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海岸糧倉快淪陷 黑皮盃座談會呼籲公民捍衛家園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西海岸糧倉快淪陷 黑皮盃座談會呼籲公民捍衛家園

2009年12月08日
本報2009年12月8日台南訊,陳品潔報導

西部重大開發案面對全球暖化,台灣政府為何堅持將國家重大建設蓋有海平面上升危機的西海岸?政府有沒有積極的對策?抑或執意拿全民社會成本當籌碼,開發西海岸?這些種種難題,政府要如何拿出誠意捍衛人民生存權力,並鼓勵公民參與國土規劃?還是強權當道,繼續黑箱作業?上週六(5日)第9屆黑皮盃路跑前一天,主辦單位台南環盟邀請長期關心西部海岸重大開發案環保團體,談台灣當前不當的開發政策,並鼓勵公民悍衛自己生存的權利。

高科技污染台灣重要糧倉

獨立媒體人朱淑娟談到,近期台灣西部海岸開發案的環評爭議,究竟錢從哪裡、地從哪裡來、毒水怎麼排,都是問題。朱淑娟指出,科學工業園區基金負債1125億,明年再將增加73億,中科卻聲稱二林園區可增加3萬個當地就業機會,但無高中以上學歷的農漁民真的有機會到園區工作嗎?如果不是,在土地與海洋污染的情況下,那麼會連帶失業者將會超過十萬人以上。雲林環保聯盟理事長張子見說,回歸到抗爭的原點:「我們保護要濕地,我們要吃乾淨的食物。」

許多農漁民哀嘆政府「吃人夠夠,沒天沒良。」並非空穴來風,因為西海最大的糧倉即將在不當的開發政策下,全部淪陷,農漁民將全部失業。

稻田旁邊就是工廠,員林大排水溝排出來的水都是紅色的,農民連自己種的米都不敢吃,那怎麼賣得出去?彰化環保聯盟蔡嘉陽指出:「台灣工廠廢水排放問題,常就地合法化,最根本灌排不分離不解決,每年5000萬整治重金屬污染也沒有用。」

彰化環保聯盟秘書長施月英指出:「香山濕地就是很好的例子,即使竹科通過環評,現在也因為重金屬污染完全禁止養殖水產。」張子見認為,糧食「具有維生系統不可侵犯的地位」,中科四期是國土規畫上極大的繆誤;中科三期已經染指雲林虎尾特定農業區,四期更踏進全國最重要的糧倉-濁水溪平原的核心區域二林。張子見指出,近年全球糧荒,各國紛紛訂定糧食法、或糧食安全法;而且隨著氣候變遷,全球適合農耕的地區正在轉移,糧食問題已愈來愈嚴重。

社會與健康成本誰來擔?

中科二林園區污水排到哪裡?生物鏈循環怎麼受影響?誰來承擔污染後的社會成本?雲林縣政府曾表示,放流管若拉到外海3公里尚能接受,但根據施月英提出的台灣海流流向圖,西海岸的海流根本不足以帶走這些高污染物,20公里寬的潮間帶將持續累積這些污染物,中南部的海岸濕地將像香山濕地一樣淪陷。

潮流流速示意圖

蔡嘉陽也指出,濁水溪口北岸,有全台灣最豐渥的有機黑泥溼地,是生產力最高的河口潮間帶,卻淪為工業區,實在令人費解。施月英控訴,環保署應該是保護台灣最重要的部會,但從西部被高科技園區染指的過程中,卻清楚看見環保署成為開發單位的幫兇。由於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詹長權研究顯示「六輕設廠後附近居民罹癌率暴增」,施月英強調「在污染問題沒有解決之前,這些開發應該撤案,不是繼續環評。」

全島癌症地圖

張子見指出,目前台灣的社會成本,淪為中油、台塑這二個財團是競爭市場的工具;八輕號稱產值一兆,然而耗損的水資源、地層下陷、以及勞動社會成本,誰來負擔?這二個集團負擔得起嗎?有什麼理由要全民買單?他認為,台灣二氧化碳減量以及國民健康的成本,已經超限利用。

環評把關不足

朱淑娟舉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區域計畫審查會議為例,民主程序嚴重倒退,從環保署到營建署都開了惡例,第一次開會時,先讓居民講完後即中止審議,沒有溝通也沒對話;接著在第二次會議時就以「延續會議」把居民排除在外,閉門討論。「科學園區的產值很大,支持的就業人口卻不多」此外,行政部門嚴重干預環評審查,密室談判,也不符合環評審查的公平正義。

施月英說,「只是聽開發單位說話,那這樣的會議有用嗎?」施月英強調「人民有知的權利,但政府重大開發案的審議成員,一半以上是官派,當然全數通過。」現場沒有在地的民眾參與,民眾怎麼會知道開發案發生什麼事情?又怎麼捍衛他們的權利?

施月英也指出當前環評程序的瑕疵,說明會只在開發地區舉辦,但完全未對受影響地區完全主動說明。此外,開發單位會技術性規避挑戰,一天同時舉辦三場說明會分散抗議焦點,同時評估哪邊抗議聲浪比較小,就先列入說明會排程。

暖化衝擊未考慮  未來如何調適

蔡嘉陽認為,彰化地層下陷主因來自集集攔河堰截取地下水,使得補充彰化平原的地下水源嚴重不足。現在該區一年下陷10公分,未來面對氣候變化、海平面上升,排水將愈加困難;加上七輕大量抽砂,目前雲林到口湖,幾乎沒有潮間帶了。蔡嘉陽說,如果水利系統繼續錯下去,濁水溪與烏溪的水資源將會被剝削地更厲害,形成台灣維生系統的危機。他也認為,經建會網站上預計石化產業重鎮將設在西海岸,「這是頂層決策者極端扭曲的價值觀。」

81-96彰化地層下陷 81-96彰化地下水管制區

張子見指出,從國土規劃的角度,濁水溪流域應定為國家級糧食生產區,但竟然提供中科四期開發。另據台大教授施學銘1996年模擬預測顯示,大肚溪口是全台灣潮差最大的地方,正好位於八輕位址,加上氣候變遷觀點估計會讓台灣海岸線會往內陸縮1公里以上,如果台灣將重要設施放在氣候敏感區域,根本是浪廢公帑。他強調:「從海岸法與國土規畫角度,根本不用環評,就是不能進行開發。」

看不見才可怕 公民站出來捍衛生存權

張子見也指出,抗暖化不只是要求減碳,而是要探討地球資源永續利用。「台灣環境問題應該要回到人的心來看,你怎麼看待這塊土地?不是只有看到種種數據而已。」他認為,台灣目前的環境問題,除了傷害台灣自己,也在傷害地球。例如砍了很多樹,消費印尼雨林。如果透過國民參與印尼雨林信託,或許可以提升對於民眾環境事務的關切。

蔡嘉陽認為,「環境運動失敗了,大家都是受害者,每個人都應該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