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更新氣候目標 有信心在2060或更早達成淨零碳排 | 環境資訊中心

印尼更新氣候目標 有信心在2060或更早達成淨零碳排

2021年09月10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編譯;林大利 審校

今年7月21日,全球第八大溫室氣體排放國印尼,向聯合國提交更新版的國家氣候承諾,宣布將在2060年(或更早)實現淨零碳排的目標。然而NGO也指出,印尼減排承諾維持與2016年一樣的目標,野心不足也難以達成《巴黎協定》。


印尼政府宣布將於2060年(或更早)實現淨零碳排的目標。圖片來源:Pexel

提交首份長期策略 2060前達淨零碳排 NGO稱許方向正確

印尼提交的報告雖然加入新的調適與韌性提升目標,也有針對特定部門提出新目標,但最關鍵的減排目標仍維持2016年的承諾:2030年之前,在無條件情境下的溫室氣體排放量,較一切照舊情境減少29%;或在有充足的國際資金支援下,達到減排41%的目標。

除了更新氣候承諾之外,印尼也提交該國第一份長期低碳發展策略(Long-Term Strategy for Low Carbon and Climate Resilience),宣布將在2030年達排放峰值,並將在2060年或更早,達成溫室氣體淨零排放的目標。

事實上,直到今年3月,印尼政府官員的說法,都還是2070年之前達淨零碳排,這次正式提交的目標提前至少十年。

印尼海事與投資事務統籌部長盧胡特(Luhut Pandjaitan)在7月底表示,他樂觀地認為,印尼有辦法在50年內達成淨零碳排的目標。


印尼海事與投資事務統籌部長盧胡特樂觀認為,印尼可以在50年內達成淨零碳排目標。圖片攝於2016年。圖片來源:Asia Society(CC BY-ND 2.0)

他說,「我們過去將目標設在2070年,但在跟美國氣候特使凱瑞(John Kerry)深談後,我們將目標往前提到2060年或更早。」

對於印尼首次提交的長期策略,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印尼辦公室主任Tjokorda Nirarta Samadhi稱許為「重要且方向正確的轉型,是印尼朝氣候經濟利益邁近的重要一步。」

印尼除了是全球第八大溫室氣體排放國,也是經濟成長速度位居第二的國家。因此,Tjokorda Nirarta Samadhi表示,印尼其實很有機會透過果敢的氣候行動,促進經濟成長、減少赤字、創造就業機會,並改善空氣品質與水質。

減碳目標維持低標 NGO憂恐難達成《巴黎協定》

然而,Tjokorda Nirarta Samadhi也指出,印尼這次提交的減碳目標,與2016年的版本相同,並未提升企圖心,「難以達成《巴黎協定》的目標。」


若印尼能在氣候目標上更有企圖心,GDP有望成長並創造千萬新職缺。圖片來源:Stenly Lam(CC BY 2.0)

根據印尼國家發展規劃部(Ministry of Development Planning)在2019年的研究,相較於一切照舊情境,印尼可以在2030年之前減少43%的溫室氣體排放量(超越印尼目前的氣候承諾),並且在2045年之前,GDP每年平均成長6%,以及創造1500萬個新職缺。Tjokorda Nirarta Samadhi指出,若印尼堅持目前的成長路徑,並只達成氣候目標的低標,到2030年,GDP成長率可能每年損失0.5%,至2045年則可能損失1%。

燃煤大國如何減排? 印尼政府稱將裝配碳捕捉技術

身為世界最大燃煤出口國,目前印尼60%的能源來自燃煤。根據盧胡特在7月底的的報告,印尼政府計劃在2060年之前停止使用燃煤、燃油與燃氣,且預計85%的能源需求由再生能源供應,其餘則由核能供應。盧胡特說,印尼也在研究儲能與氫燃料電池的技術運用。

印尼這次提交的長期策略中,列出三條減碳路徑,其中最具野心的是「符合《巴黎協定》的低碳情境」(low carbon scenario compatible with the Paris Agreement),也就是要在2030年達排放峰值,以及在2060年或更早,達成溫室氣體淨零排放目標。然而儘管在這個情境之下,燃煤的使用仍至少會持續成長至2050年。


就算是在最有企圖心的減排路徑下,印尼的燃煤使用仍至少會持續成長至2050年。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雖然此情境下的再生能源發電佔比將會在2050年達43%,但燃煤仍將貢獻38%的電力,以因應不斷成長的電力需求。而為了要讓燃煤電廠達到「零碳排」,印尼政府宣稱將為76%的燃煤電廠裝配碳捕捉技術。

專家則質疑這項技術的成本有效性。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分析顯示,比起直接用再生能源發電,燃煤加上碳捕捉技術的花費更高。

美國能源經濟與金融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Energy Economics and Financial Analysis)在雅加達的分析師Putra Adhiguna,告訴媒體《氣候之家(Climate Home News)》,印尼的這項計畫「成功機率很低」。

溫室氣體排放源 森林砍伐佔最多

《氣候之家》指出,雖然印尼在能源相關的碳排量持續成長,但是為了油棕與木材造林而採取的皆伐,其實才是印尼最大溫室氣體排放源。2016年,印尼因為土地利用變更的原因,在世界最大碳排放國位居第五。雖然印尼在2020年的森林砍伐量已經達10年來最低,但Tjokorda Nirarta Samadhi說,印尼還需要再加強行動,以應對氣候危機。


為了種植油棕與木材造林而採取的皆伐,是印尼最大溫室氣體排放源。圖片來源:Hayden(CC BY 2.0)

在這次的氣候目標中,印尼承諾要復育1400萬公頃已退化的土地(包含泥炭地),相當於孟加拉的面積。

世界資源研究所也建議,「印尼應該要在11月的COP26(第26屆締約方大會)之前,出面承諾將停止投資新的燃煤電廠,以及在2030年之前做到森林零砍伐(zero deforestation),並搭配確實的森林復育工作。」

印尼低碳發展中心(Low Carbon Development Indonesia)專員兼Sintesa集團執行長Shinta Widjaja Kamdani說,「印尼是自然資本非常豐富的國家,因此在零碳經濟轉型上,有絕佳機會成為全球領袖。越是宏觀的的國家氣候行動,越有可能增強印尼的競爭力、吸引更多投資,並且能夠支持國家自COVID-19與經濟危機的打擊中,重新復甦。」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黃鈺婷

環境資訊中心英文編譯,目前主要負責東南亞環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