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看到淡水河水質的績效?天方夜譚! | 環境資訊中心

兩年看到淡水河水質的績效?天方夜譚!

2008年06月18日
作者:陳健一

淡水河兩岸的污水下水道。圖片來源:陳建一我也不敢相信只花兩年,竟讓淡水河是三十年來最乾淨的。除了大自然力量外,民眾開始參與巡守,注意污染。有人講,我在做一件四年內看不到績效的事,但我兩年就讓大家看到績效。

這是民國97年5月28日周錫瑋縣長在時報文教基金會的活動場合中講的話。這些話不明究理的人會認為周縣長英明,短短兩年的努力,淡水河變乾淨了,若更進一步計較淡水河變乾淨的歷程,關於周縣長這句話,你會有不一樣的想法。

淡水河及支流的大漢溪、新店溪這幾年水質已較乾淨,是歷經十數年努力於污水下水道的佈建,使家庭污水及工廠廢水有出處,水質才會乾淨。這是集體、長時間地方政府及中央政府施政的結果。不是一個人可以做成的!

周縣長說到:兩年就讓大家看到績效(讓淡水河乾淨?),要嘛是無知!要嘛把選民當白痴!要嘛別有圖謀!

接下來,就略談一段過去近十年來,淡水河兩岸縣市長加諸污水下水道的努力吧!

台北市政府在馬英九當市長時就很重視「污水下水道」工程的佈建,儘管當時中央和地方的互動不佳,馬英九仍然積極爭取經費,努力污水下水道佈建,近一、二年,台北市污水下水道飆到60至70%,這在台灣各縣市始終不到10%的情形,真是不可同日而語。面對這樣的政績,各位或可以到士林雙溪、天母橫溪等淡水河較小的支流觀察,水質真的乾淨很多。

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積極於佈建污水下水道的同時,台北縣長也不遑多讓;當時台北縣縣長蘇貞昌,意識到歷來台北縣資源不若台北市多, 卻有複雜的環境髒亂、空間混亂、污水橫陳、違章建築等課題,一時處理不容易,即著手於更整體、大策略的規劃和實踐;對於淡水河、大漢 溪的髒亂及水質污染,採取積極措施,包括爭取中央污水下水道經費,並提供編制人員參與此一政策,進行更整體的佈置和建設,他甚至把水利局改成「污水下水道暨水利局」以彰顯建設台北縣污水下水道的決心。

在當時,污水下水道所需的經費龐大,不是地方政府能力能支付,中央政府負責污水下水道的政府為營建署,列有龐大的污水下水道工程經費進行此事,並且希望各縣市政府在人力和部份經費、行政上的配合, 使污水下水道能夠順利完成。

但是各縣市首長幾幾乎乎都表現消極,理由是:「污水下水道都在地下進行,選民看不到,做好了政績不夠明顯,不足以在選舉活動時讓選民體會到,轉化為選票」。面對這樣的民選首長的短視風氣,台北縣的蘇貞昌縣長卻執意努力,在人力、經費、行政等面向挹注大量支援。幾年下來,遇到諸多困難,特別是在蘆洲、三重等地方做污水下水道的佈 管時,許多違章建築阻斷巷道,讓污水幹管埋設阻礙重重,但是當時蘇縣長仍執意進行,幾年下來,基礎逐漸建立;也在同時,很早就開始進行污水下水道建設的台北市,在地下佈管基礎建立後,近幾年來,污水下水道以50%、60%、70%在推進,台北縣卻在10%左右擺 盪。唉!果然,再努力,成果也不會在短短四年或八年的時間呈現,無怪乎其他縣市不太情願跟進,現在想想,蘇貞昌縣長真是「笨蛋」!

但是一條河流的髒、水質不好,總要面對啊!不可以因為民眾不懂、不好在選舉上彰顯政績,就不去努力。但是,台灣民選的縣市長幾乎都是這樣不在乎呢!

談到這裡,各位可以到各縣市去觀察,我們經常看到城市裡的河川都是黑的!卻很少在選舉場合,看到縣市長及侯選人以「讓河流的水變乾淨」做選舉訴求。唉,真可恥!愛台灣,愛鄉土,只撿自己有好處的部份。你還相信這樣的政治人物和選舉機制嗎?

台北縣周錫瑋縣長是緊接在蘇貞昌縣長之後當選縣長,他一上任,就不談「污水下水道」,原來的「污水下水道暨水利局」也悄悄的改回「水利局」。然後對外談到大漢溪的污水處理,完全用「人工溼地」掩蓋,說「人工溼地」如何好用,只要整治成功,可以把都市裡的污水處理百分之多少多少……。

想提醒,就倚靠大漢溪旁的幾畦人工溼地,要處理板橋、新莊、土城、樹林等人口眾多地方的污水,真可謂「天方夜譚」!周錫瑋竟然用這樣「呼攏」的方式和民眾談(雖然沒有誇下海口),卻不提「污水下水道」!

我不知道周錫瑋怎樣看待台北縣民?他內心裡怎樣看污水下水道?

高雄市在愛河弄了污水截流站,就在愛河畔建一個污水截流展示館讓民眾參觀,我感覺到高雄市政府把人民當主人,高雄人有當主人的尊嚴!

台北市長期以「硬功夫」、「不討好」選民的方式,一步一腳印的進行污水下水道的工程,現在「河清之日」指日可待!最近,已當上總統的前台北市長馬英九,甚至以官邸要建污水下水道,晚一點搬進官邸 ,更可見馬英九對於這項「看不到的政績」(污水下水道工程)的重視。

台北縣在過去近十年來的努力,污水下水道基礎初胚已經架構,也陸續佈管,接下來換了現任縣長周錫瑋,他標榜「大河治縣」,卻旁落這項淡水河、大漢溪、新店溪水質是否良好的關鍵工程--污水下水道。

過去時日,我幾乎沒有從縣長或他的幕僚口中,聽到污水下水道,好像污水下水道不曾存在?

或許,周縣長會說,他沒有這樣說,而且污水下水道工程都在進行,這些中央就在進行的政策,不需要他花口舌去說明。話也沒錯,但是,在談到水質改善當時,縣長可有談到污水下水道?一再談「人工溼地」,不去談污水下水道,是擔心前任縣長的光芒搶掉自己的努力嗎?

假如是這樣的話,就太政治了!太小覷台北縣的公民見識了!

談到這裡,各位再回顧一下,周縣長在時報文敎基金會的場合說的話:「我也不敢相信只花兩年,竟讓淡水河是三十年來最乾淨的。除了大自然力量外,民眾開始參與巡守,注意污染。有人講,我在做一件四年內看不到績效的事,但我兩年就讓大家看到績效。」

你以為呢?

「有人講,我在做一件四年內看不到績效的事,但我兩年就讓大家看到績效。」

各位,你以為呢?再審視,湳仔溝的高架橋決策?各位是不是看到端倪?是不是看到縣長決策的脈絡和慣性?或者縣長的心事?

各位,你或許會以為周縣長在人工溼地、中港大排、抓大漢溪及新店溪的盜採砂石情形,很「英明」!我要說,這些固然重要,也表現得真好,但是在面對更複雜的施政課題,他是嚴重的顧左右而言他。

縣長,,你敢面對難度較高的湳仔溝課題嗎?你敢更整體檢討大漢溪兩岸土地長期利用與規劃的課題嗎?你是屈從短視利多?還是勇敢捍衛縣 政府所轄土地的二十年利益?

※ 本文轉載自「守護湳仔溪」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