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開跑:《昆蟲偵探──熊蜂探長的華麗推理》 | 環境資訊中心

連載開跑:《昆蟲偵探──熊蜂探長的華麗推理》

2007年10月26日
作者:鳥飼否宇;譯者:張東君

推薦序:值得一讀再讀的昆蟲推理小說
◎朱耀沂(台大昆蟲系名譽教授)

這雖是以昆蟲擬人的偵探故事,但並非普通的推理小說,而可視為一本進入昆蟲生態、行為世界的導遊書。例如第一篇〈蝴蝶殺蛾事件〉,就是藉由毛翅夜蛾的生態習性所發展出的懸疑故事,這看來誇張而戲劇性的情節,反映自然世界真實的一幕。關於擬態奏效的因子與條件,在第五篇〈活蟲之死〉還有更詳盡且生動的介紹。第二篇〈哲學蟲的密室〉中提到的糞金龜雄蟲為了求歡交尾的贈禮行為,不僅法布爾《昆蟲記》中沒有提到,在一般科普書籍中也是很少見的。又,第四篇〈吸血之池〉深入淺出地介紹了各種水棲昆蟲的捕食行為,並勾勒出雄性田鼈「苦命」的生活。

諸如此類有關昆蟲行為的介紹,透過作者巧妙的情節設計及活潑有趣的筆觸,一一呈現在讀者眼前,讓讀者在享受推理之樂的同時,也瞥見昆蟲世界裡的些許奧祕,感受到大自然裡生生不息的契機。作者之用心,令人感佩,他兼具推理文學文采及生物專業知識的功力,也著實令人驚豔。

前言
——這是在我所知道的範圍內,最不可思議的事件,大概也是全世界很難再找到其他例子的不可能犯罪吧。《占星術殺人魔法》島田莊司

「日本家蠊」
Periplaneta japonica Karny
20~30mm,日本原生種蟑螂。著名的衛生害蟲,原本廣泛分布於日本東北以南,近年來受到外國產的大型黑褐家蠊 驅逐,棲息蟑螂,古稱蜚蠊。範圍日益縮小。雜食性,除了侵入住家的廚房,野外的雜木林裡也找得到牠們的蹤跡。雄性的翅膀很長,雌性的翅膀比腹端短。

一覺醒來,葉古小吉 變成了蟑螂。

這個起頭和一本小說的故事內容很像,是出生布拉格的東歐作家法朗茲卡夫卡 於二十世紀初發表的魔幻寫實小說傑作《Die Verwandlung》,日文譯名為《變身》 。

雖然沒有正式統計過,但這本小說應該在夏天比較熱門吧,許多青少年會挑來寫暑假作業的讀書心得,因為它通常是指定閱讀書單中最薄的一本。大家都以為這種厚度大概一天就可以看完,所以要等到窗外寒蟬 開始叫的時候 ,才會漫不經心翻開書,然後目瞪口呆地傻在那裡。

雖然也是沒有經過統計,不過從這裡開始,讀者的行為模式大致可以分為兩類。大多數青少年會在看到一半時把書丟掉,抱頭哀嘆:「這是什麼鬼!」但也有一部分怪胎會把書讀完,然後有生以來,首次接觸人類存在主義究竟為何的哲學命題,開始體會那種無法言喻的焦慮。

葉古小吉也是在高一的暑假第一次拿起這本書。雖然到這裡為止他都跟其他高中生沒什麼兩樣,但是讀完後的反應卻相當獨特。他打從心底發出「好羨慕葛列格薩姆薩 喔,我也好想變成蟲喔」的感動,並把這種心情直接寫在讀書心得上交給老師。當然,老師看到以後有點受不了,但是因為這位老師很尊重學生的個性發展,所以並沒有嘲笑或貶抑小吉的讀書心得,反而還在全班同學面前大為稱讚其中的獨到觀點。這是小吉自小學以來,總是坐在教室角落、受到忽視的生涯中,最高也最閃亮的一瞬間。

