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小孩的「拈花不一定微笑」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自然小孩的「拈花不一定微笑」

2001年03月29日
作者:蘇逸平

現代的人對小孩的教育當然是極為重視的,為人父母的,時時將「我要孩子長得比我高」、「我要孩子比我更優秀」掛在口中。

什麼是教育小孩的最好方式呢?上補習班補習美語書法電腦鋼琴小提琴,或是打擊樂?當然這些許多父母覺得這是對小孩最好的教育方式,但是在我的感覺中,這世上還有一個廣袤深遠,無遠弗屆的偉大導師,那便是孕育萬物的大自然。

說來有趣,不管你在現實世界中有著什麼樣的身分,一旦面對了大自然,卻常常像是童稚的小孩回到了母親懷抱一般,露出最純真的笑容與神情。

而小朋友們在大自然的懷抱中,則要比成人更能夠領會自然的美學與哲理。

這一點,是我在自然旅程中觀察得來的不變真理。

當那個小孩的手正伸向一株鮮嫩欲滴的野莓花時,我的眼光恰好從他的背後望見,我的眼神、小孩的手,還有那株淡粉紅的野莓花,湊巧形成一個巧妙的角度。

童稚的手指緩緩向花瓣靠近,卻在離花瓣不到幾公分處停了下來。只見得他凝神半晌,閉起眼睛,深深地聞了聞花香,露出耐人尋味的微笑,隨即一蹦一跳地輕快走入森林。

而那朵鮮艷絕美的野莓花依然無恙,俏生生地佇立在多水氣的青綠北美針葉叢林裡。在那一次的兒童旅行團中,像這孩子一樣年紀的調皮小童一共有二十多個人,每個人都看見過這株美麗的花,但是,一直等到旅行團離去之後,它還是安然無事地悄立在溼潤的西雅圖天空之下,只因為在行程中,我對他們不經心說過這樣一句話。

「看見美麗的花不一定要採,因為如果前面來過的人將花摘走,你們不就看不到她了嗎?」

在你我的成長歲月中,像這樣近乎老生長談的話聽過無數次,但是,真正進入我們心中的,有多少次呢?

然而,在那場以自然大地為舞臺的夢幻行程中,二十幾個孩子卻全都聽進去了,在草香、野花、森林、大海的懷抱中,他們很自在地讓大自然的絕美嵌進了他們的小小心靈,那是某種近乎無私的純質之愛,孩子們之中,有的人在行程初始之際仍然有著將花草摘下,佔為已有的動作。然而,在行程的尾聲,卻讓我看見了那小孩忍住不去摘花的情景。

並且,在旅行團離去之後,那朵野莓花還是清麗地站立在森林的嵐氣之中。

那是在一九九六年夏天,西雅圖北方歐克斯島上發生的往事。

一直以來,總覺得大自然和孩童之間有種奇妙的關聯,事實上,有很多成人在青山水湄之間,也常常會不自覺流露出孩童的天真本性,看見溪水,捲起褲管打起水仗,登上高山,對著山谷吼出空谷迴音,不也是我們常做的事嗎?

也許是性靈仍然純淨的因素使然吧!旅行團中有幾個較好動的孩子原來愛叫愛鬧,連隨行的父母親也管不住,但是在幾天的大自然的熏陶後,個個都靜了下來,有的孩子學會靜靜看著山嵐在午後的青山自在吞吐,有的則專注看著湖上的水紋,偶爾發出「魚會不會睡覺?」之類的可愛疑問。

行程的最後一天,在前往機場的巴士上有個小小的惜別會,幾個小朋友很可愛地說了幾天以來的經歷,而且,最後還不忘「謝謝導遊叔叔,謝謝司機叔叔」。

但是,其中有位原先最頑皮的小朋友強強卻說出了與眾不同的真情感言。

「我也要像大家一樣,謝謝導遊叔叔和司機叔叔。但是我知道我還要謝謝我的爸爸媽媽,因為是他們讓我出國來這裡玩的,今天,我沒有摘那朵很漂亮的花,因為我要把它留爸爸媽媽看,還要讓別的小朋友和他們的爸爸媽媽一起來看……」

曾經有過一個廣告詞,說「學琴的小孩不會變壞」,但是在我的自然導遊經驗中,喜歡大自然的小孩,學到分享,學到關懷,也一樣不會變壞呢!

蘇逸平個人網站「超異空間」網址: http://suyiping.writer.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