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綠色革命帶來的啟示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法國綠色革命帶來的啟示

2007年12月21日
作者:王冬瑩(中外對話執行總編);攝影:Rob Welham

法國總統薩科齊已敦促中國堅持走可持續發展之路。法國氣候變化談判大使布利斯‧拉蘭德在接受王冬瑩的採訪中談及法國剛啟動的綠色革命和對中國對抗氣候變化努力的看法。

法國人均溫室氣體排放量比歐洲平均水準要低21%。即便如此,這個國家還在朝著更高的綠色發展目標邁進。法國最近宣佈要在歐盟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中發揮帶頭作用,並表示希望中國能進行一場生態「新政」。王冬瑩採訪法國氣候變化談判大使布利斯•拉蘭德,向他提出關於貿易、能源和低碳經濟的問題。

王冬瑩(以下簡稱王):法國新總統薩科齊10月下旬宣佈了一系列國家環境新政策。這些措施是一個由工會、產業界、NGO、各界代表以及政府5方對話和討論(稱為「格勒奈爾環境論壇」)的結果。法國期望通過這些政策來啟動一場綠色革命,並提高環境資訊的透明度。資訊透明度的加大也是中國等國家在解決日益惡化的環境問題方面需要做出的努力之一。請問,是什麼原因使得法國採用這樣的新辦法來進行政府決策的?

布利斯‧拉蘭德(以下簡稱拉):薩科齊一當選就宣佈把應對氣候變化放在優先地位。為找出最好的方法以落實這個優先性,他希望和主要的利益相關者進行討論,其中包括一位人氣很高的NGO領導人——尼古拉斯‧胡洛特。在總統大選期間,胡洛特曾經向所有候選人遊說。這就是「格勒奈爾環境論壇」的由來。

王:法國正在討論碳成本事宜以及一系列的生態對策,這些是法國氣候變化政策制定中的關鍵原則。您認為這將如何轉變法國的經濟增長方式?在這個轉變中,法國又會面臨什麼挑戰?

:為了降低能源結構中化石燃料的比重,法國已經制定了一整套的政策。我們有80%的電力來自核能,並且設計出高速火車來避免過多的國內航班,另外還生產了小型節能汽車。

我們現在通過措施來重點提高建築物能效、加強城市的公共交通,並擴大可再生能源利用。我們還將修正稅收制度,以鼓勵低碳行動。

王:法國在有機農業方面也雄心勃勃,計畫在2020年把有機農業所占土地面積比例從現在的2%提高到20%。法國2008年下半年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期間,真的能在歐洲推行有機農業的發展嗎?

:法國的農業實力很強,我們相信能夠在不減少產量的前提下實現更加環境友好型的生產方式。同時,歐盟的共同農業政策也在朝著相同的方向前進。

王:您如何理解「零碳經濟」?您認為發展零碳經濟的主要障礙是什麼?

:我們都必須創造零碳經濟。在供應方面,我們應該有很多種不同的解決方案: 既有分散的,也有集中的。氫氣以及類似的氣體或許將是我們主要的能源出路。在需求方面,我們必須找到低碳的生活方式,也就是降低能源強度。

王:法國最近在聯合國呼籲在全世界範圍內進行一場經濟和生態的「新政」。它的具體含義是什麼?

:薩科齊總統認為新政的目標是可持續發展。他認為不應該停留在治理污染的「管末處理」,或逐步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的層次,而是要用環保的方式來徹底改造經濟增長的模式,而這需要強有力的國際合作。

王:薩科齊總統還要求法國的進口品需符合法國的環境標準。(類似這樣的一種國際慣例確實可避免近來一些中國產品召回事件的發生。)在中國,70%的海外投資都投入到製造業,這其中的部分原因應該在於中國環境法規的薄弱。您認為應該採取什麼樣的國際政策來保障一個更加綠色的全球貿易體系?碳標籤是一個選擇嗎?

:(很多企業)到中國發展業務的較主要的原因不是為了逃避環境法規,而是因為中國是一個巨大的市場,同時勞動力成本也低於歐洲。不過公平競爭確實正日益成為一個核心問題,我們必須找到一個辦法來強調和解決它。法國傾向於碳標籤這種方式。

王:2007年10月,歐盟延長了對中國節能燈泡進口的反傾銷關稅期限。歐盟正制定雄心勃勃的節能目標來抗擊氣候變化,在這樣的情況下,它一邊要用貿易壁壘來保護本地區工業生產,一邊又要進口更加綠色的產品,二者之間如何平衡呢?

:對中國銷往歐洲的節能燈泡實施反傾銷關稅,是因為這些燈泡使用了一種稀少(也就是說昂貴的)的材料,而這種材料在中國才有。一方面,中國拒絕向歐洲出售這種材料;另一方面,向歐洲出口的燈泡中並沒有體現這種材料的真正價格。

但是您說得很對,對環保型產品應該實施自由貿易。

王:作為法國前環境部長,您在法國的水和廢物法律的制定和執行上很有建樹。那麼,對於中國如何解決不斷惡化的水短缺和水污染問題,您有什麼建議?

:我認為中國應該建立流域管理制度,使一條河流的所有用水者共聚桌邊(來共同討論這一問題),以保證水得到正確和公平的利用,並在排放前得到處理。

面對水荒,重要的是提高用水效率(滴水多產糧),並且進行水的淨化和再利用。

王:最近薩科齊總統重申法國要發展核能,他說:「有觀點認為,在法國我們不靠核能就可以迎接氣候挑戰,這是幻想。如今我們別無選擇,除非放棄增長。」按照同樣的邏輯,中國是不是應該繼續依靠化石燃料來實現增長呢?中國是不是應該把清潔煤炭技術放在優先地位,而不是發展可再生能源?

:對諸如中國和美國等嚴重依賴煤炭的國家來說,清潔煤炭技術是至關重要的。麻煩之處在於清潔煤炭的成本仍然相當高,而且還處於嘗試性開發階段。儘管還需要花費很多精力,但我認為中國肯定會利用這些技術。

王:中國有望在2010年把整體能效在2005年的水準上提高20%,作為法國的氣候變化談判大使,您如何評價中國在應對氣候變化上的努力?

:我很讚賞中國在對抗氣候變化上的政策和措施。我們氣候談判的重點就是對這些政策的結果進行評估,並且把它們融入到一個國際機制中去。每個人都知道必須降低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濃度。那麼我們都在朝著什麼方向努力呢?必須確立一個共同的目標。

王:通過《京都議定書》的清潔發展機制,中國現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碳信用額提供國,但是在發達國家給中國提供的技術中,最新的技術只占到了很小的一部分。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才能保證清潔發展機制真正得到成功的實施?

:我認為中國的清潔發展機制專案很成功,因為它們確實減少了溫室氣體排放。如果中國能夠允許外國公司也參與清潔發展機制,中國就能受益於更多先進的技術。而現在,只有中國公司才有資格參與這一機制。

布利斯•拉蘭德:法國氣候變化談判大使。現任經合組織可持續發展委員會主席,曾於1988年至1992年擔任法國環境部長。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原發表日期2007年12月4日。

◎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點此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