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示警 集約化養殖是「疾病儲存庫」 正孵化下一波傳染病大流行 | 環境資訊中心

科學家示警 集約化養殖是「疾病儲存庫」 正孵化下一波傳染病大流行

2021年10月21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去年12月,俄羅斯南部阿斯特拉罕市附近一個大型農場的10.1萬隻雞開始染病並死亡。俄羅斯國家研究中心測試結果顯示是H5N8致命禽流感病毒爆發。幾天之內,弗拉基米爾工廠的90萬隻禽鳥被緊急撲殺以防止擴散。

禽流感是世界上另一種持續流行的傳染病,近年來在近50個國家/地區的數千隻雞、鴨和火雞群中肆虐,H5N8只是其中一種病毒株,沒有停止的跡象。但阿斯特拉罕爆發特別的是,農場的150名工人中,有五名女性和兩名男性也感染了,只是症狀相當輕微。這是首次知道H5N8會從鳥類傳染給人類。

去年12月,俄羅斯南部爆發H5N8致命禽流感病毒,造成10萬1,000隻雞開始染病並死亡。圖為示意圖。圖片來源:Matthew T Rader/維基百科(CC BY-SA 4.0)
去年12月,俄羅斯南部爆發H5N8致命禽流感病毒,造成10.1萬隻雞開始染病並死亡。圖為示意圖。圖片來源:Matthew T Rader/維基百科(CC BY-SA 4.0)

全球已知八種可傳人禽流感病毒 皆足以致命

世界衛生組織(WHO)已收到警訊,但同時也是COVID-19大流行的高峰期,即使俄羅斯聯邦首席消費者顧問波波娃(Anna Popova)在電視上警告,H5N8有可能很快進入人際傳播,應立即開始開發疫苗,並沒有得到太多重視。

全球的注意力都集中在COVID-19的起源上,無論是來自大自然界或來自實驗室,但現在有八種甚至更多禽流感變異株,全都能夠感染和殺死人類,而且可能比COVID-19更嚴重,全世界的工業化農場經常都在爆發,政府卻幾乎沒有注意到。

2021年沒有關於人類感染H5N8的進一步報告,但上週在中國,另一種稱為H5N6的禽流感自2014年首次發現以來已感染了48人。大多數病例與養殖工作人員相關,最近幾週出現病例激增,超過一半的感染者已經死亡,這表示H5N6正在加速變異、非常危險。

WHO和中國病毒學家已呼籲各國政府提高警覺。「人際傳播的可能性很低,但迫切需要在中國受影響地區和附近地區更廣泛的監測,以了解風險和人際傳播增加情況。」WHO太平洋區域發言人表示。

本月稍早,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在最近的兩起H5N6病例中發現了多個突變。CDC主任高福和山東第一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史偉峰說,H5N6病毒的傳播現在對家禽業和人類健康構成「嚴重威脅」,「AIVs(禽流感病毒)的人畜共通傳播潛力需要提高警覺持續監測,以避免災難進一步擴大。」

野生動物和人類感染間的「流行病學橋樑」

WHO懷疑,COVID-19與東南亞許多幾乎不受監管的野生動物農場的集約化養殖有關,但沒有確切證據。過去30年幾場重大疫情,包括荷蘭的Q熱和高致病性禽流感的爆發,都與集約化畜牧業有關。


聯合國機構、學者和流行病學家意識到,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出現與日益集約化的家禽養殖之間的關聯。圖為示意圖。圖片來源:ArtHouse Studio/Pexels

政府和每年1500億英鎊的家禽和畜牧業強調,集約化農業通常很安全,對於為快速增長的人口提供蛋白質至關重要,但科學證據顯示,壓力、擁擠的飼養條件助長了許多傳染病的出現和傳播,成為野生動物和人類感染之間的「流行病學橋樑」。

聯合國機構、學者和流行病學家意識到,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出現與日益集約化的家禽養殖之間的關聯。

