雞肉。

不過,雙北一天要屠宰9萬多隻雞,一年2601萬隻,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發出警訊,認為這有讓禽流感傳播和變種的可能性。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林岱瑾表示,「活禽運送過程受到緊迫,其實很容易把病毒透過排泄或飛沫,傳到周圍環境,接觸其他的雞隻、接觸到環境,也接觸到工作人員。這個工作人員,如果當時正在感冒,他身上就有的流感病毒,再加上雞的流感病毒,兩個病毒併在一起,他可能會有基因上的變異。」

禽流感其實不過就是雞鴨鵝的感冒,但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之後,大家都了解,生物密集的群聚,會造成病毒的傳播與變種。這個道理,不管是COVID-19,還是禽流感病毒,都一樣。即使屠宰場工作人員都會施打流感疫苗,但最好的預防方法,還是隔絕病原。

1997年8月,H5N1禽流感病毒,在香港造成一位幼稚園小孩死亡後,世人驚覺,原來禽類的感冒,也會傳染給人。至今H5N1及H7N9禽流感病毒,已經造成至少500多人死亡。

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特聘教授陳志峰認為,不讓活禽進入雙北屠宰,「就是不要把病原拿到人口密度那麼高的地方,盡量阻斷它。」

農委會畜牧處也贊成「活禽不入雙北、在地屠宰、冷鏈配送、屠體交易」的方向。副處長江文全表示,流行病學的調查發現,2015年台灣禽流感大爆發的傳播途徑,就跟活禽運送路徑有關。台北市長柯文哲在2019年巡視環南家禽市場後也表示,「屠宰過程禽流感還是一個問題,因為我們是醫生,看一遍就知道防疫有沒有漏洞。」

動物福祉考量 減少長途運輸、理貨的壓迫

雞鴨從中南部和花東地區送來雙北,最遠路程大約要5~6個小時,運輸過程會造成動物呼吸困難等緊迫現象,甚至造成死亡,陳志峰教授說明,「當動物緊迫的時候,牠的體溫會增加。屠宰之後,pH值下降得很快,其實對它肉的品質,就會有很大的影響。」

此外,雞鴨集中到雙北屠宰場,還要經過「理貨」過程,「理貨行為是活雞,我們俗稱毛雞,不同尺寸、不同秤重,因為客人屬性不同,會重新裝籠,會增加很多人的負擔,以及對動物的折磨。」前台北畜產公司總經理姚量議說。理貨過程中,雞鴨從籠子裡被抓來抓去,很是折磨。


雞鴨集中到雙北屠宰場,還要經過理貨,重新裝籠,增加很多人的負擔,以及對動物的折磨。

所以如果是屠體交易,用雞鴨肉的部位、重量去交易,就會少掉雞鴨在活生生的時候,被「理貨」的痛苦。

盡量做到人道屠宰的現場設計:藍光繫留區

家禽、家畜送到屠宰場等待屠宰,被放置的地方叫做「繫留區」,雖然「屠宰場設置標準」,對地面必須是混凝土、有水溝可沖洗等硬體有規定。但是台中一間私人家禽屠宰場,繫留區還特別設計藍色燈光,「雞看不到藍色,所以對雞而言,是一個晚上的狀況。我們希望人道屠宰,屠宰前有足夠的安撫。農場送雞過來,通常會在這邊一到一個半小時,讓雞有充分的休息,最好是進入睡眠。」肉品公司協理李瑞祥表示。


台中一家屠宰場,繫留區特別設計藍燈光,雞看不到,所以是晚上的狀況,希望人道屠宰。

解決台北家禽市場困境的方法:「在地屠宰、冷鏈配送、屠體交易。」

台北市環南路的家禽批發市場,每天大約會產生1500噸的污水,和200多公噸的內臟、羽毛、死雞等垃圾。這些垃圾如何化製處理,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林岱瑾說,「化製場都不會在雙北,所以這些廢棄物要長途運輸回中南部。」

此外,環南市場腹地狹小,目前有14條屠宰線(疫情期間暫時縮併為7條),如果屠宰線能整併,就會有更多空間,來換取更長的時間,也就是,讓屠體放血的時間,和冷卻降溫的時間,更長更充分。


如果屠宰線能整併,就會有更多空間換取時間,讓屠體放血和冷卻降溫,更長更充分。

台北市市場處副處長高群荐講解「放血夠不夠完整,取決於吊掛線長度。因為他是用重力的方式去吊、放血,如果吊掛線夠長,放血程度就會比較高。另外屠宰最後在清潔區會有冰水槽,冰水槽空間夠大,屠體降溫的空間,就會比較完整。」

高群荐坦言,希望台北家禽市場能轉型為「屠體交易中心」,不再宰殺雞鴨,目前規劃十年內能夠完成。畢竟在台北市建置屠宰以及肉品切割場地不易,像之前規劃的三區肉品市場,功用在執行肉品切割,不過,因為附近居民抗議,最後還是無法實行。


台北市三區肉品市場因為附近居民抗議,最後還是無法實行。

而對於台灣慣用的冰水降溫方式,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特聘教授陳志峰一直想推動歐洲的氣冷式降溫,「屠宰完放在像冷凍櫃的小房間裡面,讓它溫度下降,沒有跟那麼多動物交叉污染。因為本來是乾的,微生物少,就不需要做到冷凍,冷藏時間可以到兩個禮拜。」


這家屠宰場採用氣冷式降溫。

目前台灣只有一家屠宰場採用氣冷式降溫,肉品公司董事長洪坤堯說明,屠體用水清潔後,就一隻隻吊掛,在軌道上大約走兩公里,從脫毛時候的攝氏60幾度降到4度。他表示,氣冷式可以降低屠體泡在水裡的時間,「肉泡在水裡會腫腫的,你去游泳不是有點腫腫的嗎?就是吸水。而且屠體切過,再去泡水,當然會吸收。」

現代冷鏈技術,能不能成就大台北的人們,吃一盤好雞呢?這些雞事,其實真的不容易。

※本文轉載自 公視《我們的島》節目—【台北雞事 干卿底事】

8/16(一) 22:00首播
8/21(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