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反核紀錄片導演:台日共同建立非核亞洲 | 環境資訊中心

日本反核紀錄片導演:台日共同建立非核亞洲

2010年09月01日
本報2010年9月1日台北訊,記者陳韋綸報導

上週末自費來台聲援諾努客行動的日本反核行動者─日本綠人的松本Namiho小姐、岩崎江利子小姐以及富田貴史先生─8月31日於直走咖啡分享日本反核經驗和策略。其中富田貴史並帶來自製紀錄片《Peace One Earth,SAVE THE OCEAN,STOP!上關原發》,向與會民眾說明日本祝島反對電廠工程的最新狀況。

位於日本山口縣的祝島由於地處潮流匯聚處,鄰近海洋生態豐富,江豚與日本海雀等生物生存其中;以農漁業維生的居民在此安居樂業已長達一百多年。然而,自從1982年中國電力公司計畫於祝島對岸興建核電廠以來,當地居民深憂傳統生活以及賴以生存的環境遭遇摧毀,堅持反核運動已達28個年頭之久。這段漫長的時間,居民和前來聲援的青年,以漁船和獨木舟組成封鎖線,阻止電力公司於預定地擺設浮標的行動。富田貴史紀錄了這些畫面,拍攝成為25分鐘的短片;他表示短片形式是希冀在座談會上,有更多與民眾交流的時間。「我希望作為一個媒介,讓大家了解祝島的狀況。」他表示。

日本反核友人帶來聲援掛旗,支持諾努客反核四復工。

網路工具突圍核能資訊封鎖

富田貴史認為,媒體具有傳遞透明資訊的責任。然而在祝島或是日本其他反核行動現場中,這些生存面臨威脅的當地居民以及聲援者,在主流媒體上卻常常被呈現「缺乏理性」的形象:激情吶喊的畫面,與電力公司在鏡頭前低聲下氣的懇求姿態形成對比。「但是在鏡頭之外,電力公司代表的嘴臉就變了。一待記者離去,他們的行徑便非常粗暴。」富田貴史接著播放電力公司以巨型機具,吊起聲援者獨木舟、或將船隻駛近居民漁船,以要脅口吻警告他們不要妨礙工程的照片。他和其他青年於是以手機拍下了這些相片,每天在推特(Twitter)、部落格以及Youtube上進行即時更新,引起網路輿論,也成功阻止工程進行達9個月之久。他認為核電工程造成支持者與反對者的分裂,在這樣的情況下,資訊傳播的工作便顯得異常重要,以突圍核能資訊的封閉。

多數日本民眾不知情的是,目前散布日本沿海的核電廠,高達55座之多。現行日本政府能源補助政策下,每年對核能補助高達5千億日幣,佔所有補助90%!相對之下,對於綠色能源的補助僅佔5%。許多地方政府因為回饋金而雙手歡迎核能。「從運轉開始的10到15年後,回饋金會大幅銳減,此時中央政府會提出增加機組的計劃,由於對核能補助已經養成依賴性,導致同ㄧ個電廠可能會有多達10個機組的狀況!」最後農漁業產品因電廠入駐凋零、青年人口外流,仍留在村落的居民最終只得憑藉回饋金生活。

「然而成功抵擋核能電廠工程的案例,也多達20多件。」富田貴史認為,倘若祝島最終能阻止核電廠工程,「以後日本政府想在其他地方興建核電廠,將會非常困難!」足見助島反核運動的指標性。

日本政府保留何濃縮技術:不放棄核武

此次來台的三位日本反核行動者屬於反核運動相當年輕一代,他們利用音樂、表演來參與運動,為反核帶來了十足活力。日本反核運動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開始,已經長達40到50年的歷史,然而至今政府仍不願放棄核能。富田貴史直言,日本外交部公文曾經明確表示:日本沒有核武,但保留核濃縮技術,包括核電廠、核廢料處理廠以及高速增值爐。「這表示日本政府不放棄核武的思維。」他結論。另一方面,也因為來自美國鈾礦輸出的壓力,以及核產業鍊中得利的財團不願面對現代能源趨勢,拒絕放棄利益。

「透過資料我們了解,從2000年到2008年,歐盟再各項綠色能源使用呈現正成長,核能、煤碳以及石油則是相反。但日本卻與歐盟背道而馳!」他說。

阻止不了地震 但我們可以阻止核能

此次來台,三位日本友人不斷對日本與台灣反核運動以及核能發展的相似感到驚訝。松本Namiho小姐在諾努客人鍊行動期間,更是對電廠距離貢寮各村落如此之近,表示不可思議。「如果電廠發生意外,附近居民該怎麼辦?」她憂心地問道。日本朋友並且帶來重要訊息:今年五月於台北舉辦的第二屆亞太綠人大會後,GENNAP(Green Energy No-Nukes Asia Pacific,意為亞太綠能非核團體)成立了。GENNAP成立目的便是促進對區域內核能發展的阻止行動。「貢寮核四電廠議題,是GENNAP今年首要議題。」Namiho表示。對於核四工程的現況,Namiho憂慮地說,貢寮核四電廠的工程好比一台拼裝車,「屆時如果發生意外,由於參與工程的公司是如此地多,責任難以釐清。」雖然日本目前有55座核電廠,但她認為,「核能是不適合地震頻繁的亞洲!我們阻擋不了地震,但是我們可以阻擋核能!」富田貴史也說:「無論是日本或是台灣,行動者都承受許多批評以及誤解;但是我們必須了解,彼此都是夥伴的關係、必須將核能趕出亞洲,建立一個非核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