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順廠整治太輕率?環團憂全台再現戴奧辛風暴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安順廠整治太輕率?環團憂全台再現戴奧辛風暴

2008年12月23日
本報2008年12月23日台北訊,易俊宏報導

2004年,由於檢驗出世界最高紀錄的血液戴奧辛濃度,才使得台鹼安順廠的環境污染案得以曝光。台鹼安順廠在日據時代設置,專以製造鹽酸、燒鹼為主,在二戰過後轉為國營,雖然已在1982年關廠,但是40年累積下來的戴奧辛、五氯酚及汞污染,已經讓在地居民長期慢性中毒。如今台鹼安順廠已改為中國石油化學公司的安順廠址,日前也遭司法判定為污染行為人,因而提出整治計畫。對此環保團體舉行聯合記者會,抨擊計畫內容過於草率,眾人擔心此整治計畫若通過明(24)日的第3次審查,恐將形成二次污染,並使污染擴散,所造成的危害將波及更多民眾。

台鹼安順廠整治烏龍記者會在地居民林全興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表示,計畫書中預計整治的土壤體積,只有納入戴奧辛的污染,而忽略了汞與五氯酚的危害風險,在處理戴奧辛的流程上也相當草率。謝和霖指出,依照目前實施的「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戴奧辛的管制標準是1,000pg;但是整治計畫書中,中石化卻自行認定以50,000pg為標準,區分出高濃度污染與中低濃度污染,前者並將直接以「熱脫附」進行處理,而後者則在檢驗過後藉由化學與植物進行再生處理。謝和霖質疑,目前國內外經驗,對於如此高濃度的戴奧辛都沒有成功整治的案例,加以其他的混和污染物,按照計畫實施後,如何保證不會造成二次污染?而預計緩慢復育的中低濃度土壤,其實濃度還是遠高於一般標準,在地下水層較高的台南縣市,如何保證污染不會擴散?

台鹼安順廠戴奧辛污染自救會會長林吉進也指出,計畫書中預計整治的範圍不但沒有明確標示,欲整治的土壤量也嚴重低估,甚至整治成本也遠低於各國的經驗,令人懷疑整個計畫的可信度及可行性。林吉進表示,多年來民間與環保團體的合作監測,預估至少有3萬頓高污染廢土,計畫書中卻估計僅1.5噸,整整有兩倍之差。再以國外整治的經費來看,平均一噸土需要3萬台幣的成本,按照計畫書中的預算編列,每噸廢土的處理成本只有4,000台幣,不但無法與國外經驗相比,甚至也遠低於台南市長與環保署官員在公開場合多次表示可能高達50至100億的整治費用。

另外,當地民眾對於整治區域排除魚塭底泥,也有相當大的爭議。根據成功大學的調查顯示,魚塭底泥的戴奧辛濃度可達48.6pg,幼魚體內含量則高達2.7pg,雖然與WHO的管制標準4 pg尚有些微差距,但是因為戴奧辛的脂溶性特質,容易經由食物鏈傳遞並於體內累積,風險不容小覷。以魚塭養殖為業的在地居民林全興表示,應以漁塭的底泥為優先整治目標,不然最少也需要同步整治;他強調,如果放任整治計畫通過,在合法「監控管理」下生產的漁獲,還是以供應北部市場為大宗,污染潛在受害族群廣大。

台南市社區大學研究發展學會前理事長,同時也是整治計畫審查委員之一的黃煥彰老師表示,環保團體的相關質疑,他都曾在審查會議中要求中石化說明,卻始終未獲正面回應。綠色陣線協會執行長吳東傑則建議,可比照日本的高規格貯存方式,將廢土先行保留,再評估整治方式,屆時需以最嚴格的毒性標準規範之。

黃煥彰透露,在第二次的審查時,雖然以8比3的票數將整治計畫駁回修正,但是他也無法預料最後一次審查是否會在各種壓力下過關。吳東傑則呼籲,環保署應負起監督之責,不能以「地方自治」為由進行切割;而即將進行最終審查的委員們,「不要為了學術利益傷害居民、出賣專業,成為歷史罪人」。

記者會簡報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