由於小吉是個無可救藥的昆蟲迷,所以看到自己變成蟲的外貌也沒有太過驚訝,反倒因為達成長久以來的希望而興奮得全身顫抖呢。小吉生平最尊敬的人是亨利法布爾,最欣賞的漫畫家是手塚治蟲,最崇拜的英雄則是假面超人 。廣受人們歡迎的鍬形蟲、蝴蝶或蜻蜓等就不用說了,即便台灣食蝸步行蟲 或黃足蟻蛉 ,小吉也來者不拒;就連幾乎所有人都嫌棄、看了就討厭、人人喊打的白蟻、蒼蠅或蛾,也都是他寵愛的對象。

這樣的小吉變身後,成為雄性的日本家蠊成蟲,體長二十九公釐,擁有敏捷腳力及隨心所欲的飛翔能力,常讓人類非常畏懼而想與之戰鬥。「真可惜沒能變成黑褐家蠊 ,否則我會更有分量、更帥氣的說。」雖然小吉稍稍有些不滿,但是能夠了解他這種心情的人,應該少之又少吧。

變身的喜悅告一段落,小吉開始檢討自己變成蟑螂的原因。「是不是因為我總是被大家忽視,所以才變成蟲呢?」雖然這個自我分析非常幼稚,但答案居然正確呢。

只是因為父母親拜拜抽籤抽到小吉,就直接用籤條上印的文字替他命名。小吉的人生就如同占卜的結果,只有很少很少的福氣。那麼還不如乾脆來個「大凶」算了,搞不好反而能夠成為大人物呢。

小吉的個子不高也不矮,不胖也不瘦,長相再平常不過,就像把平均日本人的臉部零件組合在一起一樣。如果小吉有天做壞事--假設他有那個膽子的話,那麼就算有目擊者能讓警察拼湊出嫌犯的長相,這張畫有通緝犯的畫像大概也完全派不上用場吧!不過這實在是想太多了。小吉既沒勇氣也沒有本領,根本不可能做出任何會讓警方通緝的事。

無論如何,小吉就是很不起眼、不醒目。到這個世間三十多年來,除了前述的讀書心得插曲,他從不曾在人前受到注目。在學校的成績總是中下,運動會時競走項目的順位永遠是六個人當中的第五名,在三流大學的經濟學部取得剛剛好能夠畢業的學分,然後成為三流企業裡沒錢也沒閒的上班族,就這樣浪費著每一天。不會喝酒也沒有跟人聊天的本領的他,當然也不會有任何女性對他有興趣。他就像夜晚的烏鴉,不,應該說暗夜中的蟑螂,是個完全不受注意的男性。

不論在公司或社會中總是被忽略、不被理睬,但即便是這樣,小吉也有他個人的堅持。其中之一,是在僅有的休假日,從早到晚去採集昆蟲;另外一項,則是不停地閱讀本格推理小說。

熟讀解謎、偵探、猜犯人等等的這類推理小說,使小吉變成了「書蛀蟲」。在把自己融入虛構的名偵探角色時,能讓他忘卻現實世界中的不如意。

小吉其實也蠻想和其他人分享自己的興趣,但是因為與生俱來的溝通能力實在太差,所以沒有一次成功過。昆蟲與偵探。對一般人來說,這樣的興趣實在太過冷門。雖然小吉總是抱著總有一天要給大家--特別是那些總以看到噁心蟲蟲般的視線看他的女性--一點顏色瞧瞧的想法,但他仍然很徹底地持續被大家忽視。

大概因為實在太不中用了吧,所以故事之神同情他,讓他變身成蟑螂,並且還要在以下的故事中扮演重要角色。

因此,在接下來的故事中,葉古小吉就以蟑螂的外形擔任偵探社助手而活躍萬分。「為什麼」是不能問的問題。這是故事之神的安排,不容他人置喙。

只不過在這裡,還是有必要先把前提講清楚。要是故事很貿然開始,而讓大家搞不清楚狀況,就很傷腦筋了。

不只是葉古小吉而已,即將在故事裡登場的人物幾乎全部都是昆蟲。理所當然地,昆蟲們會說話,並很放肆地支配這個世界。所以諸如「昆蟲會說話嗎?而且還是講日文耶?」這般不識趣的問題,就請自我節制不要問喔。

