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海,我的冰箱怎麼辦?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沒有海,我的冰箱怎麼辦?

2011年01月18日
作者:杜雅蒙

哭喊到了盡頭

而路和明天

也來到生命的邊境

我在屍橫遍野的海濱

一而再地搜尋你存在的生息

之所以漂流

為了千年的守護

~ 見維.巴里  「SRA(土地)百年戰役」節錄 ~

去年11月中旬,見維.巴里進駐台東月光小棧女妖藝廊,開始他的現場藝術創作。1月8日他的「沒有海,我的冰箱怎麼辦?」創作展終於開幕了。現場聚集了台東多位藝術人、音樂人,一起參加他們的好朋友見維展覽的開幕,暖場活動就由達卡鬧吉他彈唱創作歌曲。

走進見維.巴里進駐月光小棧女妖藝廊一個月來的創作,可以感受到土地、森林及原住民部落流失土地的沉重情緒蔓延。他以藝術的手法,表達原住民部落及土地受到莫拉克風災重創,控訴人類對自然、森林的戕害,也諷刺國家、財團、法律對原住民土地的掠奪。他以風災過後海邊的漂流木、來自於杉原莿桐部落沙灘的美麗灣飯店棄置的水泥、鋼筋作為素材,以紗布包裹的漂流枯木散放在空間四周,成為最沉默卻有張力的藝術表達;角落的冰箱內充滿著工程廢料、垃圾,將刺桐部落族人自祖先以來居住的土地、海洋,遭受現代國家、法律壓制蠻橫強取的處境,美麗沙灘的內暗藏工程廢料的事實,具象地濃縮在這一小方之中。

台東縣政府未經地方居民同意,與美麗灣渡假村股份
有限公司簽訂長達50年的BOT契約。

為何這片被阿美族人稱作美麗沙岸的fudafudak會矗立起這水泥的龐然大物?這要回到2004年,臺東縣政府一直賠錢經營的杉原海水浴場,決定BOT的模式租給美麗灣度假村公司興建度假飯店50年。2006年臺東縣政府先合併了卑南鄉加路蘭段346及346-2兩筆5.9公頃的土地,再以「因應開發需要」為由,將合併的土地分割成兩筆,其中一筆土地面積為0.9965公頃,正好可以避開面積不及1公頃,不需環坪而先行施工。

依據環評法的規定,山坡地超過一公頃的開發案就必須進行環評,但這座面積廣達六公頃的開發案,竟然以分期開發的方式,將第一期飯店主體工程切割為0.997公頃,藉以規避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後續即便環盟多次檢舉,但生米已成熟飯,誰又奈何得了台東縣府以邊打邊戰的方式應付現有法規,補送相關資料,又以能帶給大多數台東人更美麗的未來為由,義正嚴詞地認為刺桐部落阿美族人長期強占國土多年。然而,究竟是誰強佔土地?究竟是誰來自海峽另一邊,更在1949年接續著日本人,以行政、軍隊、法律等等的國家力量順勢「接管」,但實際上是強佔呢?

我看到莿桐部落的淑玲總是面露憂鬱,部落族人的生活領域及傳統海洋漁獵活動的場域,就要變成美麗灣飯店的海灣,這世代以來祖先使用的土地及海洋。黃健庭縣長不斷釋出以大眾利益為優先、法規支持的訊息,例如未來進入美麗灣沙灘的人,將比照當初杉原海水浴場的入場費用,要民眾放心,美麗的海灘將有更好的團隊進駐管理、提供服務;又如這個飯店將可以帶動台東地方產業,帶來工作機會。對刺桐部落一小撮的住民,行政力量何其龐大,我們是幸或不幸,眼睜睜看著行政力量夾帶資本主義,活吞原住民生計在眼前發生,是這麼血淋淋的。台東縣府以救世主的姿態,實際卻是剝削原住民土地及權益的,明明是出賣耶穌的猶大,卻佯裝是背負十字架的耶穌。

為什麼我們可以容許政府弱肉強食而不為所動?默許以地方政府為首,藐視輕忽高於一般法律的原住民族基本法?理應不管是政府單位或者私人在原住民土地上進行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應」諮詢並取得原住民則同意或參與。台東縣政府作為地方行政機關,且又是全台原住民族人口大縣,更應該尊重原住民族基本法。可惜黃縣長新官上任三把火,卻漠視刺桐部落阿美族人這微乎其微,世代傳承且具有正當性的權利。無怪乎在美麗灣開發案上引起台東學界、教會界、藝術界的反彈。

「沒有海洋 我的冰箱怎麼辦?」策展開幕

見維.巴里,他一直專注地、持續地進行藝術創作,並以他最擅長的藝術創作,作為他反饋孕育他的家鄉。在這次的「沒有海,我的冰箱怎麼辦?」的運動中,他以沉默的力量反霸權、反不公義,與弱勢者同在,與哀苦者同聲。

如果你想欣賞見維.巴里如何以不同的創作手法,表現出對環境溫柔且深刻的關懷,如何以裝置藝術表現刺桐阿美族人的哀傷,如何以行動藝術展現風災對土地及森林的傷害,並以他細膩的心思將大地的創痛化為一首美麗的詩篇,歡迎你到台東都蘭月光小棧。

【展覽訊息】
展覽日期 |   2011.1.8-2.15    上午10:00~下午05:30(每週二、三公休) 
展覽地點 |  台東都蘭月光小棧女妖藝廊 台東縣東河鄉都蘭村46鄰20號  089-530012

※原文發表於部落客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