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與災害(三) 詛咒的水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水與災害(三) 詛咒的水

2004年04月15日
作者:白子易(朝陽科技大學環工系助理教授)

19世紀中葉,英國倫敦發生大規模霍亂疫情,科學尚未昌明的當時,不知細菌等微生物的存在,人們咸信其為天譴、神的懲罰、魔鬼的詛咒、巫師的作祟等,甚至還有許多無辜者被指控散播疫情而被恐慌的民眾誤認為魔鬼。

當地一位年輕醫師John Snow將爆發霍亂疫情的位置標示在倫敦市地圖,明顯發現霍亂發生的地點與抽水機有高度的相關性,推知得病的倫敦市民皆喝了不潔的飲用水,因為病人嘔吐物和糞便中存在著「毒素」污染了水源;並發現疫情源於布羅德街(Broad Street)的一具抽水機。

於是Snow醫師主張封閉抽水機所在的水井。當此水井封閉、取水地點改變之後,疫情也隨即停止,證明霍亂經由水媒致病。因為他是第一個用流行病學調查確實病因的人,所以後世稱他為流行病學之父。

水是疾病媒介

水媒致病的案例時有所聞。根據文獻,即使公共衛生、環境保護先進的美國,自1971至1994年的24年期間,亦爆發654起、共56萬人感染的水媒致病疫情,相關病症以腸胃炎最多,其次為梨形鞭毛蟲、志賀菌痢疾等。

對全球大多數的貧窮人口而言,持續使用未處理的水仍是威脅健康的最大環境因子之一。雖然飲用合格飲用水的人口百分比已由1990年的79%(41億)增加到2000年的82%(49億),但仍有11億的人口缺乏安全飲用水,並有24億人口的衛生條件未獲改善。這些人們絕大多數居住在非洲或亞洲。安全飲用水及衛生條件的缺乏導致每年爆發1億多起水媒致病案例,同時造成每年約500萬人死亡。

對開發中國家而言,安全飲用水及衛生條件的缺乏,對經濟生產也有巨大但難以量化的負面衝擊。

水媒致病所造成的相關代價為:

  • 約20億人承受感染瘧疾的風險,在任何時刻約1億人受到影響,每年約100至200萬人致死。
  • 每年約爆發40億件腹瀉病例,並造成220萬人病亡。此數目字相當於每天墜毀20架巨無霸噴射客機。
  • 造成開發中國家約10%的人口受到腸道寄生蟲感染。
  • 約6百萬人因砂眼而眼盲。
  • 約2億人感染血吸蟲病。

用水需求是世界課題

在水資源政策中,符合人類對水資源的基本需求一直是重要的議題。1977年3月在阿根廷舉行的會議是對水資源進行綜合討論的最早會議之一。由於該會議對人類用水需求的關注,導致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決定提供基本的給水服務。

符合基本用水需求的觀念,在1992年於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行的地球高峰會中再次被重申,並擴展至生態的需水量。在聯合國最新的報告中,認為所有的人必須得到適當的安全需水量,以作為飲用、保持衛生及健康之用。

2000年在海牙舉行的世界論壇及部長會議,多達100位的各國部長共同發表一份強烈的聲明,以支持先前一再強調的──人類用水基本需求,對國家、國際組織及供給者而言皆必須視為優先。

但提供都市居民安全飲用水及衛生服務仍是特殊挑戰。

在1990年代前半期,1億7千萬開發中國家的都市居民可得安全飲用水,約7千萬居民可獲得衛生服務。雖然如此,影響仍有限,因為到1994年年底為止,仍有30億多人缺乏安全飲用水,6億多人缺乏衛生設備。不過在過去30年,由於許多開發中國家大量建設廢水處理設施,所以,可以說已經遏止、或者說實質上已大幅度改善表面水水質。

即使表面水的水質已獲得改善,每年仍高達500萬人感染水媒致病菌而死亡。水,仍然如同被詛咒一般,在你我看不見之處隨時索取人類性命。

洶湧的水是暴怒的水龍,開山裂地,吞噬人命;匿跡的水,使得熱浪狂捲成奔騰的火龍,肆虐大地;而受詛咒的水,又如毒龍般眈視著人類的生命。

洪水、乾旱、病菌,重重危機,水深火熱。人類一次又一次深陷在自已所創造的災難,益發顯現脆弱。人類賴以生存的環境滿目瘡痍,自然資源也面臨消耗殆盡,人類對永續的呼聲日益強烈;然而,洪水、乾旱、病菌,水的災害三部曲,究竟會為人類未來的命運演奏出什麼變調的樂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