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礁不保,何以海洋立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珊瑚礁不保,何以海洋立國?

2002年11月18日
作者:陳昭倫 (中研院動物所助理研究員)

珊瑚礁生態系是地球上最重要的生態系之一。她不僅提供許多海洋生物休憩、生長、生殖的場所,更是人類經濟活動不可缺乏的一部份。台灣島有幸的座落在熱帶與亞熱帶海洋的交界而擁有許多的珊瑚礁。其中以南中國海的東沙島、南沙群島與墾丁海域的珊瑚礁最為完整與重要。因此,珊瑚礁生態系的好壞已儼然是台灣海洋環境的指標。然而,過去長期的不當利用與環境的變遷,使得台灣所擁有的珊瑚礁遭到嚴重的破壞。

內政部滅絕珊瑚礁的兩大破壞性決定

近年來,在學者和民間保育團體大力的教育之下,民眾才開始了解到珊瑚礁生態系對人類生活與未來的重要性,同時意識到珊瑚礁保育的急迫性。然而,內政部的兩項新的計畫,包括余政憲部長在東沙島宣佈將以一億新台幣在東沙島的珊瑚礁興建一座港口並開發東沙島觀光,以及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李養盛處長宣佈,將要把墾丁海域五個海域遊憩點以BOT方式交由民間經營水上摩托車、拖曳傘、香蕉船、拖曳輪胎等危害珊瑚礁的活動。

筆者以為內政部這種以國家機器大行破壞台灣珊瑚礁生態系的作法,不僅會因與世界珊瑚礁保育潮流開倒車而貽笑全世界,更會加速台灣珊瑚礁生態系的滅絕。

開發東沙島環礁 與國際決議背道而馳

首先,內政部宣佈要在東沙島建港並開發東沙島環礁一案,與今年三月在台北陽明山所舉行的「國際保育聯盟世界保護區委員會東亞區域第四屆會議」中所提出「草山宣言」-將東沙島建立為海洋保護區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馳。

在宣言中,確認了東沙島珊瑚礁生態系的重要性,並提出七項訴求,其中與內政部有關的建議有五項,包括,1. 鑑請台灣政府當局包括內政部、農委會和高雄市政府等單位儘速將東沙島環礁建立為海洋保護區;2. 在保護區尚未確立以及珊瑚礁重建之前,展延觀光開發東沙島環礁的計畫;3. 鑑請漁政單位先行以漁業法或是野保法將東沙島環礁列入禁漁區;4. 鑑請海巡局加強東沙島的巡護;5. 投入大量研究人力與經費針對東沙島環礁從事長期珊瑚生態研究與監測。

年終將至,除第三與第四項訴求外,其他建議在今年並無任何進展。雖然,余部長訪視東沙島與建港的政策,可能是針對東協會議的結論所做出對南中國海主權宣示的動作。但是,除了建港這種破壞珊瑚礁的建議之外,應該還有其它更積極的作為才對。台灣在東南亞的政治圈已是被孤立的,對於珊瑚礁保育的工作根本無法期待如聯合國下的全球珊瑚礁監測網路(ICRAN)來協助。但是,如果台灣能以設立東沙島海洋保護區作為宣示的重點,不僅保護了東沙島環礁的珊瑚礁,同時對於環南中國海國家的宣示作用,更是具有加分的效應。試想如果台灣對於珊瑚礁研究與保育經營可以媲美澳洲對大堡礁相同的水準的話,我們不難想像鄰近國家將會主動與台灣學習珊瑚礁保育與經營,此外,並可以帶動區域的合作,畢竟珊瑚礁的永續生存牽動著南中國海各國未來的民生命脈。

墾丁國家公園經營”遊樂場” 的心態可議

另外,墾管處欲將南灣、大灣、小灣、白砂及帆船石五處海灣,以BOT方式交給民間業者經營水上活動。這樣的計畫對於墾丁海域已經遭受到嚴重破壞的珊瑚礁而言,更是一個無情的打擊。

墾丁國家公園雖貴為台灣唯一擁有珊瑚礁生態系的國家公園,但卻是以一種經營”遊樂場”的心態在對待台灣島上最為完整的珊瑚礁生態系,實在是既可笑又可惡!以這樣駝鳥心態經營國家公園,完全忽略永續珊瑚礁才是未來子孫的資源,這與前些日子,太魯閣國家公園在合歡山所發生的事件又有何差別?

墾管處更自豪的以為這樣BOT 措施將為墾丁帶入超過 10萬的人潮,四億新台幣的商機。以目前墾丁每年超過500萬的觀光人潮,墾丁的珊瑚礁都無法承受的情況下,更多的人潮商機,只會加速墾丁珊瑚礁的滅絕!

如果游院長知道,保留一個良好珊瑚礁生態系的產值將超過一千億新台幣時,難道他不應該為了墾管處這樣迂腐的決定再發一次飆嗎?

請停止以國家機器進行珊瑚礁生態系的破壞

筆者要呼籲政府正視珊瑚礁保育與永續經營珊瑚礁的世界潮流,尤其是東南亞國家與南中國海的珊瑚礁。同時,停止以國家機器進行珊瑚礁生態系的破壞,尤其是停止一切在東沙島、南沙群島以及墾丁珊瑚礁的開發。將珊瑚礁生態系的保護回歸到海洋保護區的議題,以更積極的態度投入生態研究、管理與永續經營等工作上。如果珊瑚礁從台灣的周圍消失,那將是對以”海洋國家”自居的台灣,一個最大的諷刺。(2002-11-18)

作者

陳昭倫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專長海洋生態及演化、珊瑚礁生物雜交與種化、系統發育分析、無脊椎動物保育遺傳領域。期待有那麼一天東沙環礁能夠成為台灣大堡礁,工作站人員不再為枉死的綠蠵龜愁眉苦臉,而是對著滿堂聽眾講述著保育成功事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