輻射食品吃多少?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輻射食品吃多少?

2012年08月24日
作者:劉惠敏(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專案)

我們吃下肚的食品安不安全?誰知道?真可從所謂的「檢驗標準」評量?

沒有永遠的「檢驗標準」!福島核災前,日本食品的輻射安全容許量在每公斤0.1貝克。核災後的一年,「不得已」採用核戰的「暫定」標準,食品的輻射安全容許量達每公斤5百貝克。國內外抗議下,日本政府今年4月才下修為每公斤1百貝克,但與更嚴格的標準相比,差距仍超過百倍。在台灣,也可能有最新標準。衛生署6月公告「食品中原子塵或放射能污染安全容許量」修正草案中,碘-131標準由每公斤2百貝克,改為1百貝克,嬰兒食品、乳品仍沿用55貝克。放射性物質銫-134、銫-137,由一體適用的每公斤370貝克,另訂嬰兒食品、乳品為每公斤2百貝克,但一般食品卻放寬至每公斤6百貝克。

新的食品輻射限量標準放寬遭到極大的質疑。從衛生署新聞稿、發言可見自覺很「委屈」。一則衛署認為,限量標準依據國際標準及科學方式,會商專家學者意見修訂而成;另外除了原有的3放射性物質,他們新增了更具危害、半衰期更長的7種放射性物質規範,不完全算是放寬標準。

科學證據是否足夠?一直是安全爭議的起源。先從此次新修草案的科學性來看,衛生署依據的是,我們的標準與歐盟相同,甚至比美國、加拿大或國際組織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還要嚴格。日本發生核災,食品輻射污染範圍大,當然他們要更嚴格。

食管局修訂銫安全容許量,主婦聯盟等12個團體諷刺台灣成為輻銫廚餘桶。(攝影:楊萬雲)安全標準的制定必須公開化,尤其是近期如此爭議的輻射安全。很明顯的,從衛生署公開資料中,並無詳述標準修訂過程中的技術依據,也未積極回應民間團體要求的公聽會、公開討論。已有學者質疑,如果我國是根據一年平均輻射暴露容許值1毫西弗來計算,為什麼我國新增的食品標準,與容許值5毫西弗的歐盟相同。若以平均食物攝取量換算,敏感族群、小孩、婦女,恐攝入比預估值更高的輻射。何況,我們不僅透過食物吃下輻射,也同時透過空氣、飲水暴露於輻射中,人體累積的輻射量恐怕也比其預估值高。

更何況,發生核災的日本,本是台灣進口食品的大宗。如今人家的標準比我們嚴格的多,超標食品不如輸到標準較寬鬆的台灣,在自由貿易下,我們憑什麼拒絕在日本遭輻射污染的食品?

人類歷史上經歷過廣島、長崎原子彈的戰爭摧殘,蘇聯車諾比、美國三哩島核災悲劇,已很清楚輻射、人工核種透過大氣、海水、土壤的傳播,並不侷限一時、一地區,其健康影響,甚至不限於一個世代。從東京電力公司歷時1年多,才公布的報告顯示,福島核電廠事故排放的輻射總量高達90京貝克,遠超過先前估算;學者估計其輻射危害超過廣島原子彈的30倍或千倍。根據已有的偵測報告,福島核災的輻射廢水,其放射物質銫-137已藉太平洋流向美國西岸。

輻射的人體危害往往是日積月累,無聲無息的發生,更沒有所謂的「低限劑量」。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ICRP)保守假設,接受到輻射的人體,不論劑量多少,都可能損害遺傳物質、增加不良遺傳的機率、引發癌症。從食物中攝取的「輻射」,在人體內暴露,其健康危害更令人不安。值此之際,不只是鄰近日本的亞洲國家,歐、美等國家或區域,也都應正視環境中人工核種的增加,嚴格評估、重新審視食品輻射限量標準,才可能提供人民基本的保障。

從這次的修正草案,反讓我們有機會重新檢視政府做了什麼,我們應該做什麼。首先,我們對食品安全的要求為何?一個國家制定的標準嚴格與否,決定了什麼樣的食物進入市場、擺上餐桌,最後吃下肚。以目前的科學證據、個人體質差異,無法肯定告知人們,到底輻射攝入多高劑量、多長期,會有致病風險。「避免吃積聚輻射的食物」,不過是防止輻射進入體內的最低手段,若沒有嚴格標準把關,我們如何確保沒有吃下過多輻射。

日本福島、茨城等鄰近五縣食品本就不可再出口,至今食品監測輻射量仍高出標準許多。衛署多次強調,福島災後已加強查驗日本進口食品,逐批檢測日本其他地區生產的八大類食品。

實際上,現有的加強查驗措施,在於避免立即、大量的輻射暴露,還無法保證免於少量輻射、長久蓄積的可能危害。且目前僅檢測大量產生、易活躍進入食物鏈的人工核種,碘-131、銫-134、銫-137。換句話說,其他的放射性物質,並沒有在檢測項目中,包括將增訂的另外7種半衰期更長、更不易消退的核種。何況大眾無法在公開的制定過程中,看到政府納入日本核災、輻射食品的長期健康風險評估。

再者,輻射傳播無遠弗屆,如果我們有檢驗標準,除了日本食品外,其他國家的進口食品,台灣的本土食品,難道不應該檢測?誰能確保,福島災後的全球環境,或已有三座核電廠、其他原子能設施,與日本「共享」海洋、大氣、環境資源的台灣,環境或食物鏈中,我們可能的輻射暴露量,還在安全限值內?我們的特殊飲食習慣,是否可能增加輻射暴露量?現有的檢驗技術、量能,已足以應對未來可能需求,保證我們盡可能減少輻射暴露疑慮?

科不科學?不過是政策制定之基礎。尤其,多數時候,我們僅能從所謂的「檢驗標準」來評量,我們吃下肚食物的安全性。若政府連基本的限量標準、檢驗方式,都無法說得清楚、交代得明白,沒有提供最嚴格的保證、把關基礎,福島核災的受害族群,恐怕更龐大。

本文轉載自立報環境前線