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肚子裏的異形 | 環境資訊中心

螳螂肚子裏的異形

2010年03月21日
作者:楊家旺

有一種異形,人類稱牠們為鐵線蟲(Gordius sp.),鐵線蟲外觀的顏色類似蚯蚓,也細長如蚯蚓。牠們長約30公分,摸起來像鐵線一般硬,故名鐵線蟲。體長30公分的鐵線蟲,卻寄生在不到10公分身長的螳螂體內。更精確些,應該說是寄生在那不到5公分長的螳螂肚子裏。螳螂的肚子裏有這麼一隻異形住在裏頭,牠的感受,您可想而知了。

話說螳螂應該在枝葉樹叢間,以其綠色或褐色的身子,幾乎不易被看見地移動著。牠的移動,往往像微風吹過枝葉,微微晃晃。這讓牠的獵物,很可能是某一隻昆蟲,不易察覺,因此容易被枝葉微晃般的螳螂所捕食。那一天,也就是2003年06月01日,在溪邊,我遇見了一隻寬腹螳螂(Hierodula bipapilla),我很好奇地問牠:「你不是應該都待在樹林裏,怎麼跑到溪邊來了呢?」牠正要答我,竟抽搐了一下,本能地把已到嘴邊的話給吞了回去。我只好自問自答:「你大概是想來洗個澡,或在炎熱的六月天戲水吧!」這回牠突然渾身不對勁,拚命地抽搐,瞬間,從牠的腹部末端,拉出一小段褐色鐵線,不,是一大段,愈拉愈長,最後,拉出了一條約牠身子三倍長的異形,鐵線蟲。直到鐵線蟲從牠的身子拉出後,牠才感到放鬆下來,不過,我也看得出牠的疲憊,牠幾乎是拖著疲憊的身軀離開的。我看著牠離開的那一刻,從牠背影,突然有一種感覺,剛剛牠拉出鐵線蟲的短短十秒鐘裏,彷彿,老了十歲……

寬腹螳螂離開後,留下了異形鐵線蟲,牠在岸邊不停扭動著細長身子。我伸出食指,穿過牠扭曲的線身下方,輕輕將牠托起,秤秤牠的重量,並緩緩按下拇指,以食指和拇指輕夾的力道感覺牠那鐵線般的硬身子。而後我放下牠,問道:「剛剛是怎麼回事?說來聽聽吧!」鐵線蟲便從媽媽生下牠的那一刻開始,告訴了我牠那不可思議的身世。牠真是一個說故事的能手,幾乎讓我懷疑起牠的身世究竟是不是杜撰的了。

牠說,牠的媽媽在溪流裏產下了牠,那時牠在卵裏。不,應該說還是卵的階段。牠說那時牠還沒有什麼記憶力,總之,就是被什麼水生昆蟲的稚蟲給吃進了肚子裏。水生昆蟲的稚蟲,有一天長大了,羽化後離開水域,來到了空域。不過,再怎麼會飛,也必須停下來休息。就在一次棲息於枝或葉的時候,被寬腹螳螂盯上了,不幸地,沒能逃過螳螂的獵捕,成了螳螂的食物。小鐵線蟲呢?也就在這種狀況下被順道吃進了螳螂的肚子裏。牠說,那一刻牠才明白,原來不只螳螂捕蟬,還螳螂捕蚊,螳螂捕蝗,螳螂捕蜂,螳螂幾乎無所不捕了。明白這一點對小鐵線蟲來說非常重要,因為,當牠住在寬腹螳螂的肚子裏,牠就學會了利用螳螂的飢餓感來控制螳螂的行動,這是牠們這種異形天生下來就會的能力。換言之,小鐵線蟲掌控了寬腹螳螂的思想,不過,依我之見,我倒覺得稱鐵線蟲為螳螂的腦可能更貼切。因為,牠接著告訴我,牠讓螳螂時時刻刻感到飢餓,牠命令螳螂要不停地捕食,即使螳螂感到疲累,牠也不管,牠就是要長大,從0.1公分,牠要長大到1公分,然後10公分,據說,有些鐵線蟲可長到100公分。(我想,那真的是異形中的異形了。)螳螂有時又累又餓,也不得不強打精神去獵食,再把捕食、吞食的食物,給腦,也就是鐵線蟲作為養料,供應牠那十倍速成長的身體。終於,(當我看到鐵線蟲講到這兩個字時,牠露出了一種驕傲且激動的神情。)牠說,終於我長大了,成熟了,想戀愛了。便命令寬腹螳螂,以屈原赴汩羅江一般堅決的情懷,走到水邊,然後一聲令下:「跳!」螳螂便義無反顧地跳了下去,任溪流載浮載沉。(愛情的力量就是這麼強大,有時近乎一種殘忍。)

「然後呢?」我禁不住問鐵線蟲,同時也對自己的好奇感到幾分厭惡。鐵線蟲說,然後……然後……螳螂並沒有跳進河裏。牠說牠輸了,牠敘述故事的神情開始變得感傷,牠說這隻寬腹螳螂的求生意志太強了,一點兒也不像屈原,屈原是求死意志太強。「然後呢?」我不禁好奇又繼續問下去。「然後就像你一開始看到的,螳螂沒跳進溪裏,但我的戀愛情緒已經高漲得關不住我了,我必須出來,我必須出來,結果,我終於出來了,但是不在水裏,卻在陸地上。」「那又會如何呢?」「我會乾死!」牠的神情更加感傷了。而我,也有幾分感傷了……

我的感傷來自我的矛盾。我要救牠嗎?如果見死不救,牠就會乾死在陸地上。可是,我該如此慈悲嗎?牠原本為了自己的戀愛衝動,竟要淹死螳螂呢!我呆在那裏,陷入了兩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