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老師邱子容 保存板橋最後一條露天河流奮鬥始末 | 環境資訊中心

國中老師邱子容 保存板橋最後一條露天河流奮鬥始末

2008年01月09日
作者:邱子容(大觀國中美術老師)

因為結婚的關係,來到了一個對他從來沒有過興趣的城市──板橋。來到這裡後,擁擠的街區、污濁的空氣、稀少的綠地,每天都要問自己為什麼要因為夫家而待在一個不適合自己的環境居住,每天都在設法如何逃出去。但是因為一條河川,我和這個城市竟然起了革命情感!

熱愛自然溪河的邱子容。圖片來源:邱子容綠色尖兵小檔案

姓名:邱子容
行業:大觀國中美術老師
年紀:32
環境關懷概述:
拯救板橋唯一僅存的露天河流--湳仔溝

雖然我不喜歡板橋,但是因為開始要在板橋任教,我開始閱讀板橋的土地故事,因為我認為我要教導這裡的學生,就必須先認識這裡,才能帶領他們認識自己生長的土地和環境,然後發展出比較有血肉和真實感的教學內容,在這樣的想法之下,我在一次板橋社大辦的研習上,認識了一群人,他們組了一個社團──板橋關懷環境生態社,我原本僅想和他們要一些資料,他們就邀請我參與聚會,讓我得知了一件很令人生氣的事。

板橋的秘密花園──湳仔溝

板橋僅存的露天河流─湳仔溝。圖片來源:邱子容原來板橋除了林家花園以外,他其實有一個很大的特色,這是大多數板橋人都不知道的,就是他本來有豐富的水澤文明。這從板橋這個地名就有一點感覺,回想板橋的學校校名,如:新埔國小、後埔國小、江翠國小、埔墘國小、溪洲國小、沙崙國小等,都是河流沖刷出來的地形名稱。因為他以前到處都是河流,很好灌溉,因此吸引許多人來此耕種,而急速發展,然而漸漸地,因為土地的需要,河川一條條被蓋成陰溝,水澤文明就消失不見了。

幸好,還有存留一條沒有被覆蓋的河流,也是目前唯一的露天河流──湳仔溝。但是,政府竟然要民眾未被告知的狀況下,在其上蓋高架橋;板橋關懷環境生態社知道,是因為他們有認識負責這個案子的人,所以,他們一直討論如何阻止高架橋覆蓋工程。

我得知後也認為這一定要阻止,但是因為自己已經懷孕,因此只是關心,並沒有主動的付諸行動,就這樣,一年過去了,我的老大也出生了,我忙於自己的教學和小孩。

從自然消費者到投身環境守護第一線

學生眼中美麗的湳仔溝。圖片來源:邱子容有一天,我如往常在上班途中經過湳仔溝,竟看到湳仔溝畔一大排非常美麗的小葉欖仁竟然正在被挖掘,突然間,我非常的自責、難過,以為高架橋要開始動工了。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有錯──知道的人卻跟不知道的人一樣沒反應,是默默扼殺這條河流的共犯,更何況,我還是知道這條露天河流特殊價值的老師!我覺得很羞愧,一個在教育現場的人,整天和小朋友談大自然、做環境教育,結果真正遇到需要介入的環境危機,竟如此漠視,好像只是大自然消費者,不是真實關心者,所以,我開始主動積極的去瞭解這件事。

幸好,原來移樹只是在做綠美化工程,事情還有救,我開始和關懷環境社的成員聯絡。而他們,因為原本已經努力到讓經建會的人來做會勘,而中央也認同這樣蓋高架橋是有問題的,而替這一段設計了三條替代方案,由台北縣政府選擇,但台北縣政府卻執意要採原案。他們進行到這裡,已經沒力了,所以也暫停為這條河川的努力,而我就在此時承接下去。

運用教師專長 將事實傳遞出去

讓大眾明白高架橋完工的嚴重性。圖片來源:邱子容我想,這件事首要的是讓愈多人知道。於是我使出渾身解數製作了一個簡報,可以快速地傳遞我的想法。然後從我最熟悉的資源──學校開始,打電話給湳仔溝沿線的六所學校的校長,約時間拜訪他們;得到他們的認同後,請他們給我10~15分鐘向全校老師簡報。我的陳述在每一間學校都得到熱烈的回應和連署,就這樣,開始了我的湳仔溝拯救行動。

依據目前的瞭解,縣政府將在一月底發包,情勢非常危急。於是我主動約見許多民意代表、政府長官(包括縣長、副縣長、經建會長官)、里長,進行遊說,並開說明會、印傳單。然而從政府官員、民意代表那邊,都是得到奚落。只有在一般民眾說明會得到鼓勵,他們對於政府進行這樣的重大工程,竟連一場民眾說明會都沒有而大呼不可思議,所以,只有沒有包袱的民眾才能拯救這條河流,民意的聲浪才能讓決策者聽到。

現在的我,正積極的舉辦說明會,尋求連署和支援,並和幾位積極的朋友,組織一個「枋橋河流文化協會」。最近,更得到板橋民間社團的支援,將於1月19日舉辦一個有關河流和高架橋論壇,希望號召更多有心的朋友,一起拯救湳仔溝這個珍貴的文化地景,為板橋的孩子保存一條沒有堤防的露天河流!

【延伸閱讀】我眼中的邱子容──身兼數職的護河鐵娘子

【行動參與】板橋藍帶‧湳仔溪:城市願景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