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媒體:勿仿傚南非成為排碳大國 | 環境資訊中心

國際媒體:勿仿傚南非成為排碳大國

2010年12月23日
本報2010年12月23日綜合外電報導,王元才編譯,黃靖文審校

南非極具爭議燃煤電廠Medupi 已經開始建廠,預計新廠完成後將每年生產4800兆瓦的電力跟2千6百萬噸的二氧化碳。南非是非洲最大經濟體,同時也是非洲最大排碳國。該國人均碳排放量已經追上英國,甚至是中國的2倍以上。

南非「貢獻了」非洲半數以上的碳排量,目前估計有4億公噸,其中8成來自能源部門的使用。

當全球氣溫上升攝氏2度(被公認的變化目標),非洲將面臨失序的氣候影響,很多地區可能升溫4~5度。溫度、雨量及其分布之改變,伴隨薄弱的基礎設施,和脆弱的貧困族群,對農耕影響甚遽。

但是聯合國氣候會議即將在墨西哥坎昆進行談判,南非可能會聯合其它發展中的大型經濟體,在會中提議脫貧優先於減碳。

回顧2009年12月在丹麥哥本哈根召開的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暨第15次締約國會議(COP15),南非承諾在不損及現今經濟活動的狀況下,在2020年將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34%,當時得到與會成員國的支持,但時至今日,能否實現成為未定數。

南非水資源暨環境部部長-埃德納‧莫萊瓦(Edna Molewa),將會在今年的坎昆會議(COP16)上,發表南非減排的努力。

她說,「對於身處發展中國家的我們來說,因為貧窮而獲得發展的機會,這件事非常重要。我們需要空間推動減少碳排放,這是每個已發展國家已經走過的歷程。」

南非經歷了2008年大停電,嚴重衝擊了礦業和製造業,導致大型耗能產業的停滯。能源穩定供給以支持經濟成長和減少大量的貧窮,是目前決策者最主要的考量重點。

當局第二方案是為自己尋求長久的能源和技術選項,符合永續性、供應穩定、可近性、價格實惠、對環境衝擊小的方向。

但短期應急的方案卻是糟糕的:在國家電力網興建Medupi燃煤電廠,預期自2012年起,每年產生4800兆瓦的電力和2千6百萬噸的二氧化碳,雖然可能比舊電廠污染少,但採用的仍是備受爭議的燃煤技術,接踵而來的Kusile 電廠也是相同的設計。

南非政府的能源規劃草案,預計到2030年時,48%的能源供給會來自燃煤、16%來自於再生能源、16%來自於核能,包括6座新的核電廠,其中第一座將在2023 年啟用。

該草案也草擬了一個「低碳方案」:36%的燃煤電力、32%的再生能源及12%的核能。雖然此低碳方案可減少20%、甚至更多的碳排放,但相較於草案中支持的「平衡方案」,成本將上升50%。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的Richard Worthington說,在南非普遍有一個認知-邁向永續方案的工作有其風險。「但是證據顯示:低碳經濟是傾向勞力密集經濟,越少依賴石化燃料集中式發電,就需要越多的勞工。」

綠色和平組織的國際及歐盟再生能源委員會已經為低碳能源的未來,擬定了前瞻性的願景,其中策略包括提高能源效率及增加再生能源來源,擴大熱源和發電。綠色和平組織評估到2030年,這樣的能源革新方案可以確保經濟成長所需的能源供應,並且額外創造78,000個工作。此方案同時降低南非的排放量-2050年的碳排量可降到2005年的60%。

任何一個綠色方案的重大挑戰在於,如何能使消費者所分攤的每單位再生能源價格,快速降低到和污染性能源一樣低,這意味著:高成本的能源對於任何一個產業或窮人而言,都是無法接受的。

雖然南非擁有良好的太陽能和風能資源,但沒有發展健全的再生能源產業。

哥本哈根高峰會無法達成具約束性的減排協議,主因是已開發國家不願簽署新的協議,以符合開發中國家不斷攀升的能源需求的承諾。今年已取得的進程微乎其微,預料此次坎昆高峰會難有突破性進展。

但是,南非將於2011年在德班(Durban)主辦氣候會議,非洲-和世界-將展現領導力,尋求調和開發的優先順序,並大幅降低溫室氣體排放。

※ 延伸閱讀:

全世界各國人均CO2排放量
南非大停電,金價飆漲

南非大停電,大量污水流入河川

南非能源部門的二十年能源計畫

南非的Medupi電廠興建計畫資金短缺?

※ 參考資料:IPS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