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要再生 農業就要再生產 | 環境資訊中心

農村要再生 農業就要再生產

2009年06月06日
作者:epiphyte

2007年8月,我們的車開進了納米比亞閃族人的村落,中途陷入了沙坑幾次,車輪打滑時還得下車走路,這個村落方圓數十公里內沒有任何商店,傍晚,家家戶戶炊煙裊裊升起,我忽然領悟到,這些人灶上的食物,都是他們白天時,到林地裡採集或打獵得來的。

閃族耆老正在解釋陷阱的製作像我這種只能去超市買材料回家做菜的「文明人」,在這裡肯定是死路一條吧...。

同樣的感覺發生在十幾年前第一次去蘭嶼時,我看到達悟人餐桌上的食物,魚和芋頭,皆是今天他們下海或下田所得,而我只能到紅頭村碼頭旁的福利社,也是全島唯一能買到現成食物的地方,買到幾個從台東船運來的乾癟的波羅麵包。

最近我很喜歡看一個JET日本台的節目,叫「自給自足的生活」,大抵是報導一些原本已經「都市化」的日本人,各自受到某些因素的感召,決定下鄉自立生產日常所需,過著減少衝擊自然環境的生活,這些人多義大利鄉間的麥田半是從開墾一個菜園開始,然後養幾隻雞,終極目標是種一塊稻田,畢竟稻米是亞洲人的主食吧。

台灣人從幾十年前經濟起飛,好好的賺了一些錢,表面上大家都過著衣食無缺的生活,可是應該很少人知道,我們其實連自己都養不活,台灣人當作主食的穀類作物自給率不過1/3左右,不要以為有錢什麼都買的到,文明人乍看很強壯,其實面對大自然的時候根本不堪一擊,今年春天不過節氣不調又遇到乾梅,就造成整個東部的稻作幾乎全軍覆沒,如果將來遇到因為因為氣候異常而造成的全球性糧荒,農委會真的有把握瞬間把休耕的農田全部復耕來因應嗎?畢竟不是灑錢到土壤裡就能生出農作物啊。

如今由農委會(正確一點來說是水保局)主導的農業再生條例,重點擺在農村景觀再造跟農地買賣活化,感覺有點像農委會自廢武功來幫經濟部跟觀光局做業績,有生命力的的農村景觀來自於有生命力的農作物,而不是華而不實的硬體設施吧。

達悟人的水芋田驅車在法國跟義大利的鄉間,眼底盡是綠的發亮的葡萄園和沐浴在陽光下的麥田,這才是健康美麗的鄉間景觀。依稀記得雪山隧道通車前的宜蘭,一下北宜公路,眼前就是綠油油的秧苗跟沐浴在溫泉水裡的空心菜,空氣裡有田土的香味,如今一下高速公路,眼前豎起一塊仲介農舍的巨幅看板,原本翠綠的稻田中央聳立起一棟棟豪華的農舍,不用說旁邊通常是休耕的田園,你就不禁嘆息,台灣擁有如此宜人的氣候,大部分國家還在天寒地凍的一月天,南部的一期稻作已經插秧,這樣肥美的土地卻養不活島上的子民,還要靠進口糧食,難道不諷刺嗎?

充滿生命力的葡萄園此外政府又推出「小地主大佃農」這道菜,想藉此汰換老農,然而若不解決台灣農業產銷的根本問題,不會有年輕人想從事吃力不討好的農業,農產品的價格被剝削到乾領休耕補助還比收成的獲益還高,台灣農業的死期指日可待,也不用再生了。

我一直覺得現代人類的經濟運作方式實在荒謬,做貿易的把貨品從甲地搬到乙地,搞銀行的賣的是虛幻的金融衍生性商品,這些人不事生產卻能賺進大把的鈔票,而實實在在從事生產的農民卻永遠是被剝削的一群。

撰寫此文的同時,我正在喝南投魚池鄉所生產的台茶18號「紅玉」,打開茶罐,一股清香撲鼻而來,入口甘甜,與香味短暫泡久會澀的英國唐寧紅茶比起來,高下立判,農委會應該做的難道不是保障農產品的價格跟農民的生產環境嗎?難道不是搬運跟行銷農產品嗎?錯誤的政策難道不是比貪污更可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