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大滅絕》土地不屬於任何人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森林大滅絕》土地不屬於任何人

2006年02月21日
作者:戴立克.簡申和喬治.德芮芬;譯者:黃道琳

喪失棲地的「活死者」

森林是那麼多物種的棲地;舉例來說,雖然雨林目前只佔全球地表3.5%,它們卻支撐了所有已知生命型態的半數以上。晚近的研究也顯示,森林遭受破壞後,物種滅絕的情況可能會持續一百年之久。……倫敦動物學會的考利修提出警告說:「當我們看到許多物種喪失了棲地而短期內卻未滅絕時,可別因此誤以為天下無事;就長期來看,事實上許多物種勢將無法存活,我們可以視這些為『活死者』。」

覆巢之下,原住民安在?

當我們談到挽救森林時,常常忘了那些以森林為家的人。

原住民也並非過著到處遊蕩,偶而摘食漿果的浪漫式生活。他們與共享土地的動植物之間具有重大而長期的關係。竊取原住民土地並非古老的往事,無論何處,只要是世世代代居住在森林的原住民,他們一定會被威脅、被騷擾、被逮捕、被侵奪、被殺害,……住在阿根廷森林裡的瓜蘭尼族(Guarani)不相信土地可以屬於任何人;人只在土地上度過一生,豈能是土地的擁有者?南美莫康納(Mocona S.A.)林業公司,而這不是一個人,是一個公司,一個法律上的虛擬,卻正在砍伐森林,公司提供74英畝土地給每個社群居住使用。瓜蘭尼族不認為土地可能有任何擁有者,而竟然有人要給他們74英畝屬於公有的土地,這更令他們覺得荒唐──這是他們祖先居住過,他們自己也已經居住著的土地;依照他們的世界觀,這是他們向子女借用的土地。公司則把提供的土地面積提高到500英畝左右,同時繼續砍伐森林。

是誰遭受懲罰?

當蘇利南的沙拉馬克族(Saramake)抗拒中國木材公司在他們土地上砍伐森林時,當局威脅要將他們下獄;在印尼,反對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石油鑽採的人受到軍隊鎮壓;而在美國,警察常用胡椒粉噴霧以及「劇痛擒拿術」對付企圖阻止森林砍伐的人。

有時是當局刻意忽視,以及一再拒絕要求砍伐森林者承擔任何罪過,就這樣,砍伐森林得到了支持。林務執法人員、政客、官僚、警察、法官、商人連結成一個利益勾結的網絡,這些網絡致力於追求本身的利益,而不在於執行社區的林務政策及法令。

【小語錄】有一個最根本的問題要解決,那就是確認森林使用權;我們不知何時認定人類是唯一的森林權擁有者。其實,在人類未出現在地球之前的絕大部分時間,森林全是其他生命的地盤。如今,人類既然享有許多森林中難以計價的功能,卻不好好地維護森林的健康,這是令人不可思議的矛盾。 ——農委會林業試驗所金恆鑣所長  

※本文轉載自新自然主義出版公司《森林大滅絕—全球已減少四分之三的原始林!》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