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毒合法-廢棄爐渣的檢測魔術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有毒合法-廢棄爐渣的檢測魔術

2009年11月16日
作者:munch

科學喜歡談標準,在所有公害事件發生之時,標準以一種專業態樣,成為一種終判的依據,但是標準並非天生公正客觀,它只是一種「科學共識」,或是一種「政策選項」。當標準在檢測技術上被選擇或操弄,於是標準變得不標準,甚至科學都能成魔術。

古早,那種把台斤當公斤賣的三斤鴨的笑話,早就說明當標準不一,在偷斤減兩之間,有著太多把戲。

戴奧辛鴨的爆發,目前原因尚未判明,但是爐渣的風暴再起,一種合法掩埋的有毒物品,甚至在颱風重創恆春半島交通,為了搶通道路,在電視上載來一車車爐渣傾倒,國軍連夜舖設搶通,還贏得全國喝采,那畫面看得真是讓人心驚。

國內年產一百多萬噸的煉鋼爐渣,在「資源再利用法」下視為「可回收利用資源」,原本環保署所管的事業廢棄物,變成經濟部工業局所管的再利用資源,開始填土鋪路,發揮爐渣的再生效用。就資源再利用角度,將廢棄物轉化利用當然是美事一樁,但是一旦含有毒性造成污染,就讓美事變醜聞,掀開一場環境風暴。

問題是,爐渣能夠從有毒廢棄物,搖身一變成為再生資源,就不得不佩服科學標準的巧手,讓黑轉成白。

2005年,到外埔農地訪查盜挖事件,碰上另一塊農地上正在傾倒爐渣,向當地環保局詢問,得到答案是一切合法,不具毒性。心裡好奇,這種多孔黃棕色的物質,活脫像外星隕石,長的就很奇怪嚇人,真的不信它不具毒性,於是以紙張包上一塊,找專家去化驗一番。

在國內好心的學者很多,有正義感的檢測公司也很多,拿走爐渣始分析,也為我上了一堂化學課。

在分析之前,專家就先講,依照目前對爐渣的TCLP(毒性特性溶出程序)檢驗方式,大多爐渣驗出的有毒重金屬含量,大概都在法定標準值之下,就是說它是定義上的合法無毒。但是這套TCLP檢驗方式,方法是以實驗室配製醋酸緩衝溶液,在短時間內模擬大自然中的酸雨,對廢棄物有毒部份溶出的過程,在透過光譜等不同分析方式,檢測溶出的有毒數據。

請注意,它是溶出的有毒數據,不是爐渣有害物質的總量,就像洗澡搓出的肥皂量,不會等於整顆泡水到爛的肥皂量。

這樣的問題在於,忽略爐渣一旦埋於地下,它會不斷碎解,並且可能處於浸泡的狀態,TCLP只是檢驗模擬雨水溶出的毒物,不僅不符合現實狀況,更不是爐渣中有害物質的總量。於是,以另一種王水消化法,溶解測試爐渣樣本的有害物質總量,結果重金屬含量污染值驚人,單以鋅含量就超過標準值七倍,其它重金屬污染都遠超過標準值。

問題是,TCLP(毒性特性溶出程序)是法定對於爐渣等廢棄物的檢測方式,政府訂的遊戲規則,它的數據才能作為有毒無毒的標準。

好笑是,在環保署檢測法規中,土壤中重金屬檢測方法,卻又變成王水消化法,來檢測土壤中重金屬污染的總量。

這是什麼意思,這樣講白一點,當爐渣還未入土,一塊塊拿去測驗,結果是合法無毒,於是放行埋地,當爐渣碎裂成土污染釋出,再拿化成土的爐渣去測驗,變成有毒致命人畜勿近,於是造成現今這種事前不阻擋,事後才花費上億金錢整治的荒謬。

爐渣無毒,精確的說,是在一套被選擇的科學標準下無毒,這種操弄檢測標準的「無毒論述」,早就成為環評事件中的專業把戲,從採樣時間的延緩,採樣地點的誤失,甚至檢測方法的選擇,一個一心為工業創造坦途的國家,不斷透過這種科學魔術,打造一個「理論上」的無毒環境。

當把關不嚴造成生態浩劫,失職的官員,還可以將污染喊成歷史共業,我真的開始相信,這些官一定有學魔術,總是能將黑的變成白的。

在這個崇拜資本大神的年代,狂牛都不怕,戴奧辛鴨又算什麼!

※ 本文轉載作者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