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改與小農之辯 席娃指出明確方向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基改與小農之辯 席娃指出明確方向

2010年05月03日
本報2010年5月3日台北訊,特約記者李宜澤報導

全球另類諾貝爾獎得主、知名印度生態運動學者范達納‧席娃博士(Dr. Vandana Shiva),上週六(5月1日)晚間在誠品敦南店的「牛糞傳奇」紀錄片放映會後,親自現身接受現場觀眾提問,並且與台大農藝系教授郭華仁就基改作物、小農處境、以及全球化自由經濟的問題交換意見。在觀眾的熱烈回應中,席娃為台灣的小農自主以及反對基改的方向,提供一條強有力的邏輯與行動之路。

該片之所以稱為「牛糞傳奇」,是因為2002年第二次地球高峰會在約翰尼斯堡舉行時,以孟山都等大公司利益為首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者,頒了座「牛糞獎」(胡說八道獎)給席娃,挖苦她對小農種植自由的獻身反抗。席娃不以為意欣然接受,因為對印度小農而言,牛糞可以做肥料燃料,還可以塗在房屋牆壁上作為隔熱防水材料,是非常重要的材質。從這裡可以見到,席娃博士如何堅持小農生活保存的必要,以及翻轉跨國經濟論述的能力。

許多觀眾在會後提出問題,席娃博士以自己在印度主持「九種基金會」(Navdanya Foundation)以及與跨國基改公司對抗的經驗,強調維持小農的耕種知識以及保留種子權力,是最基本的農業自由和人權。一位在台灣居住了十年左右的孟加拉人提到,自己是來自於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的「微型信貸」基金會,這個基金會對於如何幫助小農脫貧做了許多幫助;但孟山都公司就曾經致電尤努斯,希望無償以「基改種子」贊助「微型信貸」運動。席娃說,當時尤努斯博士也有致電向她請教這方面的問題。席娃回應說,我們不應將小農辛苦集結起來的金錢和力量,還轉作孟山都公司的補貼。小農可能會需要微型信貸來買手機或者小型投資用品,但真正生態平衡的農業生產,是不需要外部金錢的投資。九種基金會並沒有直接處理微型信貸的議題,因為她認為就目前而言,保留種子與知識比處理金錢還要基本且重要。

另一位觀眾也問到許多觀後感最常見的問題:到底基改作物的研究和實用,對於人類生活健康的影響何在?席娃首先強調,基改作物不是如生化科學家所宣稱的,可以增加作物的「生物多樣性」;相反地,正因為農人原來多樣種植作物的能力和習慣,在基改作物的傾銷之下改變成單一作物,不只讓當地的生態體系單一化,也使得農人技術的多樣化(另一種生物多樣性)漸漸消失。

另一方面,把基因轉入目標作物的方法之一,是使用基因槍(類似電子顯微鏡的發射器)將轉殖基因打入,為了要探測基改基因是否已經進入目標,科學家另需將抗生素一起打入以測試反應。這些抗生素與基改食物一起進入人體,就會改變腸道中的微生物相,直接對人體健康造成危害!

紀錄片後段提到席娃聲援印度農村婦女抗議可口可樂公司竊取並污染水源的過程,有觀眾問到婦女在農村的重要性,以及如何有效支援小地方抵抗跨國企業的經驗。席娃舉了個例子,她說當她參訪那些因為使用基改種子累積大量債務而自殺的印度農夫家庭,發現都是男人自殺!為什麼?當女人們把丈夫遺留空空如也的基改種子包裝袋給她看時,席娃發現,這些都是男性農夫在城鎮的種子行被販賣商鼓吹而改買的基改種子。許多男人為了改善家境,聽從商人或者朋友吹噓推薦,借錢購買種子,結果收成無法達成卻累積越來越高的債務。這些債務後來仍然要家中婦女,到九種基金會去借用種子之後,慢慢以後來的收成來償還。她認為女性一方面較不去理會城鎮裡的現代化種子「關說」,一方面對於自然觀察的多樣性更加敏銳,也是女性在種子保留基金會中佔重要地位的主因。

另一方面,跨國的污染不只是地方問題,她發現普拉達地區的婦女獨自對抗可口可樂污染水源長達一年之後,立刻寫信給當地政黨、媒體、律師,並且訴求於國際環境運動份子來進行串連聲援。因為這個年代,地方的環境污染問題已經不是某地的問題,而需要全球性的監督和防堵。

郭華仁以小農自主和基改研究的矛盾狀況,提出台灣目前追求實驗室技轉而來的生物技術知識經濟,但漸漸忽略小農以及傳統農改育種保存之重要的錯誤趨向,呼應席娃對印度小農已經受到跨國公司危害的深刻觀察。

席娃說,基改並非開放性地推動科學,反而因為對於作物的專利化形成對於育種實驗的阻礙,這才是妨礙科學的!

席娃最後提供三個原則做為整個討論的總結:第一、Reclaim the public:重新喚回大眾以及公共財的自主權。第二、Share, but not purchase:分享而非購買,有了分享精神就可以減少商業活動對小農經濟的控制。第三、Appeal to systematic thinking which can translate to real action:進行對於農業體系系統化的思考,並且將之轉化為真正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