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貘家園將淪陷 大馬王室開礦場坐收財富 環境成本人民擔 | 環境資訊中心

馬來貘家園將淪陷 大馬王室開礦場坐收財富 環境成本人民擔

2021年09月03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一份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揭露,馬來西亞王室正向該國環境部提出申請新建鐵礦場,其預定場址正位於15種瀕危動物所剩不多的棲息範圍內,極度瀕危級(Critically Endangered,CR)的馬來虎也分布其中。


馬來虎(Panthera tigris jacksoni)。圖片來源:Brice De Reviers(CC BY-NC-ND 2.0)

開發面積逾百座足球場 馬來貘棲地將「無法回復」

這項採礦計畫將在索姆森林保留區(Som Forest Reserve)砍伐60.75公頃森林。該保留區座落於馬來西亞中央森林廊道(Central Forest Spine),連結了四座馬來半島的重要森林。

除了野外族群數量少於200隻的馬來虎(Malayan Tiger,學名:Panthera tigris jacksoni),該地也是馬來貘(Malayan Tapir,學名:Acrocodia indica)、亞洲象(Asian Elephant,學名:Elephas maximus)、馬來熊(Sun Bear,學名:Helarctos malayanus)與兩種豹的棲息地。


馬來貘(Acrocodia indica)。根據調查,索姆森林保留區是26種保育類哺乳動物的棲息地。一旦礦業計畫照規劃進行,這片森林將被伐除。圖片來源:Jeffery J. Nichols(CC BY-SA 3.0)

根據一份環境影響評估報告(以下簡稱環評報告),這座鐵礦場開發計畫直接影響的物種,全都受2010年生效的《野生動物保育法(Wildlife Conservation Act 2010)》保護。面對與該法相關的提問,環境部則未表示意見。

採礦計畫將大範圍摧毀保育類動物的棲息地,面積相當於113座足球場大小。計畫除了將造成「無法回復」的棲地流失之外,環評報告也強調,由於野生動物被迫朝鄰近的農地或住宅區遷移,人與野生動物的衝突將加劇。環評報告也警告,計畫將有可能破壞野生動物重要廊道,並使計畫範圍附近的盜獵情況更「猖獗」。

此外,象群、馬來貘和馬來熊頻繁造訪的鹽沼地,與計畫預定地只相距500公尺。鹽沼地是動物獲取礦物質的重要來源,且在野保法的保護下,應免受任何人為干擾。環評報告指出,這座礦場除了將永久改變動物前往鹽沼地的路徑,也有可能使得這片重要自然資源「完全失去功能」。

環評報告雖然指出不可避免的棲地流失,並對當地動植物(包含案場內的188種保育類物種)產生負面影響,但最後結論卻是——若採取配套措施,在環境風險與影響尚可接受的情況下,這起開發案是可以執行的。

撰寫環評報告的顧問公司「Garuda Samudera」,對此事也不作評論。


大漢山國家公園(Taman Negara)是馬來半島佔地廣大的雨林國家公園。環評報告指出,連結大漢山脈森林(Greater Taman Negara Forest Complex)與克勞野生物保留區(Krau Wildlife Reserve)的生態廊道,其完整性將因為索姆森林的開礦計畫而遭受破壞。圖片來源:Juanjo Bazán(CC BY-SA 2.0)

才剛承諾復育生態 彭亨王室成員遭爆與開礦公司有關聯

馬來西亞獨立媒體《當今大馬(Malaysiakini)》在6月21日首度披露這起開發案。

此前幾週,州政府才剛核准礦業公司在珍尼湖(Lake Tasik Chini)附近採礦,當地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列生物圈保留區(Biosphere Reserve),且該湖及其周遭地區也已經公告為州立公園與永久森林保留區。彭亨州的王室領袖最近才公開承諾,將復育飽經數十年開礦作業摧殘的珍尼湖。

然而記者調查發現,主導開礦計畫的「鑫鴻資源有限公司」(Golden Prosperous Resources Sdn. Bhd.)受私人企業「哈尼沙投資有限公司」(Hanishah Ventures Sdn. Bhd.)委派,後者由彭亨州的兩位王室成員所持有,其中一位還是現任國家元首的阿姨。

索姆森林採礦計畫的負責人,更是國家元首的妹妹(Tengku Nong Fatimah Sultan Ahmad Shah)。她擁有該礦場的採礦權,並持有「Sutera Manja有限公司」70%的股份,她同時以此身份委派鑫鴻公司開採鐵礦。

「Sutera Manja有限公司」剩下的30%股份,則由彭亨州其他三位王室成員所擁有。除此之外,雖然她並非哈尼沙投資的股東,但卻是該公司在珍尼湖開礦計畫的聯絡人。

