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跨越巴西邊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當我們跨越巴西邊境…

2008年05月25日
作者:李育琴

當我們跨越巴西邊境(攝影:李育琴)5月10日,我和另一位綠人夥伴震洋踏在巴西與阿根廷交界的路上,道路兩旁的車輛快速地穿梭著,準備跨過兩國國界前往前方的國度(巴西或阿根廷)。剛剛把入境時填寫的表格交了出去,海關人員在我們的簽證蓋上出境章。「我們還回得去巴西嗎?」心中升起擔心的疑慮,用英文詢問海關小姐,卻得到葡萄牙文的回覆,揣測她的意思是:入境時再蓋個章,就可以了。

雖然擔心,我們還是朝著阿根廷前進。「也許可以稍稍安慰一下緊張的心情,追求自由也算是一種台客的精神。」震洋提到一本書上介紹台灣人精神的話說。我想,喜歡冒險、勇敢嘗試也是我們綠人的精神吧。

即使全球綠人大會已經在前兩天結束,我們算是在度假了,但的確,經過全球綠人的精神洗禮,走在這陌生荒涼的異邦,尤其是兩國國界間無人管轄的地帶,驅動著我們的,若不是那跟綠人相符的精神和心態,又怎會想走上這冒險犯難的路途上?

當我們跨越巴西邊境(攝影:李育琴)在南美,我們可以沿著一條馬路從一國走入另一國,然而對於被海洋環繞的台灣,跨出國界是何其不容易的事。

台灣四周的海,包圍著2300萬人,除了搭飛機出國旅遊,我們走不出去。旅遊還不只是買張機票就可以,我們必須得到他國的簽證入境許可,必須準備大筆的存款證明,說服別國政府我是台灣人,我有足夠的錢去貴國旅遊消費,才能獲得許可入境。

出國前發現,巴西簽證申辦的難度超高,巴西政府還曾經一度停發台灣國民的簽證。這次因為全球綠人大會,在主辦單位巴西綠黨的協助下,巴西在台辦事處才以最快的速度發給我們一行22人簽證。這份簽證,並不是黏貼在我們的護照上,而是為我們每個人另外準備一份「巴西身份證件」,這是身為台灣人的「特殊待遇」,巴西政府不承認台灣護照的禮物。

台灣綠黨參加全球綠人大會,可不是用什麼特殊身份來參加的。台灣有三位正式代表,每人各有一票,針對本次大會決議和行動方案宣言,有具體表達贊成與反對意見的權力。

也許是長期以來因國家地位低落而造成的自卑,我們始終不相信台灣可以在國際場合發出什麼聲音。花大筆新台幣建構出來的外交關係,無法為我們在聯合國覓得一席位置。無怪乎每每有台灣代表團出國參加會議或交流比賽,總是刻意傳回這些代表團為台灣在國際打響名號的訊息。因著我們的自卑,不免要懷疑這些訊息的真實性。

會議到了最後一天,5月4日,從其他國家綠人的表情和談話中,你知道這次台灣代表團做到了什麼。

愫欣報告台灣環境議題(攝影:鄭渟渟)愫欣的感受肯定是最深的。有過多次國際拜訪交流經驗的她,不畏懼國外大型會議的場合,她在台上以中文發表「台灣對全球綠人未來的意義」,從台灣的現況和問題出發,既讓這些外國人看清台灣所處的國際地位,又看到台灣環境正在世界漠視的角落中逐漸惡化。全球綠人對台灣的支持,也許是一項契機,將其價值和作法帶到台灣,讓我們在國際的注視下,變得更好。

透過會議中同步英文、日文、法文、葡萄牙文的口譯,現場氣氛一度十分安靜。我想大家都在專心聽著口譯傳達出的演講內容,環視會場,我揣測著與會人的心情:「原來台灣是這樣的啊!」

會後,在幾次訪談的機會,韓國、日本的綠人告訴我「你們做得很好,讓很多人認識了台灣。」英國的綠人代表也趁著訪問結束後表達對愫欣演說內容印象深刻。

讓國外綠人認識台灣是第一步,台灣代表團在行前準備的功課(包括五大議題和八項提案),有目標地讓大會納入決議案的項目當中。各國代表共提出20多項提議,台灣就占了8項,其他提議的國家希望讓綠人的力量拯救該國雨林、環境難民,但台灣代表團的提議把議題擴大到國際層次,讓反核與全球暖化的討論扣連,成功與其他國家結盟,納入大會決議內容。最後大會的三項決議文中,有兩項為台灣與其他國家共同提案。

原住民朋友代表的提議雖然未納入大會決議,但是在會議上,來自各國原住民共同站在台上發表的宣言,達到了感人而震撼的效果。當各國原住民族文化歷經長久以來的被消滅和漠視,這些少數民族(包括台灣原住民)透過這樣的場合,討論出共同的行動方案,試圖在國際盟友的協助下,為各自族群的生存而努力。在自己的國家,他們看似孤軍奮鬥,透過全球綠人的精神「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他們在此找到共同合作的夥伴。

即便是原住民,也是這麼的文化多樣。台灣原住民青年Biung說,因為這樣的場合,讓他看到更多文化與種族的多樣性,他希望把這樣的體驗帶回台灣,讓台灣也能有更尊重多元種族文化發展的心態和環境。

全球綠人大會期間,台灣代表團在巴西聖保羅市遭逢語言、文化、治安、生活飲食上的衝擊。對我來說,最大的衝擊莫過於親炙全球綠人的言論氛圍中,對於尊重女性、重視多樣性、追求民主、反對暴力、愛護生態的理念,是存在於會場中每個綠人的思想裡。他們可能是歐洲的國會議員,可能是美國紐約市民、可能是亞瑪遜雨林中的大學生,他們擁有的信念,正是台灣綠黨一直要傳遞給國人的理念,他們可以在這些進步國家傳遞和實行,讓多數的國人了解接受,顯示這並非過於理想的口號。

受困於中、美勢力之下,被海洋包圍的台灣小島,我們人民的視野何時可以跨過那層層高牆巨浪,以更理性和平對待地球的方式生存下去?

澳洲綠黨創辦人,同時也是參議員Bob Brown說:「我們都同意,這個地球是我們人類生存最好的地方,同時也是下幾個世代的。我們應給予下一代想像,當我們看見他們微笑時,我們也會跟著微笑。」

台灣綠黨走出去與世界擁抱的價值接軌。台灣,你走出去了嗎?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