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園區廢水人人怕 只有中科說麥驚啦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科學園區廢水人人怕 只有中科說麥驚啦

2009年06月19日
本報2009年6月16日台北訊,特約記者朱淑娟報導

針對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廢水排入舊濁水溪流域、三和制水閘下游河段,究竟對當地漁業、農業有什麼衝擊?廢水中含的重金屬成分、濃度、還有環境荷爾蒙,究竟對漁產農產的健康風險又有什麼影響?環保署16日第2次舉行專家會議(一個在環評法中位階不明的會)。

依環保署的說法,專家會議的目的一為找出真相、二為替真相找對策。以二林園區為例,所謂真相,指的是廢水究竟有沒有問題?

如果沒有,那就散會;如果有,就來談對策。所謂對策,可能是不准中科排放(排那都不行),或是廢水改排到對漁業農業衝擊較小的地點,但必須承諾處理到可接受的程度(相對損害的概念,不是准排就表示廢水沒問題)。

(註:惜水如金,中科如果覺得廢水這麼讚,肥水何需落外人田?環評委員陳光祖建議,中科應把水留下來自己養漁,員工連買魚的錢都省啦。)

連專家學者都不敢保證沒風險

專家會議6月9日第一次舉行時,福興鄉蚵農北上抗議(今天也來了,誰這麼閒一直從彰化往台北跑,如果不是很擔心的話),因為二林園區預計的排放口距離蚵田只有1公里。

不知各位是否看過蚵田,蚵的養殖法就是把蚵架往海水一插,自此蚵苗吸收海水的日月精華,海水中有什麼蚵就吃什麼,等長到一定程度(最多2年),蚵農就採蚵送到市場,變成各位愛吃的蚵仔煎、蚵仔湯...。

也就是說,中科廢水一排入海中,即便如中科所說,每一次的廢水排放重金屬含量都ok,但我們的蚵天天吃一點點,這樣經過2年,恐怕那些一點點就會累積成很大點。所以,「重金屬累積的影響」才是關鍵,光討論那桶水(每次排放)重金屬含量多少、影響又多少,是沒有意義的。

台北大學環境管理所教授張添晉表示,中科說要掌握園區廠商使用的藥品成分、濃度,事實上業者會以機密為由拒絕,重點是業者是否用明確的風險來管制,明眾比較能放心,「否則叫學者認同這沒風險,學者不敢。」

他強調,一定要用漁民的觀點,(也就是說所謂影響要有評估的標的,要以廢水不影響漁業為分析標的,而不是一再強調符合放流水標準),而且要重視牡礪(尤其是幼苗)長期重金屬累積的影響。

中科四期承諾的重金屬遠高於中科一到三期

中科表示,未來放流水排入舊濁水溪後,即使在枯水期合成水質重金屬濃度也符合丙類水體。但張添晉質疑,舊濁水溪目前的水質優於丙類水體,廢水排放的確會惡化水質,中科不應把水質惡化到丙類水體。

資料顯示,二林園區廢水重金屬含量遠高於中科一到三期。鉛每公升0.4毫克(一到三期0.008~0.01),鎘0.03毫克(<0.001),六價鉻0.2毫克(只有總鉻0.007~0.048),銅0.12毫克(<0.006~0.108),鋅2.2毫克(0.012~0.434),汞 0.005毫克(<0.0004~0.0012)。

張添晉質疑 中科四期為何不比照一到三期標準?

每天排5萬噸廢水對養殖業影響大

中科強調,利用舊濁水溪2次漲退潮稀釋重金屬,只有鹿港水道以北、彰濱工業區西側局部海域可能殘留5~10%,鹿港水道以南養殖漁業密集區,汙染濃度已極低。

但張添晉認為,不要用稀釋,應用涵容能力。中科每天排放5萬噸廢水,對養殖業影響很大,應盡可能減量。放流水調查應包括製程可能產生的化學物質(共17項),以及生物毒性測試。

另外,中科承諾廢水中總氮不超過60毫克、總磷不超過25毫克。張添晉表示,一般水體優養化,總磷是主要影響分子及限制因子,這個濃度己超過導致水體優養化發生的程度。

廢水應海洋放流 保住這片永續的漁業

台大漁業科學所教授陳弘成表示,既然廢水引發這麼大疑慮,為何不海洋放流?他表示,舊濁水溪廢水稀釋能力太低,最好是做海洋放流。中科應考量對漁民傷害最小的方案,因為漁業是永續的產業,「希望能保住彰化海岸這一片海洋漁業。」

中科副局長郭坤明表示,已經下了很多功夫在排放廢水,顧問公司則補充,海洋放流要4年,且「無法配合中科時程」。原來爭辯半天,中科不願答應海洋放流的原因是無法配合自己的開發時程,而不是考量對人家可能造成的傷害。

陳弘成痛批,「牡礪有問題你要不要賠償?」只為了配合中科時程?景氣不好,過2年如果所有科學園區都關起來,「你怎麼辦?你想想看」。

彰化縣漁會、彰化縣環保局也再度要求,中科廢水應改排到濁水溪,漁會表示,「地方要開發,但漁業也要生存」。

※ 本文同步刊載於作者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