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26系列】罷工、高房價、疏離感,格拉斯哥會議贏了面子、卻輸了裡子 | 環境資訊中心

【COP26系列】罷工、高房價、疏離感,格拉斯哥會議贏了面子、卻輸了裡子

2021年11月12日
文: 趙偉婷(台達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寫手)
在全球關注下,英國政府大張旗鼓地舉辦COP26,外表看來眾星雲集、光鮮亮麗,可惜因疏於照顧勞工、高房價惹議、更忘了該藉此親近市民,往後檢討起來,真可謂贏了面子、卻輸了裡子。
攝影:高宜凡
攝影:高宜凡

10月31日開始起為期兩週,萬眾矚目的COP26在蘇格蘭的格拉斯哥盛大登場,截至目前,現場匯聚了英國王儲查爾斯、美國總統拜登、法國總統馬克宏、印度總理莫迪、美國前總統歐巴馬等上百位國家級領導者,還有近3萬名與會者。

一如往常,氣候會議的場內談判進程依舊緩慢,各國在資金籌備、責任歸屬及市場機制等細節僵持不下。稍微不同的是,這次COP26場外的各種談判與斡旋,也在火熱上演中。

趁機罷工 國際會議成工會談判籌碼

按照往例,舉辦國際盛事有提升國家(或城市)形象、刺激地方經濟、吸引鎂光燈等連帶效果,但反過來說,這也能變成特定團體的談判籌碼。

比方,2019年原訂於智利首都聖地牙哥舉辦的COP25,當地公民團體便藉此機會上街抗議,希望給政府部門更大壓力,沒想到總統皮涅拉(Miguel Juan Sebastián Piñera Echenique)不但不接受談判,反而以國家安全為由實施宵禁,最後直接取消兩場國際會議(另一為G20高峰會),沒人是贏家。

蘇格蘭鐵路原本醞釀罷工,幸好在COP26開幕前達成協議。攝影:高宜凡
蘇格蘭鐵路原本醞釀罷工,幸好在COP26開幕前達成協議。攝影:高宜凡

而就在COP26開幕前夕,先是蘇格蘭鐵路(ScotRail)預告罷工,要求雇主提高薪酬,由於數萬名與會者將開跋前往,加上城内旅館數量不足,不少人都住在格拉斯哥外圍郊區、甚至遠及一小時車程的愛丁堡,一旦失去鐵路支援,勢必引發通勤災難與大量抱怨,所幸政府在最後關頭跟工會達成協議,才確保了這陣子的交通狀況。

緊接著來的,是當地清潔工的罷工風波。

自疫情爆發以來,清潔人員的工作量隨之大增,必須進行廢棄物處理跟消毒等高風險任務。COP26揭幕前,市府要求加強打掃街道,卻沒提高待遇,自然引起不滿。直到目前,清潔人員的勞動協議仍未談妥,所以在不少角落都看得到垃圾桶滿溢的畫面。

在兩性平權團體工作的 市民Christie批評,政府在大會前做了很多形象工程,如打掃街區、種了一堆樹、還在車站裝椅子,有意打造環境友善的城市形象,「但格拉斯哥本來就是個髒亂的城市,這種作法只會讓人覺得很假。」

在格拉斯哥市區,不時撞見缽盆滿溢的垃圾桶。攝影:趙偉婷
在格拉斯哥市區,不時撞見缽盆滿溢的垃圾桶。攝影:趙偉婷

房租漲翻天,當地民眾成最近的局外人

還沒完,住宿問題更是本屆一大爭議 !

短短兩週的COP26,格拉斯哥境內住宿行情如同獅子大開口,每晚房價高出原本好幾倍,不但引來各國訪客怨聲載道,許多人還用騙錢、飆淚、坑殺等字眼形容。

由於房價實在太高,導致許多發展中國家必須刪減出席人數。當地媒體《蘇格蘭人》(The Scotsman)直接點名,高房價的始作俑者是MCI Group,該集團壟斷了會議期間的訂房服務,並藉機收取高額手續費。

即便如此,依舊無法阻止從各地湧入的環保團體與抗議群眾。為參與這場昂貴盛會,很多人乾脆自帶帳篷、在公園紮營。幾天後,一項名為Baile Hoose的行動佔領了格拉斯哥流浪者收容所,提供環保團體入住及免費食物。

為抗議高房價剝削,有環保人士發起Baile Hoose占領行動。圖片來源:推特
為抗議高房價剝削,有環保人士發起Baile Hoose占領行動。圖片來源:推特

最諷刺的是,近年氣候治理無不強調在地參與,但COP26為迎接大批層峰人士,整個會場被重重警力包圍,少有當地人的參與空間。

一般來說,氣候會議分成兩大區域 : 藍區跟綠區,藍區限定各國談判代表跟聯合國行政人員、專家、媒體等,綠區則開放給一般民眾,但這次COP26因顧慮疫情,大幅限縮了綠區參與人數。

住家離會場步行不到10分鐘的Anna,向來對環境議題十分關心,但她無奈表示:「我們知道要辦COP26,但完全沒跟我們講可如何參與,好像這活動跟當地人無關似的,」室友Paaso也補充:「警察把那片區域都封起來了,元首日的時候,到處都是警察、直升機跟飛行器,我們根本不敢靠近那裡,怕被盤查。」

即將落幕的格拉斯哥氣候會議,引來的批評也不在少數。攝影:高宜凡
即將落幕的格拉斯哥氣候會議,引來的批評也不在少數。攝影:高宜凡

在全球關注下,英國政府大張旗鼓地舉辦COP26,外表看來眾星雲集、光鮮亮麗,可惜因疏於照顧勞工、高房價惹議、更忘了該藉此親近市民,往後檢討起來,真可謂贏了面子、卻輸了裡子。

作者

趙偉婷

趙偉婷(Weiting),一個在法蘭西打滾多年的偽法國人,受高盧文化薰陶,熱愛繪畫、戲劇、美食。誤打誤撞的念到博士班,目前畢業於巴黎政治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