2019年6月,州政府將索姆森林的永久森林保留區解編為彭亨州用地,降低其法定保護力道。雖然馬來西亞的動物、森林與原住民族受多部法律保護,但其中也有明顯的漏洞可鑽。像是索姆森林,州政府只需要在政府憲報上發布公告,即可解編其保護區地位。


棲息在森林保護區內的野生動物,例如豹(Panthera pardus),將受開發計畫影響。圖片來源:Mohd Fazlin Mohd Effendy(CC BY 2.0)

雖然這類決策權掌握在州政府手中,但彭亨州王室長期與政治人物保持良好關係。前任國家元首(也就是Tengku Nong Fatimah Sultan Ahmad Shah的父親)在「一馬公司醜聞」(1MDB scandal)中,就曾收受前首相納吉(Najib Razak)贈與的2百萬令吉(約新台幣1335萬)。事實上,儘管王室財富已經足夠他們興建造價十億的皇宮,彭亨州的王室成員仍不停追求更多財富:像是彭亨州目前11座礦場的合約中,就有3份是由王室個別成員所有。

王室成員坐收財富 弱勢動物與村民承擔環境成本

揭露「一馬公司醜聞」(1MDB scandal)的記者魯卡瑟-布朗(Clare Rewcastle Brown)告訴《Mongabay》:「馬來西亞王室經商盈利並非秘密,而且他們還會利用社會與政治影響力,換取合約中的大部分股權,而這些合約大多是與他們的州屬有關,且通常涉及資源開採。他們成功地掌控州屬內部不透明的決策過程,以獲取鉅額的利潤。」


馬來西亞王室經商盈利並非秘密。圖片來源:CEphoto, Uwe Aranas(CC BY-SA 3.0)

雖然開採鐵礦的利潤最後是進到私人口袋裡,但為此付出代價的卻是馬來西亞最弱勢的一群。這座礦場不只將危及野生動物,也將影響整體生態系,其中包含貧窮的村民。

環評報告指出,在計畫場址伐除森林及採礦作業,可能會讓附近的卡拉克與彭亨河淤積情況加劇,並對下游以養殖維生的村民形成威脅。此外,由於毀林時常會增加山洪暴發的頻率,居民也因此得面臨失去家園與生命的風險。

這項開礦計畫期程僅只兩年,但帶來的損害將會持續更久。環評報告建議,應進行必要的土地修復工作,以因應開礦計畫結束後,持續對環境帶來的干擾。然而,雖然有些修復工作可以與開礦作業同時進行,但環評報告也明確指出,由於挖礦作業產生的廢棄物毒性高,因此在重新植林的同時,可能會需要進行廢棄物處理與定期施肥等工作。但是計畫書內載明的時程規劃中,未見有礦場關閉後的土地復育計畫。

鑫鴻公司並未回覆《Mongabay》的提問。

害怕遭控煽動叛亂罪 無人敢批判王室

目前這項計畫正待環境部核准,且因為有王室的支持,此案應該不太會受到公眾阻撓——在馬來西亞,光是以負面的角度描述王室成員,就有可能被抓進監獄。這種箝制公民言論的法條,使得政治人物、社運人士與公民,在面對有王室背書的計畫時,非常難以提出異議。

舉例來說,今年6月初,馬來西亞民主聯合陣線(The Malaysian United Democratic Alliance,簡稱Muda)的青年發起行動,抨擊政府官員一直放任珍尼湖附近的資源剝削行徑,但對於王室成員的參與卻未置一詞。

「王室成員越有錢,他們的影響力也越強,因此為了避免麻煩,人民現在也不敢不對他們卑躬屈膝,更遑論批判他們」,魯卡瑟-布朗說。「尤其警政與司法部門很喜歡濫用早就過時的煽動叛亂法條,逮捕和起訴對王室提出批判的人民。」


馬來半島被砍得光禿禿的山林。開發案提出砍伐森林需求,並且取得許可,在馬來西亞是很常見的事。圖片來源:Stratman(CC BY-NC-ND 2.0)

這種開發案在馬來西亞極為普遍。環評報告揭露,雖然索姆森林是依法劃定的保留區,但計畫場址周邊還是有許多礦場、農地與伐木計畫,而且這座次生林在數十年前也曾被砍伐。

在提交索姆森林採礦申請的23天後,鑫鴻公司又提出另一份申請,這次要砍伐的是武吉伊班森林保留區(Bukit Ibam Forest Reserve)124.38公頃的林地。此案環評報告細節尚未開放民眾閱覽。

參考資料

※ 本文經授權全文翻譯自報導,如需轉載請來信:infor@e-info.org.tw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黃鈺婷

環境資訊中心英文編譯,目前主要負責東南亞環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