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把珍寶當垃圾?搶救哈瑪星的歷史身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誰把珍寶當垃圾?搶救哈瑪星的歷史身影

2012年04月16日
作者:munch

如何讓垃圾變珍寶,先從日本一個歷史傳統建物保存地區談起。

日本石川縣金澤市的東茶屋街,興建於1820年代,它是當時加賀國的花街,從主要街道向二旁延伸,區域內遍布高級料亭、茶屋等娛樂場所,一到夜晚充滿三弦、小鼓樂音,以及藝妓越街趕場的身影,曾是號稱小京都的金澤市,紙醉金迷的繁華地區。

武士的時代逝去,藝妓的身影消失,東茶屋街、西茶屋街、主計町三個曾經繁華的區域,開始沒落,甚至一棟棟新式建築,在拆毀老房子後,一棟棟被蓋起來。東茶屋街雖然有懷華樓、志摩茶屋等歷史建築,但是區域內也面臨改建的壓力,老舊的巷弄內,始終不斷在改建,由外而內,直逼核心的老街。

但是當地的文化團體,知道東茶屋街的重要,不僅是象徵一個歷史時代,也是未來發展的希望,他們發起保存運動,遊說老屋屋主不要拆屋改建,也爭取政府指定保存這個區域。

2001年,東茶屋街周遭區域,被指定為歷史傳統建物保存地區,展開漫長的修復工程,政府出資修復主要街道的傳統建物,同時也輔助附近老屋修繕,在赭紅格欄特色的低調奢華歷史風格下,慢慢將東茶屋街復舊起來。

復舊,並不是重返過去生活,除了幾棟原屋結構、空間保留原貌,許多老屋進行內部改造,成為適合居住,或是經商的地方。於是,到現今老街又復活過來,每年數十萬計的訪客,成為居民做生意的對象,甚至原本蕭條的街區,在住滿居民之後,相互的購買就足以支撐當地經濟。

現今,許多老屋依舊慢慢修繕中,特別是修繕的工匠,由金澤市的市民學校,類似台灣的社區大學,培養一批批傳統建築的修繕人員,著手修復自己故鄉的歷史。

從繁華到沒落,再到重新振作,日本讓老屋重現新價值。

在台灣,一樣有著赭紅格欄的低調奢華建屋群,但是政府卻把珍寶當垃圾,有價值的老屋,為了蓋停車場,就粗魯的計劃拆除。

高雄的哈瑪星地區,曾是高雄現代城市的發展根源,當日本人建好高雄港,成為重要交通中樞,港區內大片填海之地,成為新市鎮發展的開始。當時許多日本大商業會社,在日本政府安排下,渡海移入到哈瑪星,慢慢建立起日本企業在高雄的灘頭堡,每家會社到台灣落地生根,都不想建築太輸人,大都用最好的建材,最新的設計,蓋出一棟棟哈瑪星的濱線新市鎮。

到了國府時代,海運轉口貿易、遠洋漁業基地,甚至拆船事業,維繫哈瑪星的榮景,但是許多日式老建築也因應時代的需求,一棟棟拆除重蓋。當1980年代,海運轉口貿易蕭條、漁業基地移轉,甚至拆船業吹起熄燈號,哈瑪星走入沒落的年代。

但是,2000年開始,哈瑪星打造港區舊倉庫,以及觀光碼頭,加上捷運開通,靠著懷舊旅行,哈瑪星開始鹹魚翻身,一股新的發展動力出現,帶來人潮,同時也帶來更多都市更新。

但是,在老倉庫、舊碼頭的修復改建後,赫然發現在哈瑪星,已經找不到港都發展之初,曾經風華建立的日本時代老市鎮,除了少數幾棟指定保留之外,年輕一輩幾乎不知百年前的哈瑪星市街,究竟長成什麼模樣!

在現今,鼓元街、捷興二街圍繞的區塊裡,僅然留存著哈瑪星百年之初,龐大的歷史建築群,就是當初日本時代,日本會社、料亭落腳哈瑪星的原初樣貌。由於這個區域的土地仍屬市政府所有,老屋主人在接手買賣居住後,成為有屋無地的居民,將近一百年的發展,許多老屋在禁止改建下,就被保留至今。

當地居民說,其實希望保留老屋,並非全是限於法令。居民陳先生說,當初父母買下老屋,在商業中心的氣派宅邸很有面子,到他接手後,也是細心維繫,一些牆板、屋瓦早已不生產,也是到處找師傅,找材料來修屋。另一位居民郭小姐說,長期外出工作,至今常回家後,越發現老屋裡充滿記憶,於是更加愛惜,更加想瞭解老屋的身世。

在這些心情與背景下,這片區塊的老屋被留存下來,就像一張日本時期的港區新市鎮街廓圖,整區的商業店鋪,都是高雄最早的現代企業發源地,但是大部分都已改建,目前只剩紅色區塊的部分,留存著最原初的樣貌。

哈瑪星最後的歷史身影,呈現著港都開發之處的樣貌,在現今保留有車站、倉庫等公共空間,但是民居的建築,卻是不多見,甚至以一個區塊內,各式建築完整保存的樣貌,在台灣更是不多見。

高雄的歷史珍寶,卻被當成垃圾,高雄市政府對哈瑪星地區有新的都市計畫,整建不斷進行中,這片歷史建築區域,位於市政府所有的廣(場)三土地上,幾年來政府一直想收回,最近一紙拆遷查估公告,讓老屋居民開始驚慌,更多熱愛哈瑪星的團體、朋友,都遺憾市府的決定。

當市府把歷史建物,當成破舊建物,遷走居民,拆處房屋,改建成停車場或公園,引發當地居民以及文化人士的抗議。他們舉辦活動,表達守護哈瑪星歷史的決心,指責附近高雄港站就有大片停車場和綠地公園,為何還要拆老屋,蓋停車場或公園,懷疑真正目的是都更蓋商業大樓,停車場只是幌子。

居民、文化人士發起守護哈瑪星抗議行動,短短時間引發社會共鳴。高雄市長陳菊做出緩拆決定,但是哈瑪星歷史建物區域的命運,至今依然未定,居民依然憂心忡忡。抗議行動的發言人姚銘偉表示,這片區域不是只搶救不拆不迫遷,而是在隱沒二十年後,如何重新讓它發光發熱,成為哈瑪星重要的歷史街區。

三十年前,日本東茶屋街街區,一樣老舊破敗,沒人想過這堆已被歷史遺忘的建物垃圾,竟然在社區守護行動之後,成為金澤的歷史珍寶,居民舒適生活,遊客慕名而至。

在哈瑪星,老舊的歷史建物群,面臨著消失的命運,它是高雄發展之初,也是歷史遺影之終,一旦消逝,在也看不見百年前港都繁華的市街。把珍寶當垃圾,攸關一座城市的視野,以及面對歷史的謙卑。

請加入,守護哈瑪星的「打狗文史再興會社」。

本文轉載自漂浪。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