此外,故事會遵循偵探小說的規則來作敘述,也因此故事的走向就是以委託蟲帶來謎團、偵探根據邏輯推理解決問題為主軸。雖說如此,但因為舞臺是昆蟲界,所以適用的也是昆蟲界的邏輯。這個部分,就請大家諒解。

那麼就讓我介紹一下幾位主角吧。首先是葉古小吉,在昆蟲界被稱為佩利普拉葉古 。他好像已經對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有了自覺,慢吞吞地開始自我介紹。

「俺是在熊蜂偵探事務所擔任助手的佩利普拉葉古。皇天不負苦心人,長久以來的夢想總算實現,讓我變成一隻蟑螂,並且幫忙偵辦事件,請大家多多指教。
什麼?你問我為什麼會當偵探的助手嗎?由於俺是蟑螂,觸角很靈敏,所以在故事裡就把我設定成很會刺探事件的內幕。另外逃之夭夭的速度極快,也對我這個角色極有幫助呢。

既然難得站上舞臺,要是能被提拔當主角不是更好嗎?不不,俺怎麼承當得起。雖然自己這樣說也是很奇怪,不過俺在人類世界中原本也是極為不醒目的人物,所以完全不可能撐得起主角的重責大任。光把這回的助手角色--也就是華生--扮演好,對俺來說就已經很吃力了呢。俺真是得感謝故事之神對我的考量呢,真的。
啊,才在這裡閒聊幾句,俺的老板就來了。這是咱們熊蜂偵探事務所的所長,屬於熊蜂的名偵探希羅科巴κ氏。」

熊蜂熊蜂希羅科巴κ氏搖晃著巨大的身體登場了。一講到巨無霸偵探,大家可能就會連想到基甸.菲爾博士 或是尼洛‧伍爾夫 吧!不過希羅科巴κ氏的高傲態度及堂皇外表,可一點也不輸給牠們。「佩利普拉,不要以為你叫油蟲 ,就可以成天在事務所裡油腔滑調哈啦扯蛋!混蛋!有那種頂嘴的時間,就把事務所給打掃乾淨呀!吭?什麼?現在要自我介紹?你是不會早點說喔?

嗯哼,給您見笑了,我是本熊蜂偵探事務所的所長--希羅科巴κ

「我的字典裡沒有『不可能』這幾個字」是我的座右銘,最擅長解開充滿謎團的錯綜複雜案件。不論密室事件,戳破不在場證明,或解開不可能的犯罪等,都可以包在我身上。自稱昆蟲界金田一耕助 或御手洗潔 的我,一定可以快刀斬亂麻似地,將事件糾結纏的蛛絲馬跡給一刀兩斷,解決給您看喔。

什麼?你問我有沒有調查蟲的品性,或是尋找失蹤蟲口?那種枯燥無味又不有趣的搜查,交給警察就好了啦。唉呀呀,說著說著,那個白癡警察就來了」

「喔,這不是臭瘋偵探及小強豬手嗎,脖子伸得長長的把頭湊在一起,又在商量什麼爛點子呀?不論你們有什麼樣的詭計,我可是一定會揭穿的,你們覺悟吧!」

這隻嘴巴壞到極點的蟲,是日本弓背蟻 刑警--坎波諾達絲 。而且她還是個母的呢!在偵探和刑警之間,過去好像有著某種過節,不管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因緣,我們總有一天會知道吧。無論如何,這個脫線刑警 坎波諾達絲,其實是個扮豬吃老虎的聰明人,所以極需注意。

以上,以三隻蟲為中心所展開的昆蟲推理小說,終於到了開講的時間。請大家盡情的欣賞。(待續)

書名:昆蟲偵探──熊蜂探長的華麗推理
出版:野人文化
作者:鳥飼否宇;譯者:張東君
定價:280元
上市日期:2007年11月5日

《昆蟲偵探──熊蜂探長的華麗推理》

* 本電子報將於下週(10/29~11/2)連載第一話〈蝴蝶殺蛾事件〉精采內容!

◎本文節錄自《昆蟲偵探──熊蜂探長的華麗推理》,不適用網站CC授權,如需轉載請洽野人文化 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