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四期搶用農水 影響230萬人糧食來源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中科四期搶用農水 影響230萬人糧食來源

四方農民齊聚水圳頭 呼喊「水就是生命」

2011年08月08日
本報2011年8月8日彰化訊,莫聞報導

「天頂落雨,雨水順著土入了溪,溪水彎彎的流,
流過草埔,流過田園,流入地下水脈,
生養眾生,灌溉萬物,洗淨人的身軀和心內的靈魂。
水若流,萬物就生,水若止,眾生就悲。水就是生命。」

祭拜水源頭,全島護水大會師

中科搶水自救會會長、60多歲老農謝寶元在台灣第一條官設水圳、溪州大庄村「莿仔埤圳」的水源頭,來自全台各地近千位民眾昨(7)日頂著豔陽天,隨著反中科搶水自救會會長、60多歲老農謝寶元祭拜圳頭,禱念〈水就是生命〉祈福文,感謝上天賜予農水。這座水圳供應彰化地區22萬農戶的生計, 但中科四期的輸水工程,將從中攔截掉每日至少6萬噸,影響全台1/10耕作面積的農田,台灣農村陣線學者估計,恐將衝擊230萬人的糧食來源。「沒得耕作,咱要吃什麼?」

歷經集集攔河堰搶走濁水溪的教訓,這次農民不再沉默,要站出來捍衛農權,呼籲政府停止中科的搶水工程。

「咱要感謝天、地、眾神和眾生,給咱的島嶼、咱的家園永續的水源。」

莿仔埤圳是彰化第二大灌溉系統,從大庄村取濁水溪水,主幹線39公里、支線與分線加起來359公里,灌溉區遍及溪州、埤頭、二林、芳苑、北斗、竹塘、大城等彰化西南地區,照顧1.8萬公頃農地所需。

溪州在地人、著述《江湖在哪裡》探討農業問題的作家吳音寧說指出,莿仔埤圳與溪州關係密切,可以說有此埤圳,才有溪州。

溪州鄉大庄村,莿仔埤圳的水源頭

「但是,是誰,來搶走咱田園的水,讓作物欠水欠收。
是誰,搶走土地眾生的水,造成地層下陷、生態改變。
是誰,用一支又一支的大鐵管搶走天和地給咱的水。
咱敢有答應?天和地敢有答應?」

農民痛罵水利署變成「水害署」中科四期環評結論允許中科管理局在沒有找到長期用水之前,得以調度農業用水每日6.65萬噸。但,水圳是溪州人的命脈,政府只敢偷偷發包輸水工程。大庄村在地居民鄭小姐指出,村民是看到有水利會的人來拍照,「因為有的人房子有裂縫,怕被說是施工造成的損害,所以要拍照存證」,一問之下,有施工人員不小心說出來,大家才知道。

而在此之前,沒有任何居民受到告知,國科會、以及受託發包工程的農田水利會,沒有召開任何說明會,溪州鄉鄉長黃盛祿痛斥,「很多農民被蒙在鼓裡,發包完成才知道」。

原來,「中科四期調度使用農業用水計畫工程」由國科會委託彰化農田水利會發包,規劃沿莿仔埤圳往中科四期園區埋設水管,發包金額21.299億,管線最大輸水量13萬噸,預計每日可調撥8萬噸(扣除輸水耗損後約等同環評條件的6.65萬噸)。而施工方式則是沿圳南路挖平均寬2.5公尺、深3.5公尺的大洞,埋設24.3公里長,口徑寬1.2公尺的水管。

「大家都很氣,管路就要挖在你家旁邊,會不擔心嗎?」鄭小姐說。

圖片來源:反中科搶水自救會<br />

「今天,咱要向濁水溪的水源頭祈求並發願:
咱要守護水,讓她流遍島嶼每一方土地,
從天到地,從山到海。
咱要讓子子孫孫、世世代代聽得到水流入圳、入田的聲音。」

溪州鄉鄉長黃盛祿這次農民的反抗,不再孤立無援,溪州鄉長黃盛祿帶頭反對中科四期的「搶水工程」,是最近農業反抗工業過度擴張的運動中,少見願意出頭的民選父母官。

黃盛祿大聲呼喊,他們(中科)要來取水,「敢有問過我們?」他說,「執政者受人民所託,就應該終於人民。」今天農民沒有水,就不法繼續種田,沒得種田,要怎麼過下去?「是非很清楚!」他批評,農民權益不受重視,「很明顯就是毀農」。

