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科技園區駁回 灣寶良田見證土地正義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後龍科技園區駁回 灣寶良田見證土地正義

2011年04月15日
本報2011年4月15日台北訊,特約記者朱淑娟報導

內政部營建署區委會14日駁回「後龍科技園區農地變更案」,灣寶農民抗爭三年,終於成功守住自己的土地。消息傳來,灣寶、海寶農民喜極而泣,在營建署前深深一鞠躬感謝天地。

灣寶農民的成功不只是自己的成功,更突顯台灣土地徵收的種種不正義,對未來推動土地徵收程序正義、以及公民參與都有指標性的意義。

針對3月10日專案小組審查時委員提出包括:在尚有閒置工業區的情況下再徵收灣寶農地變成為工業區的必要性,以及計畫區內超過七成地主反對被徵收的合理性等問題,苗栗縣政府並未進一步說明。

但苗栗縣政府的顧問公司強調,未用的工業區是廠商自行購地進駐,不同於依促產條例報編的工業區。而且產業用地應著重地區及週邊關連設施配合程度,不能單純依供需數字否決後龍科技園區開發。

加上農委會在3月10日會議中已明確表達,基於保護優良農地立場,「原則不同意本案農業用地變更」。依農業發展條例第10條規定,經辦竣農地重畫的特定農業區變更成工業區,應徵得農業主管機關同意。

上次會議已決議不再給苗栗縣政府補件機會,將本案直接送大會決定。此次區委會大會主席、內政部次長簡太郎正式駁回此案。

留下優良農地 呼喚土地正義

有了上次的會議結論,灣寶農民對這次的會議充滿期待,但另一方面又擔心會有變化,心情五味雜陳。前天下午村裏社區媽媽割了月桃葉包了粽子,翌日清晨3點起牀蒸熟,抬著扁擔分搭兩部遊覽車北上。灣寶農民張木村說,這是村裏婦女送飯到田裏給農作人吃的習俗,強調村民抗爭到底的決心。

得知案子駁回,農民在營建署前拉開「土地正義」的大紅旗幟,振臂高呼:「後龍科技,到此為止」。灣寶自救會會長陳幸雄牽著孫女的手喜極而泣,他說這三年來農民堅持保有自己的土地,真的很辛苦,這一天終於達到目的,「真的很感動,希望台灣其他土地能像我們灣寶一樣都保留下來。」

灣寶社區理事長洪箱、張木村夫婦、還有兩個兒子都到現場,洪箱一路哭著感謝大家的幫忙,她們才能繼續在自己的土地上生活,「我們鄉下雖然不像都市這麼多采多姿,但我們真的很快樂」。

農民說,大家都靠種田生活,很煩惱土地被徵收,「把我們土地賣了換不到一根柱子,我們種米、種蕃薯就有得吃,拜託不要給我們收啦。」很多農民來台北抗爭已10多次了,「真的好辛苦,今天這樣真的很歡喜。」

社會力量的覺醒跟展現才能扭轉一切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一路相挺灣寶農民,他說很感謝灣寶農民勇敢站出來,為台灣許多地方帶來希望,樹立了典範。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說,「此案從開始到現在,所有的掌聲都應該給天、地、以及大家。」

廖本全說自己上課時常跟學生說,當台灣社會政治、經濟力量合流無所不能時,唯有社會力量的覺醒跟展現才能扭轉一切,「我的學生常挑戰我,老師你證明給我們看,我無法證明,今天在場的各位證明了,謝謝各位!」

「而這也證明,只要做對的事情,只要你有信心、有勇氣,你一定會成功。」廖本全認為灣寶農地能留下來也證明台灣農業應該被肯定。

農民團結力量大

農村陣線、政大返穀社同學等人也到場聲援,農陣發言人、世新大學助理教授蔡培慧認為,很多土地徵收都從地方開始,灣寶農民的團結才讓社會了解有這麼不公義的事在發生。從大埔事件以來,農民想問社會:「台灣要不要農耕?」

蔡培慧認為,這個案例最大的意義在於把過去以開發主導的思維轉向永續跟平衡。而灣寶農民憑什麼贏?她認為是農民的團結跟自覺。灣寶農民在這個案子有風吹草動時就有警覺,發現徵收的不合理,即時到行政院、環保署、營建署去抗議,讓許多人重新認識這片土地,進而滙集一波又一波力量。

「灣寶是元寶,這是阮的家…思念阮ㄟ土地,清新的香味…」日正當中,灣寶農民唱著歌,搭上遊覽車揮別台北,回到屬於自己的土地。

※註:

由苗栗縣政府主導開發的「後龍科技園區」於苗栗縣後龍鎮及造橋鄉,距國道三號大山交流道約100公尺。2010年6月4日區委會第二次審查時,苗栗縣政府提出區位面積從362公頃縮減為334.83公頃。

3月10日苗栗縣政府修正面積為231.51公頃,原方案經辦峻農地重畫的農地占186公頃,其中屬特定農業區175.41公頃,縮減後特定農業區減為103.66公頃。

※本文同步刊登於作者部落格「環境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