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青蛙來敲門》夢土難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當青蛙來敲門》夢土難尋

2006年02月03日
執筆:張翰元;策劃:永和社區大學/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

【編者前言】
配合「二月與溼地熱戀」活動,本報即日起與接下來的每週一,節錄《當青蛙來敲門─新店溪左岸的溼地故事》部分內容刊載,本書講述一群充滿傻勁、從沒拿過鋤頭的社區大學學員,在寸土寸金的台北縣永和市河岸地,用人工與自然對話的方式,完成「構築濕地」的夢想。希望這一系列內容,能燃起讀者對溼地的熱情,歡迎共襄盛舉,與我們一同「與溼地熱戀」。


社大在生態理論方面的課程和社團從不欠缺,但學員卻一直沒有機會進行實質的棲地保育行動。透過溼地的實作和維護,不但可以讓學員們接觸體驗活生生的自然教材,印證課堂上所學的理論知識,我個人覺得很重要的一點是:藉由社區的界面使人與土地之間產生互動和聯結,從而落實棲地保育的理念。對我們來說,學員花心力照顧社區裡的一片小溼地,比捐錢給國家公園復育一條櫻花鉤吻鮭要有意義多了。

接下來的事情便是有什麼地方可以動工?辦公室方面於是積極地與河濱地區的管理單位接洽。但是一次又一次的公文往返,我們的實習場地卻遲遲沒有著落。原本以為單純的公有土地申請作為實習場地,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不料卻屢屢遭到公部門的規避、推諉、限制或駁回。我們這才發現原來我們的河濱地帶管理機關眾多,彼此之間卻又毫無溝通與整合的機制。

幾個月內,我們接觸過的機關包括永和市公所水利與衛生下水道局、經濟部水利署第十河川支局、河川高灘地維護管理所……等等。這些機關的位階從中央到地方都有,對我們的提案卻似乎沒有人能夠作主。或許是因為這種事情沒有先例,一般人(特別是多數的公務人員)對於陌生的事物難免會有顧忌。再說公務機關裡普遍存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消極文化,除非我們運氣好,否則只怕無人願意主動承辦此案。

上述幾個機關裡,對我們最支持的就屬「經濟部水利署第十河川支局」了,不過是「精神上的支持」。那時我們一行人特別鄭重地登門拜會,他們聽完之後我們的構想後很客氣地解釋:雖然他們確實是該段河川地的上層主管機關,但事實上並沒有實際執行的權責。所以在政策上他們同意未來朝向這樣的目標努力,但對於我們的現實需求恐怕愛莫能助。

台灣的河濱公園千篇一律是人工化的廣場和草皮至於最不支持我們理念的則是「台北縣河川高灘地維護管理所」。那天潘潘接到了一通電話,對方表示已經收到提案,要約時間到現地「會勘」。我們以為終於有眉目了,急忙驅車赴約。等了許久方見幾位小姐穿著高跟鞋姍姍來遲,還未多談即表明「這裡不可能做什麼水池」。我想她們大概不理解我們要做的,隨手指著地上一灘淺淺的積水說:「很自然的生態池…其實外觀就跟這片積水差不多。」誰知她們的反應竟是:「這種積水我們都不能讓它出現在這裡的。」我這時才明白,原來我們的高灘地管理單位所奉行的準則,是要把自然的河灘地致力改造成人工化的草皮公園,連雨後的臨時性積水都不能夠出現了,遑論「溼地」。

沒有辦法多作溝通,那次的「會勘」很快地結束了,大概她們也還有別的行程吧。離去時我對文賢老師說:「在高灘地上,有什麼比出現一片積水更合理的呢?」他無奈地笑笑,沒有多說什麼。

* * * * * * * * * *

與公務機關的接觸四處碰壁,我們每每燃起的熱情一再被澆熄。漸漸的大家對公部門不再懷抱希望,潘潘也把努力的重心轉向私有地。或許,社大就有學員願意提供家裡的一塊田地,讓我們大家一起來耕耘。

「走向溼地」課程依舊按表進行,學期當中的某一天,潘潘那兒竟真的傳來了捷報:「地有著落了!」 (待續)

本文節錄自左岸文化出版之《當青蛙來敲門─新店溪左岸的溼地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