「咱反對任何人搶走水源,或者賣掉水權。
咱要保護莿仔埤圳,不願中科搶水、水利會賣水。」

當地產銷班班長葉先生說,耕作,就是要水。尤其「稻子結穗時就像女人懷孕,更需要吸收養分。」他舉例前一期雨水少、乾旱日子多,稻米的品質便受到影響,「粉質會比較重」。

中科還沒來攔水之前,莿仔埤圳灌溉區就已經是「灌四停六」,農民自己的水源已經不足,怎能還能給工業用?如今彰化西南鄉鎮農民紛紛來援,因為他們有切身的痛。

農民痛陳政府「強暴農漁、照顧財團」

許姓阿伯說,過去六輕從集集攔河堰取走大量濁水溪的水,農民不得不自己花錢打井,抽取地下水,卻成了人人喊打造成地層下陷的元兇;如今,濁水溪的水不能再給中科拿走了。在祭拜水圳頭的活動上,隨意詢問當地或鄰近鄉鎮的農民、或是阿公阿婆,大約都是類似的回應。

出生於彰化二林,現定居基隆的248農學市集創辦人楊儒門風塵僕僕趕來聲援。他說,時代不一樣,鄉民觀念也慢慢變了。「過去王永慶蓋六輕,運砂石的賺飽飽,大家把王永慶奉為經營之神,他講什麼話都好。」如今王永慶過世、經營之神神話逐漸崩解、沿海農民沒水休耕、蚵農養的蚵死翹翹,再加上最近一年內七次爆炸,讓農民逐漸看清事實,不願意再輕易把水讓給工業了。

陳明章說,工業區一直蓋,是飲鴆止渴

前來聲援的歌手陳明章說,不能再放任工業擴張了,現在工業區至少還有4成荒廢,尤其國際上糧荒嚴重,糧食安全日漸重要,現在為了工業,要把彰化的農水搶走,逼使農民抽地下水還恐發引發進一步地層下陷,根本就是「飲鴆止渴」。

農水不僅可用於農作,還可挹注地下水,經過工業用之後,變成沒有人要。地球公民基金會顧問、長期關切高科技污染的邱花妹說,從中科四期的環評過程中,很明顯中科廢水沒人敢要,例如長期以來友達、華映在新竹霄裡溪的排放管改到龍潭老街溪的爭議,便是同樣的問題。綠色陣線協會執行長吳東傑說,截走農水,不但打斷了濁水溪完整的生態系,「把好水變成壞水」,是更嚴重的問題。

「咱要用生命護水,因為,水就是生命。」

農民不再沉默,決定站出來用生命護水,也吸引更多人相挺。藝文界除了陳明章,還有作家張鐵志、歌手農村武裝青年、林中光樂團、濁水溪公社等,齊來獻唱。

農村武裝青年主唱阿達,老家就在田中,家中也是做田人

曾以《濁水溪》、《溪水濁》等紀錄片探討農民運動的導演陳文彬,呼籲更多人來聲援農民。他表示,這一波的農民護水運動,其實是從清朝、日治時期乃至國民政府以來「官商資本主義」過度發展下的冰山一角。他質疑,目前中科四期根本沒有廠商進駐,周邊土地都已經變更地目、並被用來像銀行借貸獲利,這才是官商資本主義持續開發工業區的真正用意。

陳文彬指出,少數人獲益,卻要花大筆納稅人的錢開水圳。如果放任這類型的開發繼續下去,全民負擔與負債將持續增加,勢必引發更嚴重的通貨膨脹,是每個人都應該關心的事。

※ 文中棕色粗體字為祈福文全文,題為〈水就是生命〉,由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長廖本全撰文,反中科搶水自救會會長謝寶元誦讀。

喜歡這篇報導嗎?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需要您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