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冰灣公園 | 環境資訊中心

阿拉斯加冰灣公園

2003年07月13日
作者:賈福相

1998年6月,我與妻子參加了阿拉斯加內海航遊旅行。起初,因為怕暈船,有些不放心,一週回來,卻嫌時間太短了。途中值得回憶的很多,最凸顯的是冰灣。

人在船上,船在灣內,灣被36個山峰圍住,每個山峰都有玄冰和積雪,通灣處有13條冰谷,每條都像長長的土龍,由山峰爬下,向灣內吐冰,有的藍色,有的白色,有的棕黑色。不斷的冰崩,造成了一群群的冰山,大的像樓房,小的像餐桌。漂漂而行,蒼鷹和水鳥們站在小冰山上,悠哉游哉,免費的遊覽全灣。

200年前,溫哥華船長(Captain George Vancouver)初到此地,那時全灣為玄冰所覆蓋,冰層有3000尺厚,灣口處呈一半月形,寬20里,兩壁高山峻嶺。

真正發現冰灣的是繆爾(John Muir)先生,他是一位有名的加州自然科學家,也是保育界的開山大將,6尺4寸高,大鬍子,藍眼睛,瘦而挺拔,像棵蒼勁的古松。他能講、能寫、也能做,被稱為國家公園之父,他奔波在林地山野,對他而言,大風景區是神聖的樂園,森林是人類精神的冷泉,林木被伐、鳥獸失蹤,是走向地獄的途徑。他大力主張風景區應該列為國家公園,供後世、全人類憑弔,加州的Yosemite(優勢美地)國家公園,就是由他的努力而設置的。

1879年10月,繆爾雇了4名阿拉斯加原住民水手,駕獨木舟,搖槳在雨中、霧中、冰山中,找尋冰灣。幾天後,他的水手們又怕又失望,都勸他歸去,他不聽,他的藍眼睛像玄冰一樣堅定,他們終於進入了冰灣﹔而這時,距溫哥華船長的初次登臨才100年,灣中的玄冰卻已撤退48里遠了。

繆爾爬上山坡,被周圍的風景所震撼:「……陽光從有金邊的雲層穿入,跌落在發亮的冰山上,在兩條巨大冰谷的懸岸,強烈的白,玄冰的無限伸展,有似處女的無辜慾望,在Fairweather山嶺,一忽兒出現,一忽兒隱藏,把冰的荒原妝點成不可形容的乾淨和神聖。」

一個聰明的自然科學家,當然沒有忽略這一片處女地的變化。玄冰下4000年,一切生物都消滅了,48里的新生土地不到100歲,是一個天造的實驗室,植物族群的重重變化,由剛暴露的岩石到灣口的林地,一路行來,自然演化正在進行。一開始是一種低等黑藻,替山岩包了層皮,穩住鬆土,保住水分;之後蘚苔來臨,可以長到幾寸高,之後是馬尾草、火草、矮柳、山榆和白楊等小樹,這些草和樹重造土壤,穩固了氮;最後才是杉和柏的出現,它們把其他的樹叢擠得受不到陽光,漸漸消滅,終於完成了成熟的杉柏林地。不同的植物群又引來不同的昆蟲和其他動物,而建立了複雜的生物社會。誰會想到100年前這裡曾埋在幾百尺的玄冰之下呢?

繆爾的文章和演講引起了不少科學家和旅行探險家的興趣,一波波的人潮開始來探訪。1916年,冰灣的自然生態已被仔細追蹤;1925年,冰灣被列為美國國家紀念區(National Monument);1980年,改為國家公園和保護區;1986年,被聯合國命名為生物圈保護區;1992年又被聯合國承認為世界特有財富區。這樣的等等升級,也代表著人類的漸漸覺醒吧。在這片大冰大山中。說不定有石油或金礦,因為是公園,就不許少數牟利者開發,就不許富人們建立私人別墅。

美國加州的海岸,都是私人財產。大房子、高圍牆,門口掛著「小心惡狗」或「閒人免進」的牌子。加州的鄰居-奧瑞崗州卻訂了「全海岸是公產,不能私人買賣」的法例,任何人,富的窮的,都可以到海邊濯足戲浪,或坐在岸上發呆。

世界玄冰,在高山和兩極,蓄水量比全世界江湖、地下水、雲中水加起來還多。地球表面現在還有十分之一埋在冰底,如果玄冰全部融化,海水升高十餘公尺,會淹掉世界上一半的大城市。

南太平洋和印度洋許多小國,都建立在珊瑚礁的砂石上,高出海面僅有兩三公尺,近年來溫室效應造成的海面上升,已使這些島國驚惶終日。在馬歇爾島共和國(Republic of Marshal Islands),近千年的墓地已被侵蝕,飲水已被鹽化,他們忙著築海防牆,但也擋不住漸漸上漲的海潮。馬歇爾環境署署長提幫(Joerlik Tibon)生最近說:「海水上漲,如此可怕,我們連想也不敢想,因為我們完全無能為力。」

環境保育就是讓一座山、一灣水、一片森林、一島珊瑚自生自減。我們可以欣賞、可以研究,但不可以破壞或改變;硬把一條河截彎取直,就像孟子說的禿禿牛山,因為人的干涉,它們才面目全非了。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2500年前。老子就說人要清、要寧、要靈、要盈,要萬物活活潑潑生存,就得守住一。一就是道,道是宇宙中的最高智慧。

本文同時收錄於聯合文學【星移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