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嚴20年 社運團體:社會仍戒嚴,環境未解放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解嚴20年 社運團體:社會仍戒嚴,環境未解放

2007年07月13日
本報2007年7月13日台北訊,李宛澍報導

潘瀚聲:「解嚴20年,環境未解放」(圖片提供:中華電信工會)台灣政治解嚴20年前夕,台灣綠黨、台權會、民間司改會、樂生保留自救會等社會運動團體,今(13)日在中華電信工會深沉表達:解嚴20年,台灣仍舊是「解嚴的政治,戒嚴的社會」。社運團體並發表聲明表示,社會不應該縱容藍綠互鬥的歹戲拖棚,該考慮如何集結社運力量,對這依然戒嚴的社會進行改革,建構公民社會。

表面民主,骨裡戒嚴

1992年,中華電信抗議員工丟雞蛋,保警以盾牌消極抵抗;2005年5月,中華電信員工以合法程序罷工,而警方製造衝突,粗暴擅捕工會幹部。紀錄片「漫漫長路」裡,呈現出這10多年來中華電信工會反民營化的歷程。中華電信工會理事長張緒中當時進行合法罷工,卻遭警方逮捕、司法訴訟,他以親身經驗指出,政治人物賣弄政治語言,最可怕的是表面民主,骨子裡戒嚴,打壓弱勢。

張緒中表示,台灣政治解嚴20年前夕,政治上藍綠陣營以解嚴為己邀功,然而,促成解嚴的社會運動團體並不認同。

集會遊行法是否保障了人民的言論自由?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林淑雅認為,集會遊行法管制人民言論自由,而非保障人民發言權利。台權會整理因違反集遊法或以妨礙公務為名,遭移送或起訴的社運人士名單(見附表),指出民進黨早期在野時,批判集會遊行法是惡法,但執政後面對修法態度敷衍,與社會運動團體漸行漸遠。

母親生重病、環境未解放

台灣綠黨秘書長潘瀚聲以「解嚴20年,環境未解放」為題,回溯解嚴的時代背景。處於戒嚴的1980年代初期,社會力蓬勃發展,長期工業發展造成的工廠污染、食物中毒,如高銀化工污染、三晃農藥廠事件、李長榮化工事件、多氯聯苯中毒等事件,造成民怨沸騰。1986年12月13日,反杜邦的鹿港人手拿怨字,直衝總統府,此一自力救濟的草根運動促使杜邦撤案。

民怨如一鍋滾燙沸水,1987年解嚴等於揭開鍋蓋宣洩壓力,是避免政府體系崩潰的必然,如今藍綠政黨邀功慶賀,不免可笑。回想解嚴初期,貢寮反核四、後勁反五輕、宜蘭反六輕等一波波環境運動,木棍、盾牌、消防車、鎮暴車驅逐「暴民」的畫面,仍歷歷在目。

潘瀚聲進一步分析,民進黨政府上台後,面對全球經濟束手無策,只能以本土化強調正當性,對財團卑恭屈膝,出賣母親台灣的珍貴資源,以大建設的迷藥衝高經濟成長數字,較戒嚴時代國民黨政府變本加厲。

台灣電力公司計畫在彰濱工業區設置火力發電廠,在環評會初審否決後,台電主動撤案,傳聞現已悄悄準備重辦環評,待現任環評委員任期屆滿,新任環評委員上任後,重新送件。浪費稅金,重做環評,又操弄環評委員如橡皮圖章。潘翰聲表示,和拿著「怨」字衝總統府的鹿港人一樣,台灣綠黨亦有兩大新怨:母親生重病、環境未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