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的說法,禽流感病毒正在演變成一個龐大的、多樣化的病毒基因庫,「單一養殖活動涉及大量飼養高飼料轉化率、基因相同的動物,若有一種新的超強毒性病原體,將在羊群或牛群中迅速傳播。」

政府和產業界經常指責野生鳥類在遷徙路線上傳播禽流感,但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集約化農場才是培養新致命病毒的「煉蠱場」。

集約化養殖導致「自己的傳染病自己煉」

「指責候鳥顯然不再站得住腳,」美國病毒學家華萊士(Rob Wallace)說,他認為新出現的流感病毒正在適應工業化家禽生產。 「流感對工業化養殖牲畜和家禽的滲透非常徹底,把這些農場變成了疾病儲存庫,」他說,「可說是自己的傳染病自己煉。」

華萊士說,地球上隨時都養殖著超過200億隻雞和近7億頭豬,新的流感病毒株和變種出現並傳播給人類的可能性很高。

巴斯大學生物學家謝博德(Sam Sheppard)同意華萊士的論點,他說過度使用抗生素、過度擁擠和動物之間的遺傳相似性,為許多細菌、病毒和其他病原體融合、變異、傳播然後感染人類提供了理想的條件。

謝博德研究把動物關在一起,如何引發曲狀桿菌等常見病菌的遺傳變化。曲狀桿菌現在在家禽、豬和牛中很普遍。「這種病菌最早出現在20世紀,恰逢養殖牛隻數量大幅增加。由於過度使用藥物,這些病菌現在對抗生素具有抗藥性。」他說。


工業化下集約化養殖的出現,成為疾病的溫床。圖為示意圖。圖片來源:Barbara Barbosa/Pexels

不只是家禽和豬,駱駝的Mers、水貂養殖場的冠狀病毒和牛的BSE等呼吸道疾病的出現顯示,任何動物的集約化養殖都會增加感染的風險。

專家指出人類疾病史三個時代

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流行病學家吉爾伯特(Marius Gilbert)和其他學者已證實,禽流感與家禽養殖的快速集約化養殖有關,並使得禽流感病毒變得更加危險。

公共衛生專家長期以來一直警告工業化畜牧業的危險性,但COVID-19爆發後,現代大流行的各種成本和代價才被注意到,《禽流感:我們自己孵化的病毒(Bird Flu: A Virus of Our Own Hatching,暫譯)》一書的作者、醫學博士和歷史學家葛雷格(Michael Greger)說。

葛雷格認為人類疾病經歷了三個時代:第一個時期,大約1萬年前,人們開始馴養動物並感染了牠們的疾病,如麻疹和水痘;接著在18和19世紀,工業革命導致糖尿病、肥胖症、心臟病和癌症的流行;而現在,由於農業集約化導致人畜共通或動物傳播疾病,如禽流感、沙門氏菌、Mers、Nipah和COVID-19。

下一次大流行

「從演化的角度來看,在高壓、擁擠、封閉、完全不自然的條件下飼養家禽、牛和豬可能是1萬年來人類與動物關係最深刻的變化,」葛雷格說,「我們看到新的禽流感病毒史無前例的爆發,這是歷史上最危險的傳染病,很有可能比COVID-19更嚴重。」

吉爾伯特說,不僅僅是工業化養殖導致危險的禽流感,人類也正在更廣泛地改變環境。「在野生鳥類中傳播的大多數病毒的危險性都很低,只會造成輕微的影響。但是它們不時進入家禽系統演化,這跟飼養動物的條件有關。我們已經觀察到低毒性病毒在農場中變得愈來愈致病。」

他說,這可能會形成一個惡性循環,病毒在農場發生變異,然後溢出到野生鳥類族群中,透過遷徙途徑進一步傳播,「每次人們被感染時,病毒都可能變得更危險或更容易傳播。」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