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4日,選戰結束,我們的戰役才要開始 | 環境資訊中心

3月24日,選戰結束,我們的戰役才要開始

2008年03月25日
作者:Portnoy(中正大學電訊傳播研究所碩士)

今年,我沒有投票。

投票前一天,3月21日晚上,我在擠爆了的國道客運台北總站用悠遊卡刷了一張210圓的夜車車票,要回台中老家投票。

身邊的人形形色色,但是都散發著同樣的氣息,僅是擦身而過都可以感受到彼此毛細孔噴出的熱望。站在我前面的是個很帥的大學生(或是高中生),身著一身嘻哈打扮,背著大背包,臉頰上貼著馬蕭的藍色貼紙,伸長了脖子張望前方的號碼燈號;坐在我旁邊的是位打扮端莊的熟女,透過手機跟朋友說:「明天一定要去投票喔!...拜託喔~我那麼遠都要回去了,你還有什麼好懶惰的啦?」她的手機上,貼著「逆轉勝」的黃黑貼紙。

更多的人,只是默默地排隊,或是安靜的坐在椅子上,聽著mp3隨身聽,看書,跟朋友有一搭沒一搭地討論到底何時才能上車,但是如果你在那裡,你會感覺得出來:這些人都有自己的決定了,他們要回家去,去所屬的投票所實踐他們所擁有的義務跟權利。

門口還有七八位計程車司機正在努力攬客,收垃圾的阿嬷依舊拿著夾子跟垃圾袋巡邏,便利商店的員工依舊推著推車,然後一瓶瓶的把飲料送上架上。

就在客運總站外頭,一個遊民拿著空的650cc寶特瓶,坐在地上。她自成一個領域,就算客運總站周圍已經擠爆,她的領域內無人侵犯。

在等車的兩個小時內,我想了很多事情,天馬行空地亂想。那麼多的大客車長途往返會等同於多少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我手上的這罐寶特瓶裝碳酸飲料又等同於多少的排放量?前方電視螢幕的報導到底有多少是置入性行銷的產物?為甚麼前面這位大學生會成為「大學生」?為甚麼旁邊這位女士會「成為女性」?為甚麼遊民坐在垃圾桶旁邊,而我坐在這裡?

我倒不是真的很想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我也不知道這些到底構不構成問題。因為打從所謂的選戰開打,就有太多太多的問題塞在我的腦褶皺裡頭。事實上,我對候選人沒有希望,我只有疑問。直到我回到家,直到我刻意「路過」投票所而不去投票,直到我看見選舉結果,我還是只對當選人有疑問,沒有希望。

但是我對你有希望,就是你,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

郝明義先生曾說過,其實我們都忘了怎麼許願,我深表同意;我們眼睛接收的現實超過夢想太多,已經不知道怎麼誇口,怎麼認真的說出連自己都不相信會實現的希望;我們不敢依賴別人,卻也撐不住孤單的自己;我們想要的很多,但是有勇氣去追求的很少;我們沒有很多時間,因為我們把太多的時間浪費在躊躇;我們知道有些事情不該作,卻割不下,丟不開。

候選人就跟每個人一樣,就算當選了他還是一樣,就算要卸任了他依舊是這樣。

我,我希望我在未來四年更有勇氣反省,我希望我們的新總統也是;我希望我在未來四年能更無懼於權威跟威迫,我希望我們的總統也是;我希望在未來四年我能對人跟事情更寬容,我希望我們的總統也是。

我希望我能進步,因為這樣我的總統才沒有退步的理由,我希望我能改變我自己,因為這樣我才更有資格要我的總統改變他自己,跟他的黨。我希望未來四年我更尊敬我的總統,因為唯有這樣,我才能要求他尊重這個職位跟所有人民。

我希望你能支持我的想法,因為希望不成為空想的唯一可能就是得到更多人的支持,也因為或許四年之後的總統就是你也說不定。(如果選舉不用再花那麼多錢,如果選舉人的形象不再受控於少數幾家電視台跟報紙...這是有可能的)

我希望四年之後的我會心甘情願地到票箱前投下一票。

一起努力吧!

作者為希望地圖的共同發起人、3/24的希望導遊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龜趣來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