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酒銷魂 保育老虎台灣入列 | 環境資訊中心

不為酒銷魂 保育老虎台灣入列

2012年05月22日
本報2012年5月21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2012年5月份出現的廣告傳單。(圖片來源:TRAFFIC East Asia)

儘管全球保育組織以及13個老虎棲地國大張旗鼓保育老虎,然而,非老虎棲地國的台灣仍可見高價收購虎骨酒的廣告。高價常讓人鋌而走險,不惜違法傷害野生動物。越來越多跡象指出,杜絕消費才能讓一連串的獵捕行為消失;保育僅剩不到4000隻的野生老虎,無法只靠棲地國。

 

2010年當中國社會生肖輪到虎年,WWF也正式啟動一項老虎保育計畫,過去100年來因為人類獵捕,老虎的野外族群已由估計的十萬隻減少到3200隻;這項計畫簡單來說就是期待在12年內,也就是在下一個虎年,老虎的數量能倍增到6400隻。然而兩年來的保育成績卻不如預期,盜獵抵銷了這些努力。

保護老虎 全球入列

WWF的下一個虎年倍增是一項全球跨國的老虎保育計畫。(圖片來源:WWF網站)棲地、食源減少、獵捕壓力使得老虎幾乎無法生存。因為市場行情看俏更使得老虎飽受獵捕之苦,尤其是亞洲市場。老虎皮象徵富貴奢華,骨、血、肉則具有非凡的療效。泰國警方近日即查獲2隻在馬來西亞遭獵捕死亡的老虎,走私者正打算穿越泰緬邊境,進入中國。

今年5月15日全球13個野生老虎棲地國,參加在印度德里(Delhi)舉辦的第二次老虎峰會,確認一年來的實施效果以及未來3年的目標。上一次普查,老虎數量雖有增加,仍舊抵不住獵捕的速度,單就近4個月來,至少30隻老虎死亡,盜獵猖獗。

會議除重申保護老虎棲地、打擊盜獵及非法交易以及落實保護區法令,此外也對保護區執法強度、貿易監控以及改變消費行為下手。大會指出,地方公眾的支持,這才是老虎保育成功的關鍵,無論哪個國家,都應讓人們加入老虎保育的行列,發展更廣泛的保育計畫。

台灣無野生虎卻有走私案例

台灣多年前曾有當街屠虎的紀錄,隨著國際壓力以及民眾保育觀念抬頭,幾已杜絕虎製品利用。不過,2005年仍於高雄海關查獲140公斤走私自印尼蘇門達臘的虎骨,其中包含24個老虎頭骨;再根據近5年來法院判例,只有2010年查獲1起網路販賣走私虎皮的案件,當事人一審被判處徒刑7個月。東南亞野生動物貿易研究會(TRAFFIC East Asia)主任吳郁琪認為,市場對虎製品的需求仍可見端倪,可能還有其他網路販售的案子待追查。

台灣最令中國買家覬覦的就是虎骨酒,不少買家收購台灣早期的虎骨酒銷往中國,只要Google「虎骨酒」就可看到網路上相關的討論及需求,很多買家以上萬元台幣收購相關產品。管立豪表示,確實仍有早年動保法未立法前釀製的虎骨酒,目前販售雖是違法,但轉讓並不違法,讓有心之士有法律模糊空間。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販售虎骨酒最重可處200萬元。

將老虎保育經驗運用在台灣

印度虎。(圖片來源:WWF)中國是虎製品的輸入大國,排名第二、第三的越南以及其他東南亞國家都已經逐漸減少,拉大距離。種種跡象顯示,虎製品都朝中國集中,又以虎骨酒需求大,其次是虎皮。

台灣曾與多個國際組織合作防堵走私,由林務局提供的資料顯示,針對老虎保育,除了曾派學者參加老虎論壇會議,還贊助泰國「亞洲地區老虎保育技術研討會」計畫以及尼泊爾召開老虎保育技術研討會,以及印度野生動物保護協會(Wildlife Protection Society of India, WPSI)「調查非法貿易及非法盜獵老虎計畫」等多個國家的保育計畫。

吳郁琪認為,台灣目前在老虎保育上當務之急不見得是加入國際組織的保育計畫,而是將這項保育計畫視為一項個案研究,將這些經驗運用在瀕危野生動物,包括海洋生物保育上,學習如何與周邊其他國家合作,或甚至是政府組織架構內的合作。

不要淪為消費國重蹈覆轍

有鑑於台灣與中國的往來密不可分,保育風向會不會隨著政治情勢改變,值得觀察。吳郁琪建議,主管單位應充分警覺,不要再度淪為老虎的消費國;其次,政府應建立保育的資料庫,將資料分析適時反映在法令上,讓保育工作具彈性。

資料庫可包括活老虎的資料,以及查緝老虎非法走私過程的資料,包括紀錄執法的每個細節,什麼時間和地點走私最猖獗。

保育法令應更具彈性

圖為野生的西伯利亞虎。(攝影:Joachim S. Müller;cc-by-sa)吳郁琪表示,目前法規只著重在中藥藥酒的查緝,不過隨著時代改變,虎製品的使用會不會有所改變,政府要有能力掌握正確資訊。他舉2005年的個案為例,24顆虎頭骨,代表24隻老虎,雖然老虎體型有大有小,若以均數計算,至少應有240公斤的骨頭,卻只發現140公斤。釀造虎骨酒只取四肢的脛骨,頭骨又用到哪裡去?這是不是代表虎頭的用途增加,有沒有可能運用在藝術創作或裝飾?現行法令有沒有辦法規範?這些都顯示透過資料庫建立經驗法則的重要性。

類似這些問題,都需很細緻的調查研究,不過以目前台灣保育的分工,提到資料的整合有如災難,地方與中央、平行單位之間,甚至連資料格式都需不斷協調,這使得保育工作只能各做各的,難以建樹。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