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鳥 (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火鳥 (下)

2003年05月04日
作者:白子易 (朝陽科技大學環工系助理教授)

這些封存當時環境訊息的氣泡就如此被隔離在孤寂世界,靜躺了百年、千年甚至億年,螁成化石,揉入地球的記憶。直到廿世紀,人們腦海忽然閃過追蹤地球隱私的靈感;因此科學家運用尖端科技深入冰床,採集這些亙古的深層結構,加以檢驗。分析結果顯示,十幾萬年來處於穩定狀態的二氧化碳濃度在十八世紀中葉瘋狂飆漲。這年代正與工業革命的發萌不謀而合!

工業革命後,人類變成一夕致富的能源暴發戶,奢侈地揮霍煤碳等石化燃料,壓搾毀滅性能量以推動時代巨輪,並熔鑄工業文明;但,由燃料赭燼誕生的是天量二氧化碳,而不是傳說中的火鳳凰。另外,人類又如癌細胞肆虐號稱地球肺臟的遼闊綠帶,為了增加耕種面積,森林病變為耕地;為了填塞龐雜的人口,溼潤的綠色植被突變成乾涸的水泥,綠色面積減少,藉由光合作用將二氧化碳轉化成氧氣的機會也減少,嚴重斲傷地球吸收二氧化碳的功能。產生量大增,轉化為氧氣的量銳減,收支無法平衡,二氧化碳便伴隨文明的成長而成為沉痾的環境品質赤字。

二氧化碳流竄於大氣層,形成一道特殊藩籬。日光穿透大氣層到達地球後轉成熱,熱能受到此屏障阻擋而無法再從地表輻射至太空,其作用類似使溫室增溫的玻璃門窗。人類舞動無窮的貪婪對地球暴斂橫征,以維繫物質神話,並虛構輝煌的文明幻象;造成二氧化碳濃度攀高,大氣層貯存熱能的魔力益形擴張,溫度自然像文明的負債,逐年高築。

研究顯示,工業革命至今,大氣層內二氧化碳含量成長為1.3倍,溫度則以每百年0.5度的速率攀升。雖然每百年的差距在小數點以下一位,但冰山、積雪蒸融,海水體積膨脹,百年來海水位上升高達10公分,間接造成沿海陸地沉陷;另由於溫度上升,使得沙漠無端漫延,全球氣候更詭異變遷。

車子行駛出糾結盤繞的市區,來到人口密度較低的木柵、景美等市郊,溫度曲線立即反應事實,爽朗向下滑落。很明顯地,人類自豪的物質文明竟給生態環境帶來了不文明。

幾百年來,臺北城走過多少騷人墨客,為臺北留下多樣的風貌;歐美科學家們長年蟄居天寒地凍的荒涼南極大陸,挖掘地球的點滴回憶;我們則奮力往來奔馳於文明所雕琢的亞熱帶城市,一度一度尋覓火鳥的雪泥鴻爪,並將今夜測量所得的數據整理為臺北城百年來的記憶之一,所以,有那麼一點興奮,特別是在整座城市已熟睡十分之八的深夜。然而,我們並不孤單,至少,美國太空總署發射的Landsat及法國的SPOT資源衛星正從離地面幾萬公尺的深邃太空呼嘯而過,配合我們,像天神之眼審視海島台灣每分每秒的變異。

凌晨四點,枯燥的夜即將離去,天快亮了。此時,收音機傳來史特拉汶斯基(Stravinsky)的名曲,悠揚音符像夢中飄搖的火鳥羽翼,一枚枚抖落於歸途。

原始人類剛脫離動物殘餘時期所從事的簡單思維活動稱為神話思維。上古人類認為自然界的季節遞嬗、星體的運行出沒、農作的萌芽成熟等週期現象,無論在現實生活或在魔魘盤旋的夢中,都是有生命、有意志的活物;更想像自身與現象之間存有看不見的超自然媒介,作為自己和萬物的連繫,作為自己與鬼神之間的界面,進而衍生物我混同的原始思維。

沉冗混沌時光靜謐流過百萬年,細胞蟄伏野禽蠻荒基因、脈管流動走獸腥滾體液的人猿,如蛇虺蜷縮於黏濕陰寒的洞穴,如節肢動物攀附於粗曠林梢,偶爾抬頭,瞻望茫茫星體,也瞻望茫茫未來。後來,猿人發現火,向火索求光明與溫暖,且穿透晃動光影,看見未來的文明曙光,更走上進化之路。

火的發現導致火鳥神話的發明。太古先民創造火鳥神話,不僅象徵週期性自然節律變換,也反映其對死亡與復活、衰老與繼承、更迭與循環的民俗觀和思想,更映射人類對輪迴、永生、不朽的野心與追尋。

思考越是脫韁馳騁,內心莫名的不安越是浮躁,突然想到熱力學第二定律。

熱力學第二定律最簡單的敘述是:「熱由高溫流向低溫」。但,有人不禁要問:熱量既由高溫流向低溫,這種熱流動的物理現象何時停止呢?答案為:「當熱達到平衡,亦即,系統內各處溫度相同之時。」舉例來說,如果將攝氏一百度的水與攝氏零度的水等量混合於保溫杯,最後,保溫杯系統中的溫度將會是攝氏五十度。此定律存在物我之間,存在地球之上,更存在整個宇宙裡。

溫度高達攝氏三千萬度的太陽神,每秒吞噬四百萬噸氫氣,瞬間爆發終極威力捲向太陽系諸行星,襲向無垠宇宙的陰暗角落,地球也無時無刻不承受這股自宇宙創世紀以來,已猛爆億萬年的蒼茫能量。人類文明消費活動既強迫大氣層質變為保溫瓶,那麼,依據熱力學第二定律,源源不斷湧入地球的太陽能究竟會蔚成什麼氣候?究竟會達成什麼平衡溫度?

致病菌入侵人體時,屬於恒溫動物的人類,會啟動免疫系統升高體溫,以擊退壓境的病菌大軍,並提供警告。假設地球真如太古先民的懵懂思維所描述,是有生命、有意志的活物;那麼,升高體溫的地球正在預警什麼?地球又打算消滅侵害其五臟六腑的何物?古婆羅門教傳說每四十三億二千萬年,世界必須歷一次「劫」,萬物焚燬於「劫火」,然後孕育更璀燦的生命。根據星體湮遠的記憶,地球已歷時四十五億個寒暑,面對千年前預測的魔幻數字及澎湃洶湧的熱浪,古婆羅門教先知所預言的劫數是否已悄悄降臨?

車子持續在走,一夜未眠,我的腦力已經成為一條下墜的拋物線。為了再釐清一些想法,我吃力地輕緩攪動睡意濃郁的思考,然而,思考卻沉入一片空白。驀地,透過激動的車窗看見山巔正冉冉浮升火光。火光就像我的意識,也像我恍忽的夢境,混沌無限;但似乎有自我意識般地匯集。最後,當光源破裂天空且逐漸凝成具像的霎時,光芒萬丈的火團彷彿驟捲成巨鳥,盤距山巔,睥睨大地;鼓動魔樣廣闊羽翼並激射億萬枚如鬼魅亂舞的翎火,奔竄向無所遁逃的三千世界……

原文收錄於【『智慧的天堂』第一屆全國大專學生文學獎得獎作品集】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