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仙台新財團部落地圖 | 環境資訊中心

三仙台新財團部落地圖

2011年06月09日
作者:munch

pesilian012  

要怎麼寫這個諷刺又辛酸的歷史場景。

1895年前,阿眉族部落遇上東遷的平埔族人,日本人類學家鳥居龍藏形容,東遷寶桑(台東)的平埔族,一路從海線侵襲驅趕阿眉族。

1895年後,阿美族部落遇上跨海而來的日本人,兇悍的日警說著異國語言,就將大部分東部土地收歸國有,阿美族人毫不知情。

1949年後,阿美族部落遇上戰敗遷台的國民政府,國家持續接收國有土地,一度公告土地放領,但是阿美族人不知如何請領。

到現今,阿美族部落不斷遇見財團,為了環評程序召開部落說明會,告知部落附近將會蓋上樂園,然後說完離去,根本不管滿心憤怒的族人。

一百年,東部的邦查阿美,不斷遇上強勢的外來者,家園被毀,土地被佔,到最後幾乎被開發殆盡,部落始終在歷史中噤聲。

國家佔地的歷史,從未平復,在部落耕地消失、人口流失的背景下,現今財團又大舉入侵開發,形成一處又一處財團新部落。

新的東部部落地圖,不是族群遷徙,也不是居民移住,而是在山邊、海濱,由財團重金打造,圈地營生的樂園新部落,提供成千上萬遊客,在東部享受生活。

這些新生成的財團部落,樂園面積不比部落面積小,生活機能比部落強,甚至政府重視的程度,更是天壤之別,更重要是它們不只割地營生,還要近乎一無所有的部落,奉獻僅剩的文化樣版,來唱歌、來跳舞,或是說說百年悲傷的故事,增添樂園裡的文化風情。

這些財團新部落,散布在東部景觀地區的周遭,挑著最好的地景與視角,開啟圈地營生的VILLA部落風。

這些找地開發的財團新部落,有著兩種形成的方式。

一種是幾十年來的慢慢蠶食,從每坪百元的地價賣起,或是拿米酒換土地權力的騙起,一塊塊土地落入地方頭人與外來買家組成的土地掮客手中,再轉賣尋地開發的財團,等到面積足夠,提出開發申請,一塊塊以民間自購土地的開發案,挑選最好時機,從土地浮現。

另一種是官商合謀的大口鯨吞,官方掌握著有爭議的部落傳統領域,從整理風景區開始,修步道、建涼亭,告訴部落讓政府建設,吸引遊客可以發展觀光,然後設立觀光管理處,規劃特定區,推動BOT,引入財團取得最佳核心位置,大肆開發,形成佔據最大資源的美景新部落,然後部落發現自己已在高牆之外。

這些手段都不必等待東發條例,因為這些財團早已算計東部稀少及最好的觀光區域,以私購或BOT方式,就足以蠶食鯨吞的開發這些土地。

三仙台,日本時代興起的風景區,在這之前,它是阿美族人的漁場,放牧地,部落散居附近土地上,一代度過一代。

土地被佔的歷史,還在政治上、法律上不斷斡旋,追求最後的正義,但是在經濟上,希望這些建立在蔚藍海岸線上的部落,能夠依賴著自然的景觀與生態資源,重建部落生活中,尋找部落的未來。

但是,新的財團部落形成,緊臨著三仙台風景區旁的基翬灣澳,就有南島文化渡假村、寶盛水族生態遊樂區,2個超過10公頃的園區開發案。更有本事的是六福皇宮飯店以BOT方式,直接取得三仙台風景特定區內最佳的山頭位置,興建3公頃的旅館區。

三仙台陸連島的附近海域,其實就是東岸知名漁場,比西里岸部落耆老說,三仙台像勾子,撈住南來北往的魚,一個颱風過後,到島上撿魚都揀不完。

在三仙台外的箱網漁業,證實這種說法,從基翬小漁港出海的箱網捕撈船,船員說附近海底都是珊瑚,許多跟著洋流移動的魚,應該是為了捕食或休息,進入三仙台海域,於是魚群聚集成為重要漁場。

問題是這樣重要的生態區域,早期已經劃了一個風景區,現今外面又圍上三個大型渡假遊樂區,各自獨立環評,沒人評估一個海岸區域,能否經得起三個大遊樂區的環境衝擊。

另外,在三仙台北方的小港,古名「成廣澳」,原是阿美族「麻荖漏社」的土地,這個區域就是成功鎮最早的起源地。

古代,阿美族人以小港為天然港口,作為船舟避風港,1820年代左右,漢人東遷,成廣澳成為東部重要商港,東部最早的國際商港。到日治時代,日本強收附近土地,迫行勞役、沒入武器,發生阿美族群起反抗的「麻荖漏社事件」。

現今,留存當地的美山、小港部落,許多居民在失去耕地,謀生不易之下,陸續遷往西部發展,現今新竹市那魯灣社區,很多就是來自美山、小港部落。

部落老人家守著土地,希望有一天年輕人能再回來,但是美山山坡上即將出現的大型旅館休閒區,讓部落希望完全破滅。

許多熱愛花東的人士,幾年來不斷牽線引進外地財團,在部落附近買地建造樂園,並且視為引進人潮,可以導入部落,發展部落的觀光,該善部落的生活。

但是,些新形成的財團部落群,它們圍住三仙台,圍住杉原灣,佔據最好的地景與資源,興建別墅泳池棕櫚屋的仿製南洋風渡假村,來到樂園裡的城市富人、中國權貴,會不會到部落旅遊還不知道?但是,這些財團部落,在最美的部落傳統地上圈地開發,就已經讓可以轉型觀光的部落,失去發展的場域。

部落觀光的意義,應該是以部落為中心,探訪部落周遭的區域,瞭解歷史、瞭解生態,瞭解人類與土地曾經和諧共生的道理。怎麼會是搶光部落附近珍貴土地,圍住起高牆興建樂園,然後讓孤單的部落自行裝扮,經營只有村落區域的部落觀光。

同樣作為園區,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在比西里岸部落後方,營造一個環境信託的園區,目標就是讓部落有延伸發展的空間,讓遊客有體驗自然的園區,甚至為環境留下珍貴的生態,而不是財團式的築起高牆、大肆開發,創造一個圈地營生的財團新部落,但是這樣的理念走得辛苦,政府忽視,甚至法令限制,但是他們才是陪伴部落的朋友。

三仙台有危機,已經不是一天、二天,比西里岸社區發展協會的陳春妹理事長,幾年來一直在聽「開發說明會」,那些賣下地,有政府護航的財團,一家又一家來,姿態從沒低過,就像百年前的場景,日本人來說「土地、國家的!」,到現近換個嘴臉說,「樂園,就要蓋了!」

族人想說話,生態有憂慮,但是就像卡在喉頭的百年帝國資本主義,部落發聲,無人聞問,生態就乾脆在破壞裡,以死相應。

新財團部落在東部一一出現,他們不必征討,他們不必沾血,端著法令和鈔票,一路從花蓮吃到台東,一座座超大樂園新部落,佔據山頭,圍住海邊,面積、人口比部落還多,這些新部落是政府口中的東部願景。

唯一的問題是,他們愛東部嗎?他們會永遠與土地相守,世世代代永不離棄?

點入連結,搶救海岸吧!讓愛海的部落、遊客,百年後還有自然的區域,生態不死,總是會有愛海的部落,重新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