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耘訪調,拜訪他們的家 | 環境資訊中心

夏耘訪調,拜訪他們的家

2011年07月01日
作者:楊湘琳

一早起來,又再度前往二林鎮市場,這裡是一個相當傳統的市場,相較起我居住的地方,這裡的市場算是相當有規模的。相較起都市,在這裡有許多肉羹、麵線、麵攤都早早就已經開始營業,鄉下人是很習慣把這些都市人當作主食的食物當成是一早精力充沛的來源。而傳統市場的另一個特色並是有許多阿嬤早早就帶著蔬菜在市場的路旁,鋪起尼龍作的墊布,在小板凳上坐下,開始擺起小型的蔬果販售區,有人經過時,便揮手叫喊道「頭家娘,看看喔!」。這就是傳統市場的販賣型態,「頭家娘」和「頭家」是最常聽到的稱呼。

在傳統市場工作的商家店員都是有一定的年歲,這似乎和農村青壯年人口的流失息息相關,在這裡的農村並不常見到年輕的勞動人口,更別說是在傳統市場經營小攤販了。

吃完早餐之後,前往芳苑洪代表家,洪代表隨即帶我們去參觀水耕農業,水耕農業是精緻農業的一種,將蔬菜種植在水上面,而不是土。蔬菜和水並非直接相連,而是有保利龍相隔,利用保利龍的浮力將疏苗支持於水之上。至於施肥的部份,是直接將肥料放入水中讓植物吸收。除了種蔬苗之外,其餘的都是機械化處理,包括溫度控制、水的流動等等。經營水耕農業的是洪大哥,他經營水耕農業只有兩年的時間,他說水耕農業一開始需要的資本就比普通農耕的資本還要高十倍,而實際賣出的價錢只有普通農耕的四、五倍。主要的銷路還是往台北銷售。

洪大哥是法律系出身的,當過代書、老師等職業,後來向許多從事此產業的專家以及向相關產業單位請教後,現在致力於水耕農業此項產業上,至於為什麼要投入此項產業呢?他提道「想投入這個行業,也是因為對於農業擁有熱情。」在和我們述說的過程當中,他一直強調農業並不是一個「簡單」的產業,必須要有相當的熱情投入,才能夠成功。

這與現在社會上主流價值觀是大相逕庭。社會主流價值觀往往認為,農業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往往需要曬太陽以及耗費許多的勞力。甚至會認為,農業是第一級產業,在技術層面不如現代生活的工業、資訊產業等等,但是經過這幾次深入了解農民的工作產業之後,我發現農業其實擁有著相當深奧的知識體系,包括必須了解氣候、對於如何與環境和諧共處,甚至市場上的買賣交易,都是我們未知的領域。

之後隨即前往大城鄉,大城鄉是位於彰化與雲林的交界處,據月英姐說這裡是全台灣地層下陷最嚴重的地方,近二十年來,至少下陷了320公尺。溪流不時都會有上游畜牧業排棄的死鴨流過,溪流也飄散著臭味。觀望四周,堤防至少加蓋了三次,而馬路也是一直在墊高。

描述: do_part2_02

之後,接著去了八輕的預定地。八輕,也就是國光石化,之前對於國光石化的印象只停留在白海豚,而國民信託的口號也是打著「搶救白海豚」。但是,來到了預定地之後,一望無際的是招潮蟹以及活蹦亂跳的招潮蟹,而在海底下還擁有許多我未知的生態,這才知道八輕不只是危害了白海豚的游行路線,眼前所見一覽無盡的潮間帶,都將因為填海造陸而不見,潮間帶所孕育的豐富生態系也將無影無蹤。

潮間帶—招潮蟹、彈塗魚與白鷺鷥的家

緊接著,來到了大城鄉的鷺鷥林,這一大片樹林是白鷺鷥以及夜鷺生存的地方,每當三、四月時,會有上批的鷺鷥在這裡築巢,牠們的巢是由樹枝所建成的,往往白鷺鷥要築巢時,會先找尋是否有築好的巢,如果有就會佔據先鳥的巢,住了下來。

在前往樹林的路上,有一隻小白鷺鷥掉進了人造溝裡,小白鷺鷥的羽毛並不像成鳥的羽毛上面有蠟,所以一旦小白鷺鷥掉進水裡,羽毛就會快速吸收水分,小白鷺鷥便無法飛翔,容易死亡。我們用樹枝把小白鷺鷥勾起來之後,月英姐將它放在田裡「曬太陽」讓牠回溫,而我們也因為興奮以及新奇,一直圍著小白鷺鷥,目不轉睛盯著牠看,瞧牠什麼時候才能站起來。

淋溼的小白鷺鷥在曬太陽

在這裡居住的村民也很極力的在保護這片鷺鷥林,但就緊臨著鷺鷥林,旁邊就是一個快速道路的工程,一旦快速道路興建開始,就一定會破壞這個浪漫的鷺鷥林,而破壞的不只是生態,也將破壞人與自然共諧的可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