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我看到了勇氣!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那一晚,我看到了勇氣!

2012年08月02日
作者:楊艾琳

國光石化到馬來西亞邊佳蘭,攝影:卓衍豪。 這不是神明對壘科技的戰役,是強龍力壓地頭蛇的戲碼。

兩個月前的5月,邊佳蘭居民在咖啡店聊天,說話有保留。對石化業的想法,有口難言。對RAPID計畫的偉大宏願,不敢有意見。對某政黨的怨言,更是忍氣吞聲。提到石化和黨的事,大部分居民顯得高深莫測,把想法都匿藏起來。他或別過頭不說一句話,或語言含混嘗試掩飾,但是有樣東西是掩飾不了的,那就是畏懼。

柔佛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除了號稱國陣的堡壘之外,人與人之前隱藏著一套不明文的規矩,可謂「柔佛的潛規則」。有些時候明明理虧了,被欺負了,還得為對方找理由,以便安撫自己的無助感,並對良心勉強有個交代。

在這地方,有些人是不能講的,有些團體是不能說的。對柔佛人而言,這叫做「謹慎行事」。這個潛規則牽著一條「關係鏈」,串連了一圈接一圈的「隱」關係,從上面一路壓下去。由始至終,到底說明了什麼、隱藏了什麼、得到了什麼、失去了什麼,都說得清楚,也都說得不清楚。如此一個利害格局,已經成為民間的尋常,有些人甚至稱之為鄉情。是趨利避害,或明哲保身,都是柔佛州居民的致命傷。大難臨頭的時候,才發現掙不脫根深蒂固的「關係鏈」,為尋求解決方案增加了一重障礙。

所以,兩個月前邊佳蘭居民畏懼的心態,是不難理解的。

邊佳蘭的地理位置,在柔佛州最南端。若從吉隆玻啟程,車程約莫5個小時半。但若從新加坡乘渡輪過海,約20分鐘就抵達邊佳蘭了。許多人在國光石化要進駐邊佳蘭之前,甚至RAPID計畫偉大宏願宣佈後,都不知道自己土生土長的國家,有一個叫邊佳蘭的地方。

反RAPID計畫運動至今尚未全民動員,成為一個保護環境的全民運動,一方面是因為距離造成的隔閡,一方面是居民未能呈現一個鮮明的立場和意願。加上官方操縱了大部分媒體消息,導致邊佳蘭以外的人民,因不解與誤解,無法像挺反萊納斯一樣,掀起反抗的熱潮來反RAPID計畫。

石化工業令每人短命23天

距離把邊佳蘭邊緣化,導致居民被「關係鏈」捆得透不過氣。邊佳蘭需要一股外來的力量,以攻破這個利害格局。居民需要權威性的組織和人士,在保家園護環境的鬥爭期間,站在他們身邊,給予協助和力量。

兩個月後的7月,6位臺灣反國光的環保人士到邊佳蘭考察,並和當地居民分享鬥爭的經驗,講解石化工業對環境的破壞。這兩個月之間,有些華團與非政府組織亦拜訪了邊佳蘭以表支持。

於是那一晚,我看到了勇氣。

24日晚上,「人民記錄電影」和臺灣的簡毓群導演在泗灣的寶安宮禮堂放映邊佳蘭及臺灣國光石化的紀錄片,來了不少不速之客。有經驗的朋友皆知,他們是被某單位派遣來記錄和監視現場活動的「專業人員」。

這些人帶著完整的配備,從攝影機到錄影機、腳架到手機,他們記錄了主講人的演講、放映的影片,甚至掏錢捐款收集現場為觀眾準備的所有紀錄片光碟。他們及時用手機和上司溝通,警方亦在放映會的下半場抵達現場。這令大家對他們的誠意深信不疑,保護現場的居民的專業效率值得表揚。

25日晚上是重頭戲,臺灣環保人士分享臺灣全民如何齊心合力地扳倒國光石化。

螢幕上儘是擱淺在海灘的白海豚、垂死的鴨子、密集的煙囪在純樸的土地上插旗、六輕油槽爆炸引發火警意外、孩子和奶奶上街抗議、醫學界人士穿著白袍表示石化業危害健康、全民認股守護濁水溪拯救因石化業將瀕臨絕種的白海豚、藝人唱著石化環境污染的歌曲、孩子到總統府前呈遞不要國光石化的明信片。

經營了十多年的臺灣六輕對人民和環境的危害歷歷在目,大家瞭解了石化工業令每個人短命23天的事實,也明白為什麼六輕過後,臺灣人堅持不要國光石化,更知道為什麼環保人士千里迢迢自費來馬把事實攤開在大家面前。因為這不是邊佳蘭人的事,也不是柔佛人的事,而是全球性的環境問題。一旦面積超過2萬個足球場的RAPID計畫於2016年竣工,大馬的國土將被嚴重毒害,風和水會把邊佳蘭的問題帶到各地,但是你很可能沒有察覺,只發現自己病了,生物減少了,空氣污染又被官方指為印尼燒芭了。可謂活人走投無路,死人死不瞑目。

看影片聽說明,邊佳蘭居民神情凝重。25日這一晚,邊佳蘭居民被「專業人員」和警方包圍,警方在寶安宮外設了路障,禮堂內多台攝影機對準居民拍攝,錄影機架在腳架上對緊居民全場記錄。十多位「專業人員」在禮堂自由走動,攝影機錄影機像是一台台長了眼的槍對準了居民,但是這一晚我看到了勇氣!大家沒有因此而離開,即使心裏有那麼一點害怕,卻因為有了團結的力量,反石化的意願更加堅定,恐嚇不再造成任何威脅。在攝影機錄影機的槍眼之下,大家無畏無懼倒豎拇指,齊聲高喊:「我們不要石化!我們不要石化!」

攻破了所謂「鄉情」的「關係鏈」,跨越了「畏懼」的心理,居民看到了身為國民的權利,看到自己保護環境的能力,看到捍衛土地與文化的迫切性。為了將來,大家不希望孩子戴著口罩過日子,不願意濕地和海洋生態消失,更不想心愛的人因為某些人的私利與錯誤決策,而犧牲23天的壽命。

那一晚,我看到了勇氣,但是還不夠。有一天,我要看到全民挺身而出,齊心合力趕走石化,拒絕RAPID!我們要保護土生土長的馬來西亞國土,並奪迴環境的自主權,發展有益生態環境的事業,這才是真正的發展!

本文轉載自馬來西亞東方新聞東方文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