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國光石化彰化大遊行──地方的困境 | 環境資訊中心

反國光石化彰化大遊行──地方的困境

2010年09月29日
作者:munch

寓言一則

有位農夫,心地善良,照顧好土地,種出好米,分享眾人。他不怕別人割稻子,只喜歡喜愛稻子的人,也能愛著土地,然後一起努力,種出更多好米,分享眾生。

一天,上了街,看見舖子上的酒罈,湊過去聞了一下,忽然間悲從中來,眼淚直流。

旁人大驚,探問為何?好心農夫說,不在乎種稻分享,但是割了稻私釀酒,就讓人不禁傷心。

地方的困境

滿心歡喜,趨車南下,在反國光石化污染環境的多年征戰之後,一個全國關注的議題,終得在地方落葉歸根。

是的!落葉歸根。從反五輕、反杜邦、反核四、反中科、反國光等等,每一個發自鄉土的環境運動,在全國吸引關心、產生論述,終究最堅實的抵抗,必得回歸地方。

退無死所!當強烈的衝撞在地方產生,壓不下的人民憤怒,官員必須夜宿,必須談判,甚至必須低頭。

反國光多年後,全國嘩然,但是地方堅實的反抗力量,是否已經生成?

那無需比人頭的數量多寡,而是每一位站出來的人,都只有一個信念,「拒絕!無可妥協。」

單一的意志,構成無比的力量。對於會害死人的污染,那有容忍、補償、或是出賣生命。

長期以來,面對污染,太多農漁村的居民,說不上專業用詞,生活經驗真實的看見危機。但是,地方居民心地善良,習於隱忍,甚至不知如何發聲控訴。

面對環境問題的巨大壓力,他們需要一個管道,讓他們真實反應著內心憂慮,以及退無可退的反擊。

街上的人群,是有怒氣的,那不同於車輛、便當加旅遊的官方動員,因為現實的危機迫近,生活面對重大危害,所以必須出面抗爭。

當人民的信念越益堅實,一股集體的力量產生,甚至成為社會風潮的開端。

就像飽熟的稻子,有人愛著米香,希望一季一季的收割,一地一地的分享,守住台灣每片土地,最終讓環境免於危難。

問題是,有人愛釀酒,不太參與血汗種植,收割著每季的稻作,一股腦的只想私釀好酒,甚至喊價出售。

地方抗爭的困境,環境運動的悲情,對抗的艱鉅,不只在公開狠惡惡的國家開發暴力,更有不能言說的地方勢力搓揉折磨。

原是苦難主體的地方居民,卻在侵奪操弄下,成為權力交織的背景,當成釀酒的材料。

一直以來,無人再談運動倫理,誰是主體?誰該發聲?誰去談判?甚至誰的利益?

一群人上樓「談完了!」,留著一大群老遠前來期待徹底解決卻又莫名終結然後上車領便當回家的荒謬時刻,看著二位母女拼著全村不來也要出面的意志,就在太陽底硬生生被澆熄。

女兒扛著旗傷心著!她說她的冥紙還沒丟出去。

台灣有許多好農夫,他們盡心、她們疲憊、憂慮,長期關心著每塊土地,他或她們無需穿上背心標示自己的身分,大家都知道他們種著分享的福田,幫助每一位弱勢居民、每一塊不幸土地發聲。

一場大遊行,一群彰化人站出來,人數的史無前例,但是在成果上卻是使不出力。

也許,該再努力種田,回到土地上組織耕耘,讓真心為土地的人相守一起,撼動跨越地方的紛雜權力,直接面對一心開發的政府。當年反五輕1千居民,轟到行政院長帶著部會首長夜宿談判,做出期限遷廠承諾。

沒什麼是無可取代的經濟利益,對於政客,只有下台的危機,當環境爭議已到生命交關的全力對抗,甚至引發全國民心的唾棄,面對政權危機,選票是真理,經濟是個屁!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漂浪‧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