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自在、自己 做我該做的事——側寫廖本全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自由、自在、自己 做我該做的事——側寫廖本全

2010年11月12日
作者:朱淑娟(公民記者、本報特約記者)

編按:全心推動公民媒體事務的朱淑娟,與追求社會公平正義的廖本全,關心環境運動的朋友一定都對他們不陌生。在明天(11/13)環保救國大遊行前夕,讓我們來看這篇淑娟側寫下的本全老師,深思站出來參與明日大遊行的意義,不只是反對一個國光石化,更是相約留下美好的生活環境給下一代。

10月初為了石化週的節目,到位於三峽的台北大學訪問廖本全老師,記得車子開進校園第一個印象就是「啊!欒樹開花了」。植物的變化總是悄悄帶來訊息,因為只要看到欒樹開花,就知道秋天來了。運氣真好,那天還有陽光、還有一點微風,一個百分百的美麗天氣。

公視「我們的島」石化週分上、下2集在兩週播出(10/11、10/18),我負責第一集的部份以及第二集的結尾。從60年前台灣開始發展石化業一路談下來,功與過、得與失,彷彿自己走過這一甲子的歲月,到了結尾卻突然不知如何收尾。下週一就要播了,那10分鐘的結尾在心中換了不只10多個劇本。

我心中想的是,在公元2010年的現在,台灣人正在為石化業該往前進、還是向後退拉扯中,如何選擇?選擇前又該思考什麼?台灣人這60年來整個社會氣氛似乎都是錢錢錢,政府談經濟成長、媒體最愛報導科技新貴、如何賺到人生第一個100萬成為火紅暢銷書。名車、豪宅當然是評量個人成就的指標。

但是,台灣人真的都是這樣嗎?其實並沒有的,我們看到許多人不為名、不為利,站出來就為了社會公平正義。如果說台灣社會至今還能維持一個平衡的氛圍,我想就是這些人站在各個角落,撐起無數個支點。

該給石化週的節目做什麼結尾?最後我決定了,台灣人走到今天,也算得上富足,該是談談公平正義的時候了,為什麼不?就來談公平正義吧。

來談公平正義吧!

想到公平正義,腦中第一個浮現的就是廖本全,年紀輕輕滿頭白髮,總是白或灰的t-shirt、卡吉褲,綠色背包,生活簡僕到天天記帳。今年暑假,他太太跟他說:「你今年暑假兩天」,因為其他的時間,他不是去聲援搶救白海豚、就是去環評會或區委會或行政院或監察院,抗議政府的不公不義。

他給家裏兩個小孩的床邊故事,是白海豚被建築物擋住游不過去的故事。一家人還在床邊用積木做白海豚的障礙物(國光石化),然後跟小孩討論,白海豚真的可以轉彎繞過去嗎?如果繞不過去要怎麼辦?一家4口想了好多辦法....

55年次,1997年參加前靜宜大學教授陳玉峰舉辦的「環境佈道師」活動,開始與環境運動結緣,82年中興大學法商學院(今台北大學)都市計劃研究所畢業,到營建署工作一年,因為不想再過朝九晚五的公務員生活,回到學校當助教。

2004年拿到博士學位,廖本全說,「我拿到學位是這樣想的,我從此之後要用最自由、自在、自己的方式做我該做的事,我不受任何限制,沒有任何人可以限制我了。」

人只是天地的過客,短暫的生命你要追求什麼?廖本全說,「在40歲以前我們都會站在當下看未來,你都會覺得未來還很遙遠。但40歲以後的人生不是從當下看未來,而是站在人生的盡頭看我還有多少時間。對生命有不同的觀照方式,你對生命就有不同的看法。」

我們真的沒有多少時間好活了

我覺得可以一路念書拿到碩士、博士學位,不是我們厲害,是這個社會裏很多人、土地、甚至冥冥之中的神在成就你,你從小到大求學,這個社會投注多少資源在你身上,然後你遇到多少提攜、推你一把的人,更重要的不只如此,台灣的農民用多少心血種出作物提供你衣食無虞,讓你成為今天的樣子。

我們的成就其實不是自己的成就,而是天地人神成就你的,所以當你有成就的時候,你怎麼可以再利用你的成就繼續成就自已呢?而是應該好好利用你的成就,回過頭來成就社會、成就土地,這才是教育的終極價值。

他每天早上起牀第一件事就是念經,念完經後向佛菩薩、其實是向自己許願,希望所有有形、無形力量都可以開智慧門,然後發菩堤心,行菩薩道,「我的夢就是國土莊嚴,眾生成熟,公民社會的建立。」

選擇 應回到社會公平正義

經濟發展不是一切,經濟發展是以土地、環境做為根基,以社會做為基礎,才有經濟的持續穩定發展。他認為這就是環保團體談的經濟,才是國家可長可久真正的經濟,經濟本身就有永續的意義。

台灣現在已經不應爭論經濟跟環境對立或平衡點的問題,因為這根本不是問題,台灣真正要面對的問題是,台灣到底是要永續還是要崩壞。

要成為一個永續的社會要回到兩個根本,一是回到國土環境資源特色,回到國土規畫。第二個必須在社會公平正義的基礎上...

落幕

石化週落幕了,選擇卻才剛要開始,在欒樹花盛開的秋日,一年中最好的季節,祈願台灣人做了最好的選擇。

※本文同步刊登於作者部落格「環境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