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塊趴趴走 串連愛鄉情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三塊趴趴走 串連愛鄉情

2008年02月20日
作者:林三元

自從2006年4月23日因緣際會加入千里步道志工行列後,我的人生下半場規劃起巨大的變化。在此之前我就像是時下跑外務的商業人士,每天的工作排得滿滿的,晚上則是一攤又一攤的應酬,直到身體出現警訊才開始以「走路」試著找回健康。這些日子來不只是身體比以前好很多,更重要的收穫是在走路的過程中體會台灣之美,學會開始反省我與土地的關係,也從參與千里步道的活動中,認識眾多資深的社造與環保志工;一點一滴學習如何討論公共議題,進而向政府相關單位貢獻意見。我不禁暗叫,原來福禍相倚是可以這麼活生生的在自己身上顯現!

慢行島嶼之東,蘇花試走。圖片來源:林三元綠色尖兵小檔案

姓名:林三元
個人部落格:三塊趴趴走
行業:資訊服務
年紀:50
環境關懷概述:相信蝴蝶效應,正本要清源──在地理上是河川的發源地,在人群的小宇宙,是每個人關懷山水,疼惜土地的心;自省的人會勉力改變自己,當關懷山水的人數變多後,就形成個人面對群體的制約,一個新文化於焉成形。個人願意充當改變文化的連結人,期盼在5、60年以後,環保的台灣有著德國工藝的精準與西班牙人的熱情生活。

千里步道啟動記者會於新店花園新城女童軍中心。圖片來源:林三元我記得2006年423花園新城的千里步道啟動大會那天,自己興奮得活像是大一初初加入社團的新鮮人一般,到處照相並聆聽前輩對環境生態與走路的心得,也是第一次近距離的看見自己大一時的偶像作家──小野先生,這還讓我想起那時期另外一個作家季季,她當時大聲疾呼但終究沒能保留夠大面積的蘆洲五股溼地,像先知般的吶喊:那是台北的肺啊!

現在回想起來,作家季季以及眾多關心環境生態的前輩們真是真知灼見啊!可是像這樣影響深遠的公共議題,由於它所產生的變化一時之間是看不出來的,社會大眾的普世價值是追求一個美好的生活,整體的經濟成長與個人的養家活口才是民眾切身關切的,政治人物也以此合理化一些短期但是民眾立即感受得到的政策。環保議題與政策這玩意兒,那只是學者專家或中產階級吃飽飯沒事幹的空幻理想,於是相關的議題總是會熱鬧一下下,但終究敵不過經濟發展的政策,有時候我們這些關心環境的人還被政客運用媒體輿論打為影響老百姓生機的異議份子,所以當你參與這些有關環保生態議題的運動時,我除了打從心裡敬佩這些熱情的朋友以外,心裡有著更深的無力感。

走過故鄉──平溪的美麗與哀愁

平溪香格里拉開步走。圖片來源:林三元2006年11月11日千里步道台北縣市開步走選定我的故鄉平溪,就是在這樣的思維下定案的,寫到這裡我不得不感謝好友祖棋的情義相挺,從路線探勘,文史地理資料的蒐集,以及最後的書面簡介資料的撰寫,裡面有他多年的心血與感情,而我是很慚愧地在即將半百的年歲,才了解我美麗的故鄉起落興衰的過去。

她因煤炭而繁榮,同時也污染了北台灣的母親河基隆河,在1997新平溪煤礦吹熄燈號之前,我們家鄉的人都戲稱他是台灣的黑龍江,香魚是早在60年代就滅絕了,更不要談毛蟹與蜆仔了!後來煤炭挖完了,經濟活動也嘎然而止,縱使她仍然擁有美麗的山水,以及從1980年代才被媒體炒作出來的天燈,而且離台北東區其實只有3-40分鐘的車程,但是不算僻壤的平溪至今依然像台灣眾多的農漁村一樣,變成了多半只有老人與小孩的窮鄉,我們可愛的鄉親還自愚是周休五日的超現代進步的台灣子民!

