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的痛 你不知道 我們從圈養動物身上得到什麼? | 環境資訊中心

牠的痛 你不知道 我們從圈養動物身上得到什麼?

2021年10月04日
公視記者 呂培苓 賴冠丞

吃吃喝喝,然後玩玩,看看動物,這是台灣許多休閒農場行之多年的經營模式,也很受民眾歡迎。但這是親近動物、認識動物的好方法嗎?


吃吃喝喝,玩玩,看看動物,這是台灣許多休閒農場行之多年的經營模式,也很受民眾歡迎。

2021年8月,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SPCA)接到民眾通報,桃園春天休閒農場有小馬疑似受到虐待,並拍下照片。「8月8號當天拍到這隻,網路上瘋傳的這匹小馬,其實現場看起來 以為馬已經死了,其實牠就是一息尚存。」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研究倡議部門主任陳庭毓說。

春天農場的那匹小馬

8月11號,SPCA工作人員到了春天農場,看到桃園市動保處要把小馬帶到別處安置。「現場看到真的非常痛心,因為這匹馬其實已經很難站穩,他們卻用非常粗暴的方式,硬是把牠從馬廄拉出來,之外呢,大家可以看到畫面左邊,是小馬的媽媽。」陳庭毓說,「國際上有些標準做法,如果要運送幼馬,應該是跟母馬一起運送,因為牠們的關係是很緊密的,不應該拆散,反而會造成牠更大的緊迫。」運送車上沒有軟墊等設施,陳庭毓認為,運送過程的碰撞,對小馬也會造成傷害。

這匹小馬在運走後三天死亡。


2021年8月,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接到民眾通報,桃園春天休閒農場有小馬疑似受到虐待。

民眾在8月8號還拍下了一匹棕色幼馬,也很瘦,動作遲緩,這匹小馬在10號死亡。另外還有棕黑色的馬,瘦到肋骨和髖骨,清晰可見,「這匹後來經過救援,帶到新的場所去,甚至需要用腹帶把牠綁住,牠才能站立。」陳庭毓說。

農委會畜牧處動保科科長鄭祝菁表示,「動保法第5條明文規定,飼主要提供飲食、適當的空間、光罩、溫度各類的,並且提供牠醫療,這在動保法母法裡,就有要求。所以當有不當案件出來的時候,動保法第5條罰則,都是適用的。」


桃園地檢署將於10月25日開庭,了解兩批小馬的死亡原因。

桃園春天農場被桃園市政府裁定,罰款10萬元。不過這不是根據動保法第5條,飼主的責任規範,而是根據動保法第26條,未經許可展演動物。對於這個裁罰,春天農場已經向桃園市政府提出訴願,認為馬匹只是寄養在農場,馬主才應該負責。至於兩匹小馬死亡的部分,桃園地檢署將於10月25日開庭,了解小馬的死亡原因。

淨園休閒農場的鸚鵡、紅雀、羊駝…還有長臂猿

8月分同樣依據動保法第26條,未經許可展演動物而開罰的,還有高雄淨園休閒農場 。

吃吃喝喝,然後玩玩,看看動物,這是台灣許多休閒農場行之多年的經營模式,也很受民眾歡迎。2016年2月「動物展演管理辦法」公布,各縣市政府因為有許多既存展演場所,大多輔導改善,最終希望能依照管理辦法登記營業。


2016年2月「動物展演管理辦法」公布,各縣市政府因為有許多既存展演場所,大多輔導改善,最終希望能依照管理辦法登記營業。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SPCA)因此參加了一年半的高雄淨園輔導工作,SPCA創辦人也是執行長姜怡如表示,「所以我們才會說,我們給淨園非常非常多時間,而且是合情合理的去要求。但是這段時間,我們其實訪查了六次,每次複查都有很多項目沒有完成。查核之前我們都會私下去看,因為查核都是事先通知業者,看到的可能不是真實的一面。」

姜怡如指出「淨園飼養鸚鵡的方式,就是24小時把鳥鏈在鐵桿上面,也沒有放風機會,晚上休園的時候,是直接把鐵桿移到後場。」此外,紅鶴也患了禽掌炎,「像這個水池底下沒有鋪一些,例如海砂,或是比較軟性質的材質,長期動物就會一直摩擦不適合的地面,造成嚴重的禽掌炎。」

姜怡如說明幻燈片中,淨園也有一隻骨瘦如柴的羊駝,「其實已經死亡了,我們拍攝的時候,就是發現這隻動物奄奄一息。所以馬上通報動保處,也是因為動保處介入,業者才去找獸醫來診斷。」還有兩隻長臂猿被關在小籠子裡,牠們原本因為屏東飼主的不當飼養被轉來淨園。可是,「大家可以想像嗎?兩隻保育類動物被關在這個小鐵籠裡長達一年半,完全沒有任何豐富化的設施。」

Xpark水族館的斑海豹 是否出現刻板行為?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SPCA)也對合法登記營業的桃園Xpark水族館,裡面的斑海豹生活環境提出質疑,認為海豹可能已經出現循環式游法的刻板行為。他們把海豹的活動拍成影片,與海豹水池的結構一起傳給國外專家。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認為,Xpark水族館裡的斑海豹可能已出現循環式游法的刻板行為。

美國善待動物基金會(PETA)圈養動物執法部門獸醫督導Dr. Heather Rally表示,「長期暴露在壓力和單調的環境,導致海豹發展出不正常的重複行為,我們稱為刻板行為。在圈養海豹身上,最常見的刻板行為,是循環式游法。動物展現無意識地,重複地在可預測的路線游泳。此外,Xpark的海豹,還必須承受人類不斷出現和製造噪音的威脅,這種情況使動物容易受到長期心理影響。」

不過,農委會動保科科長鄭祝菁提醒,對刻板行為的研判必須謹慎,要由專家來判斷,「圈養的野生動物,牠的狀況還是回到圈養野生動物的個體,牠表現出來各方面的行為樣態,這是很專業的,不是一般人說,我去看牠,看這個動物,然後就可以判斷,所以我們沒辦法直接回答,牠是不是刻板行為,因為它必須被專業判斷。」


國外一些動物組織,對陸域和水族動物所需要的營養、空間大小、空氣與水質等,都有量化建議標準。

專業的判斷與照顧,正是動物展演管理辦法的重要性。這個辦法要求展演場所登記合法營業,並且有獸醫師以及專業技師的監看。然而動物這麼多種,如何照顧到每種動物的需求?在國外,歐洲動物園與水族館組織(EAZA)、全球動物保護聯合會(GFAS)等動物組織,對於陸域和水族動物所需要的營養、空間大小、空氣與水質標準等等,都有量化建議標準。台灣是不是也要建立一套飼養建議,讓展演場所與執法單位有所依據?

「一定會逐步針對多元物種去建立飼養管理的指引」,農委會動保科長鄭祝菁表示,「必須透過先蒐集國際資訊,再回到台灣,去設計出一套符合台灣運作的管理指南,未來不管是地方政府的執法者,還是現場飼養的管理者,都會做一個依循。」

而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以動物的五大自由,或許可以作為評估動物福利的標準:

如果按照這個標準,所有動物都不應該被圈養,包括動物園。所以,人類對展演動物的需求到底是什麼?想清楚這個癥結點,對於圈養非經濟動物的爭議,才能達到共識。而對既存的圈養展演動物,存著對生命的尊重,來了解動物的需求。畢竟,動物不會說話,牠的痛,身體與心理,人類很難懂得。

※本文轉載自 公視《我們的島》節目—【牠的痛 你不知道】

10/04(一) 22:00首播
10/09(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