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法國南部有間小屋」的省思 | 環境資訊中心

「我在法國南部有間小屋」的省思

2009年05月02日
作者:李偉文

在影片播放之前,原本以為會看到法國普羅斯旺地區的葡萄園,充滿美酒、美食與陽光歡笑的農莊生活,或者侯麥電影裏,一群聰明睿智、舉止典雅的男男女女在優美的山坡果園一邊漫步一邊抬槓。

可是等到影片播放不到十分鐘,我就明白為什麼由雷蒙德帕東導演的這部記錄片會囊括2008年歐洲主要影展的各種大獎,雖然畫面與構圖如預期的副有詩意與真實所帶來的感動,但是其中那種因為感同身受的人道情懷以及直視時代變遷的勇氣,難怪在法國知識份子中引起廣泛地討論。

簡單講,這部「我在法國南部有間小屋」是法國版的「無米樂」,討論的一樣是WTO、全球化帶給法國農業的衝擊,當地農民與畜牧業所面對的困境,與台灣幾乎是一模一樣。

不管是養牛、養羊還是種田,每個最貼近土地勞動的工作者,看著數十年習以為常的生活逐漸在轉變者。因為導演費了十多年的時間紀錄著這個地區,因此與當地農人已成為莫逆之交,所以可以拍到每個人最真實的情緒與反應。影片記錄了十多個人,大部份是老年人,也有幾位年輕人與他們的家庭。

片中有二幕令人印象深刻。一位焦躁懊惱的老人家說他剛賣了二條牛,導演問他為什麼要賣,他說不知道,反正就是有牛販子跑到山區來跟他買。導演問他是不是後悔了?他猶豫了半晌,說不會後悔。可是隨後他卻恨恨地說:「老天真是跟我作對!牛賣了,可是今年的草似乎長得特別肥!」

另一幕是一對年輕夫妻與一個讀小學低年級及襁褓中的嬰兒圍坐在餐桌旁。導演詢問他一些關於他飼養肉羊的工作,以及問候去年得到傳染病死掉一批牛之後的現況,他也有點無奈地期待今年牛不要再生病了。導演轉而詢問他的孩子學校的課程,最後問說:「長大後想做什麼?」結果孩子無視於他爸爸剛剛才提到希望能夠不再養牛、搬離這裏,很天真的說:「我以後要做跟爸爸一樣的工作!」

其實整部影片所記錄的這個地區,這一群以小農方式,幾乎是手工業般的地方農業,像這種老夫妻倆每天自己擠牛奶,行動不方便的老人家每天早晚兩次趕著羊走長而遙遠的路去吃草,這種生產量與成本,一定會被全球化大規模工廠式的農業所擊垮,因此,他們都明白他們的工作是沒有未來的。

他們的困境其實也是台灣的困境,台灣這十多年來也亟思能為這種小農產業找到新的出路。不過,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沒有考慮到系統性的結構問題,同時也忽略掉了台灣人善鑽法律漏洞以及土地炒作的習性,政府因應全球化的措施,恐怕會帶來更多不可收拾的後果。

從1993年起,政府開始釋出農地,將國有土地賣給承租戶,自此這些土地就變成私有,可以自由買賣。西元2000年農業發展條例通過,開放非農民也可以購買農地,並且可以在農地上蓋佔地不超過十分之一,高度不超過十公尺的「農舍」,自此,全台灣滿山遍野就開始出現了豪華大農舍,甚至有些以農舍民宿之名蓋成觀光飯店般大的建築,他們以人頭多人持分的方式來鑽法律漏洞。

假設農發條例當初的理想是為了因應加入WTO之後,希望讓台灣的小面積耕種方式可以集合成較大的生產規模與經營模式,才能和國外競爭,可是幾年下來,農民真的受惠了嗎?還是台灣農業徹底崩盤的開始?甚至造成農地惡化,生態環境遭破壞,將毀損了農業生產的根與土地的生命力?

不管你是認同企管大師梭羅所說的:「不論你喜歡或不喜歡,全球化都不可能停止,你若選擇不加入全球化,即等於選擇貧窮,全球化是個屬於勇者和強者的時代。」或是你懷抱著悲天憫人的心情,覺得全球化使得為世界上愈來愈多的人餓死以及帶來生態環境無法挽回的傷害,而選擇反對全球化,在對立之下,有些憤世疾俗者甚至演變成各種激進的「無政府主義者」,以暴力或恐怖手段來對抗大企業或跨國公司。

資本主義最原始的理想是期望大眾的資金能夠經由股市,強化企業推動及運用知識與科技的創新能力,以有效率的方式造就更低廉品質更好的產品來改善人民的生活水準,以及分享經營的利潤。

理想很好,但是加上自由化,關稅壁壘的喪失,形成全球化的競爭,初期或許是百家爭鳴,展現市場蓬勃,但是很快的,會以大吞小的方式,形成壟斷性的產業,喪失了生物〈或產業〉的多樣性。而且由於低價的競爭帶來資源浪費,一方面是地球上有限的資源是否能夠承受得了競爭所帶來的消耗,另一方面由於競爭及科技,形成產能過剩,供過於求,並且因為過度競爭,利潤消失,形成分貧富不均,廣大基層民眾反而更苦。

再加上大企業是由眾多投資者持股,只在乎企業賺不賺錢,只關心短期股價的漲跌,因此不太可能顧到社會正義,或地區性的永續發展。

甚至我們會發覺,在市場經濟全球化之下,幾乎已經沒有可以自給自足的地區,全世界各地區之間已經沒有緩衝區,在自由競爭市場機制之下,已喪失了多樣性。我們知道,在自然界中,單一化是最不穩定的。

因此,面對全球化,我們要以「全球治理」、「全球規範」的角度來著眼。

有人悲觀的說:「全球化是本世紀末人類行為的一個無法回頭的趨勢。」從某個觀點來說,沒錯,正如同人類發現了「火」,就不會再回去過沒有「火」的生活一樣,科技及通訊進步所帶來現代生活的改變,這樣的全球化當然是不可能走回頭路,但是對於「經濟全球化」的改變,我是樂觀的,因為經濟全球化是以法律規範等人為方式產生的,當然可以同樣用人為治理的方式瀰補其不足!

這部電影可以讓我們再思考,我們是如何想像農村在全球化中的角色?

※本文原刊載於作者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