由孝子山俯瞰平溪,遠處是姜子寮山下的棄土場。圖片來源:林三元可是貪婪的財團並沒有放棄任何一個可能賺錢的機會與方法,位處基隆河南勢溪與景美溪發源地的平溪,就這樣被他們規畫成高爾夫球場,後來這個算計沒有實現,反倒是在當時縣府與地方政客的護航下,竟然違反自然生態地將姜子寮山下柴橋坑溪谷規劃成棄土場。於是台灣經濟狂飆的80-90年代間,舉凡台北縣市捷運或大樓工地挖出來的廢土,就這麼一車車的運回到基隆河支流的源頭傾倒,破壞了生態,減少了一個V型谷的水源涵養。這在當時曾經引起地方有識之士與環保團體的抗爭,可恨的是原本該依天理律令照顧百姓的政府,卻以一切依法行事以及沒有落實的環評,在原本就是弱勢的平溪居民抗議聲中,柴橋坑V字型的溪谷填平了。

平溪孝子山慈母峰群山。圖片來源:林三元台灣俗話說「人不照甲子,天就不照天理」幾年前的納莉象神颱風,竟然造成平溪百年未見的大水災,平溪老街靠近基隆河一帶水淹超過一個樓層,當真是大破才有大立,水災帶來慘痛的損失,可是也促進平溪公民意識的凝聚,2003年我的家鄉也辦過全鄉公民投票,議題是我們平溪鄉不要便利商店,目的是要保護除了好山好水以外的台灣鄉間原味,同時也讓老人家有個賴以為生的小生意。街彷鄰居阿公阿嬤有一個熟悉的聊天場所,在千里步道的智庫沙龍中我是這麼說:「我的故鄉平溪正在用自己的故事與歷史,做為台灣寶島永續發展的借鏡,她的故事是在告訴台灣人,消耗環境自然資源的產業是不長久也是危險的,如果我們能體會這一點,在國家整體經濟規畫之初,就該有符合環保原則執行的計畫與評估追蹤的指標,我們必須有共識這才叫做永續經營。」

邊走路邊結交朋友 潛移默化愛鄉情懷

1111的開步走在平溪觀音廟的戲台與當地居民同樂。圖片來源:林三元然而或許是個性與做業務人員使命必達的習慣使然,我嘗試在千里步道的平台上,以循序漸進的方式,一方面讓喜歡荒野健行的朋友們多一些,因為做任何生意要的是消費大眾的群聚效應,我個人不想在遇見對千里步道感興趣的朋友時,一下子把話題拉到可能三五年後才能幹到些許成果的願景,我寧願談一些有趣的小角落,令人感動的鄉間人物,或是好吃的小店,以前台灣鄉間打拳賣膏藥的不是有這麼一段開場白嗎?

俗話說:「人說人多話就多,三色人說五色話,有人愛吃金瓜,有人愛吃菜瓜,有人愛看查某媛仔搖腳穿仔花!」因為鐘鼎山林人各有志,海納百川才能成其大。所以我一方面透過智庫沙龍的討論,將自己的想法透過千里步道的活動實現,同時也盡可能的在走路的過程中結交朋友,待時機成熟時我相信他們自然能感同身受地,成為保護台灣好山好水的尖兵。

連結319鄉 由下而上的愛鄉情懷

介於三貂嶺侯硐間沿著基隆河的侯三公路,適合慢行品味台灣山川之美。圖片來源:林三元我也藉由千里步道志工與鄉親互動的機會,讓大家知道平溪人的堅持是多麼的前瞻且令人敬佩,我在1111開步走得當天,用平溪的山水人文向1200個在平溪邂逅的訪客,說在地的故事,我的期盼是大家回去後也能在各自的家鄉發酵,個人深信這種由下而上的愛鄉情懷,是有機會導正我們長久以來為了發展產業而輕忽環保的遺憾一再發生,畢竟平溪只是台灣319鄉中的小鄉,但是她離台北很近,我們政府團隊,民意代表與企業菁英與意見領袖,不用跑太遠,一個活生生的環保與產業發展的興替外加公民教育的學習都在這裡上演中。

相對於多年來眾多默默貢獻心力在環境議題的朋友們,我只是一個像幼稚園的新生,一切都還在學習與摸索的階段;個人也深知周遭有太多外在的壓力與個人的意志力在拔河,我在2006年的3月間曾經回母校交大參與了梅竹賽的盛會,除了懷舊以外,我告訴自己必須找回大學時代玩社團搞活動天不怕地不怕的傻瓜精神,縱使在這即將步入人生下半場的時分,讓我在有生之年能像大學生一樣的充滿希望與幹勁,運用有限的時光與可用的軀體,來扮演一個「連結人」的角色,也期盼能找到更多的「連結人」,一個接一個串起世世代代的台灣子民,不只是消極的護衛,而且更要讓全球的人再次驚嘆福爾摩沙美麗之島──這塊我們終將安息與孕育子子孫孫的夢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