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緩解人獸衝突 印度研究:政府補貼不是最佳解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如何緩解人獸衝突 印度研究:政府補貼不是最佳解

2018年12月31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范震華 編譯;賴慧玲 審校
印度中部馬哈拉施特拉邦的偏遠小鎮潘達爾卡奧達,在2018年屢屢登上了該國報章媒體的頭條:一隻年輕的母老虎帶著幼虎們在當地徘徊覓食,威脅居民的生命安全長達18個月。到9月底為止,這隻母虎已經造成14人死亡,光是8月間就有三起命案被通報。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9月間試圖進行予以活捉,但任務失敗,最後,這隻老虎11月2日遭到射殺。
此案不僅在印度、在國際上也引起諸多討論,印度保育記者、作家Ananda Banerjee,在商業標準報(Business Standard)以此事作專文探討,人類面臨野生動物與人類生命安全、農業生產相衝突時,如何面對?又有哪些考量?本文為內容節譯。
舉世矚目的老虎名為AVNI,因涉及多起人命,當局活捉不成,最終予以射殺
這隻舉世矚目的老虎名為AVNI,因涉及多起人命,當局活捉不成,最終予以射殺。圖片取自印度時報

通常老虎只會獵食牲畜,對人類興趣缺缺。但是一旦牠們將人類視為獵物,後果往往不堪設想。這不僅會對居民和社區帶來社會、心理和經濟層面上的損害;對老虎這樣的瀕危物種而言,一隻個體若因此被人類捕殺,也是基因資料庫的一大損失。

在野生動物對人類造成的損害中,最常見的是農作物遭大象、鹿、羚羊或野豬侵襲。受害的農夫往往陷入經濟和心理上的雙重困境,進而以毒藥或簡陋的裝置來報復入侵的野生動物,使其中毒或傷殘。根據2010年印度環境部大象專案小組發佈的《保護印度大象的未來》(Gajah: Securing the Future for Elephants in India)報告,人象衝突每年損害80~100萬公頃的農作物,並摧毀10,000到15,000 棟房舍。

根據一篇題為「補助金給付、程序與人獸衝突的管理政策:印度之見」(Compensation Payments, Procedures and Policies Towards Human-Wildlife Conflict Management: Insights from India)的新研究,2010年至2015年間,印度每年約有66,940到108,853起人獸衝突事件,有88種野生動物涉入其中。這篇論文發表於2018年7月《生物保育》(Biological Conservation)期刊,是相關研究的先驅。

和一般大眾的認知不同,野生動物不會乖乖地待在國家公園或保護區裡,牠們對人類劃分的疆域毫無概念,甚至會在某些棲息地裡和人類共享資源。例如印度30%的老虎族群(800)其實居住於保護區外,而大部分的象群在前往不同的野生動物保護區時,會不斷橫越人類的生活區域。

以金錢補償居民生命和生計的損失,是印度政府降低民眾對野生動物敵意的主要方式。但政府的補償真的能有效解決野生動物造成的損害嗎?

「印度是高衝突、低補償的國家?」

這項由班迦羅爾(Bengaluru)野生動物研究中心保育學者卡朗斯(Krithi K Karanth)、古普塔(Shriyam Gupta)和馬納馬馬萊(Anubhav Vanamamalai)共同進行的研究顯示:「印度全國29個邦之中,有22個邦政府(76%)補償人民的農作物損失,18個邦(62%)補償資產的損害,並有28(97%)邦會補償傷亡者。」

根據這項研究,印度並沒有全國統一的補償政策,例如補償資產損失的18個邦,對於資產的定義不盡相同。除此之外,各邦對其他類別的給付標準也有差異。例如馬哈拉施特拉邦對死者的給付金額是阿薩姆邦(Assam)和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的8倍。而哈里亞納邦(Haryana)和賈坎德邦(Jharkhand)對未成年人和成年人的補償金額也不一樣。

卡朗斯等人的研究指出,2012年至2013年間,共有來自18個邦、78,656起衝突事件,補償金額高達3.86億盧比(約新台幣1.7億)。平均而言,每起作物與資產損失可獲得的補償金額是 3,406盧比(約新台幣1,502),牲畜傷亡者補助   5,363盧比(約新台幣2,265),每位傷者補償  7,465盧比(約新台幣3,291),死者則是  233,715盧比(約新台幣103,050)。

各邦之中,馬哈拉施特拉邦支付了最多的民眾傷亡補償,總金額達 1150萬盧比(約新台幣503萬),中央邦(Madhya Pradesh)則以1120萬盧比(約新台幣490萬)緊追在後。平均各邦支出總額為240萬盧比(約新台幣105萬)。

研究也指出,補償金制度的問題在於容易孳生腐敗並且不夠透明。此外,由於給付過程效率欠佳,民眾常得經過拖延又擾民的行政程序之後,才能拿到微薄的補償金。這就是為什麼受害者往往選擇報復性地殺害野生動物,而不是向當局回報以尋求補償。

卡朗斯表示,「由於無法取得所有邦政府的紀錄,加上部分資料不全且通報率太低,我們蒐集到的數據無法呈現持續發生的人獸衝突全貌。補償政策尚未能普及至全國各邦,例如曼尼普爾邦(Manipur)和那加蘭邦(Nagaland)缺乏傷亡補償政策,拉賈斯坦邦(Rajasthan)沒有農作物補償政策。而一些邦政府的申請流程耗時費力,補償金額卻偏低。不僅如此,各邦要求的補助資格、申請方式、評估標準、執行力度和支付程序也不一致。」

根據卡朗斯等人的研究,各邦補償程序和標準的不一致,可能比補助金額過低的問題更大。若所有受害者無法透過一致、透明、且有效的過程獲得補償,人獸衝突管理仍會是印度保育工作中最大的挑戰之一。

比起提高補償金額,該研究認為預防人獸衝突發生是更好的保育措施。「農作物、財產和牲畜的損害占印度人獸衝突相關損失的94%,卻只獲得了72%的補償金額。透過整合早期預警系統與簡單的措施來防止災損發生(例如改善圍欄或優化畜牧業經營方式),同時縮減補助的申請流程並改善效率,就能降低人獸衝突事件。」

單靠補償機制無法制止民眾對野生動物採許報復行為。該研究認為「必須監測受害民眾對野生動物的態度和行為的改變」,才能避免衝突持續加溫。

參考資料

※ 人與野生動物主題報導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賴慧玲

環境圈的雜食動物,練習當好一名研究者、記者和翻譯。

范震華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畢業,持續以文字力量參與環境保育議題。文稿與照片曾發表於國家公園季刊、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路版、破報等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