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前東帝汶難民 有家歸不得(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大批前東帝汶難民 有家歸不得(上)

2011年02月24日
本報2011年2月24日東帝汶訊,特約記者王郁萱報導

編按:本文作者亦為國際和平組織The Frontiers(TF)成員,她於2008至2010年間於東帝汶從事和平工作,近日歸台,隨即寫下了她對東帝汶難民處境的觀察。和平,是永續發展的前提,但紛雜動亂的環境、加上國、族想像與認同的複雜度等等因素,永續,是那麼遙不可及......

圖片提供:王郁萱。住在西帝汶再安置地Ko'a的前東帝汶難民,想念 遠在東帝汶的母親,她說他們在這的生活困苦,沒錢回去,如果媽媽在另 一邊的生活還過得去,請過來看她、她的丈夫和小孩。東帝汶是世界上最年輕的國家之一(全球第192個獨立國家),歷史命運多舛,於獨立前曾先後遭受葡萄牙及印尼殖民統治。1999年東帝汶獨立公投後,獨派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但隨著公投結果揭曉,東帝汶統獨雙方間的緊張情勢高度攀升,支持統派的民兵及印尼軍(或者在印尼軍的支持下),於東帝汶多處展開血腥報復屠殺。在當時極度動盪的局勢下,估計約有25萬到28萬東帝汶人為求自保奔逃至西帝汶。

在這些「1999年難民」中,有些人是在局勢所迫下自願奔走,有些則是被民兵和印尼軍強迫遷離家鄉,有些則只是無力選擇命運的幼童。

在東帝汶獨立局勢底定後直至2003年,多數「1999年難民」已在聯合國難民署(UNHCR)的協助下重返位於東帝汶的家鄉。於2003年,所有官方協助「1999年難民」重返家園(Repatriation)的補助計畫正式終結,但實際上在此計畫正式終結後,仍有好幾萬東帝汶難民寧選擇流落異鄉,也不願在當時仍緊張的情勢下重返東帝汶──這個充滿失望與希望、宛如廢墟般的新生國家。

對多數居於東帝汶的人民而言,那些於2003年後仍滯留西帝汶不敢返鄉的前東帝汶難民,多半是過去印尼殖民時期的施壓者──等同於罪犯,或至少是不受歡迎的一群人。

事實上,這群未及時選擇重返家園的東帝汶難民,的確多是民兵或者印尼公務員及其眷屬,或者其他支持統派人士,他們當中有許多人的手在印尼殖民時期的統獨衝突中沾滿血腥,因害怕可能的報復行動而無法返家,但有更多的人於過往衝突中未曾施加任何暴力,但因其家屬為民兵、印尼軍或者支持統派人士而害怕遭受報復牽連而不敢返家。

11年的歲月匆匆而過,於11年前奔逃至西帝汶時仍稚幼的那群孩童已長大成人,甚至結婚生子,許多「第二代『前』難民」也呱呱墜地,這群無辜幼童生而即為「『前』難民」,更可說是過往衝突的間接犧牲者。

東帝汶前難民於印尼顯得格格不入?

因生活困苦兒先將女兒送回家鄉的母親,終於和女兒重逢。照片提供:王郁萱。記者多次訪問及短期居住於東帝汶前難民營及再安置地(Resettlement camp)。踏入位於印尼西帝汶的前東帝汶難民再安置地以及前難民營,彷彿步入「國中國」──坐落於印尼的東帝汶小國。前東帝汶難民聚居地,處處可見東帝汶傳統房舍、隨處可聞東帝汶國語(德頓語)或者其他方言(例如Fataluku、Maksai、Mambai...)。不同的難民營或者再安置地聚居來自東帝汶不同地域的人民,這群東帝汶前難民,遇見同鄉難民操方言,異鄉難民則講德頓語,不懂德頓語的則以印尼話溝通。(註1)

Noelbaki是鄰近西帝汶首府古柏(Kupang)的前東帝汶難民聚居地之一(也就是前難民營)。根據Noelbaki和平中心(Peace Center)成員Elito Da Costa,部分Noelbaki居民為Ojek(計程摩托車)、部分依靠微額貸款經營小生意、部分為漁夫,部分則為當地居民佃農,靠分享農作收成維生。這些非印尼公務員的前東帝汶難民,收入不穩定,加以好多子多孫的傳統,使本已不豐厚的收入顯得更加微薄。

談到居於Noelbaki的前東帝汶難民之經濟狀況,一位現居於此的前東帝汶難民長者(已退休印尼公務員)表示,於Noelbaki,許多前東帝汶難民於當地居民收割稻穀後撿拾遺落在田埂間的稻穗貼補家用,或自食或販賣,造成與印尼當地社區居民的衝突。「此行為使東帝汶難民的名譽受損,但當我試圖阻止此行動,他們(前東帝汶難民)也氣憤的表示:『我們也不過為生存而為』。」

在過去當東帝汶難民數量遠高於現今時,東帝汶難民與印尼當地居民間由經濟競爭〔或者說是生存競爭〕所導致的衝突頻傳。雖然自1999年至今雙方間的衝突事件已大幅遞減,但對彼此的歧視難以盡消,像是潛伏的不定時炸彈。此外,東西帝汶間的文化差異更加深雙方對彼此的不信任與誤解。根據Mery W. Diami 〔CIS Timor Atambua 辦公室負責人〕,西帝汶當地社區對東帝汶難民的污名化相當普遍,西帝汶當地社區居民通常視這些前難民「固執、嗜血、粗俗、骯髒...」,而東帝汶難民則視西帝汶當地居民為懦夫。(註2註3)

事實上,前難民營Noelbaki鄰近古柏,整體而言,居於Noelbaki的前東帝汶難民其經濟情況,比起其他坐落於偏遠地區的前難民再安置地,要來的安逸許多。前東帝汶難民於西帝汶的整體經濟情況,不言而喻。 (未完待續 1/3)

※ 註1:東帝汶方言眾多,其中德頓語最廣為使用,現今並與葡萄牙語並列為國語。
※ 註2:CIS Timor(Center of IDP Service)為西帝汶當地草根NGO,於1999年因東帝汶難民議題而成立。
※ 註3:Atambua位於印尼西帝汶,鄰近東西帝汶的陸上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